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人物>六起六落的刘克庄

    六起六落的刘克庄

      ——谨以此文纪念刘克庄诞辰830周年

      □林祖泉

    1.jpg

      在中国古代文学史上,邑人刘克庄因是南宋江湖诗派的领袖而著名,宋理宗称赞其“文名久著,史学尤精” ,时人称他为“一代文宗” 。

      刘克庄(1187—1269年)字潜夫,号后村,“少有异质,日诵万言,为文立就”。“幼颖异,出语惊人,书过目辄成诵,为文未尝起草,弱冠以词赋魁” 。他生在南宋后期,一生经历了孝宗、光宗、宁宗、理宗、度宗五朝,任过地方官,也任过朝官。虽官海沉浮,六起六落,但他对祖国命运的关切,对民族前途的忧虑,对国土沦丧的悲愤以及对百姓疾苦的申诉,却始终痴心不改,至老不衰。

      嘉定二年(1209),后村以郊恩补将仕郎,调靖安(今属江西)主簿。十年(1217)春,他赴真州(今属江苏)任录事参军。5月被江淮制置使李珏召入幕僚。当时正是南宋王朝与金国两度签订和约,遭受屈辱,而蒙古贵族崛起于漠北,野心勃勃,企图攻金谋宋的年代。刘克庄初入仕途,但早怀报国之心,得上前线,更有从军立功壮志。因此,他指点关河,驰骋疆场,为帅司诸贤中的得力干员。然而,权重谋疏的制帅李珏却没能采纳他“抽减极边戍兵,使屯攻边,以壮根本”的策略主张,贸然出击,遭受重大损失。为此,他毅然辞幕回乡。多年以后,他仍为金陵被黜壮志未酬而耿耿与怀,每念及此尤感慨万千。正如他在《贺新郎·实之三和有忧边之语,走笔答之》中所写道:“同脉微如缕,问长缨何时入手,缚住戎主?”拳拳报国之心溢于言表。

      宝庆元年(1225),克庄以宣教郎知建阳(今属福建)县。在任职的3年间,他体恤民情,政绩优异,曾出现“司空讼少,吾民不识水旱” 的景象。然而,时值奸相史弥远把持朝政,培植亲信,罗织罪名排斥异己,大批贤臣志士有志难伸,甚至受到打击迫害。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绍定元年(1228)9月,史弥远党羽李知孝、梁成大和莫泽以刘克庄《落梅》诗中有“东风谬掌花权柄,却忌孤高不主张”之句,诬陷其诮诋权相史弥远,并“以谤讪摭其罪” 。幸亏福建同乡、签书枢密院事郑清之的竭力辩释,谓文字不可罪人、明时不可杀士,才使他幸免于这场“文字狱” ,但最终还是被罢官。这个未成立的冤案却在此后一再被重新提起,使刘克庄屡起屡废,仕途深受影响。

      当建阳百姓得知刘县令要遣返乡籍时,扶老携幼涌上街头,送者达数里。绍定六年(1233)10月,奸相史弥远病死,诗禁才解除。在家闲居的刘克庄高兴之余作了一首《病后访梅九绝》之一云:“梦得因桃却左迁,长源为柳忤当权。幸然不识桃并柳,却被梅花累十年。” 以诗来表达自己因“咏梅获罪”的愤慨。

      端平元年(1234),理宗皇帝亲政,重新起用真德秀等一大批曾遭受贬斥的官员。9月,刘克庄因老师真德秀的推荐,被授以宗正簿北上京城临安(今属浙江)为官,这是他第一次入朝。次年,刘克庄除枢密院编修官,兼权侍右郎官。7月,在首次轮对中,面对皇上和满朝文武官员,他慷慨陈词:“服天下莫若公,今失之私;镇天下莫若重,今失之轻。” 又说,“权臣坏朝纲,开边衅,兵骄楮贱、贪饕侥倖之俗不可回。诸贤起而当之,天人未应,愿坚凝初意,无使邪说摇正论” ,直陈弊政。同时痛言“苕川之事,出于迫胁,向止议其罪,不原其情;近虽复其爵,未雪其冤” ,就“苕川之复” 济王竑招冤一案提出谏言。为此,刘克庄遭宰相魏了翁嫉恨,指使吴昌裔上疏弹劾,刘克庄再次被罢官,返回原籍主管玉局观,是年他已50岁了。

      嘉熙元年(1237)春,刘克庄重新起用,改知袁州(今属江西)。任上,他礼贤下士,宽以待民,颇有政声,深受当地百姓的拥护。“公在郡,一以崇风化肃纲纪防故家礼名贤为先务,因宽得众,郡以最闻殿中” 。可是仅数月,又被殿中侍御史蒋岘以“莫须有” 的罪名对他进行弹劾,与邑人方大琮、王迈同日被罢官。对于袁州革职,刘克庄愤愤不平。他在《一剪梅·袁州解即》写道:“陌上行人怪府公,还是诗穷,还是文穷。下车上马太匆匆,来是春风,去是秋风。”词人以自嘲的口气叙述袁州任上两袖清风,来去匆匆的经历,同时抒发自己仕途坎坷的无奈与不公。罢官离任,仕途遭挫,本是宦海浮沉中令人不快之事,何况刘克庄此次是第三次被罢黜。但他这首罢官之作却实在写得潇洒轻松。

      嘉熙三年(1239),刘克庄擢江西提举常平公事;同年改任广东提举常平公事。任职期间,他“一意访求民瘼,泽物洗冤,效广信贪守,黥南康黜胥皆有奥扰者,公论称快” 。次年,他升任广东转运使兼市舶使。在粤两年时间,刘克庄“奉给例券,皆却不受。买田二百亩,以赡仕于南而以丧归者” 。给那些身受不幸,经济陷入困境的清廉官员以一定的经济资助。为此,“南人刻石纪之” 。然而没有想到,御史金渊以“清望自拟,恃才自炫” 为由,诬陷其沽名钓誉,不久再遭罢黜。

      淳祐六年(1246)8月,理宗皇帝赏识他的才气,特赐同进士出身,除秘书少监兼国史院编修官、崇政殿说书、暂兼中书舍人。11月,权相史嵩之请归祠服阙,也就是请求退休。理宗“御笔除职予祠,令克庄行词” 。史嵩之从嘉熙三年(1239)为相,前后8年,上蒙蔽君主,下抑塞群臣,奸权误国,实为大恶。刘克庄曾经弹劾过其误国罪行,如今面对皇帝,依然刚正不阿,拒绝为史嵩之草制诰词。他在上疏中说:“嵩之有无父之罪四,无君之罪七,旧相致仕,合有诰词,今臣行嵩之之词,未知为褒为贬。” 尽管皇上再三规劝,但克庄还是坚持到底,始终不为其作制。结果可想而知,殿中侍御史章琰以“不合奏审,直实欺君”为理由,上疏弹劾,刘克庄第五次被罢官。

      淳祐十一年(1251),刘克庄被召进京,先后任秘书监兼太常少卿,直学士院,兼崇政殿说书,史馆同修撰,起居舍人和侍讲。后来因为极力阻止史宇之担任工部侍郎,被御史“郑发疏褫职,寝新命,提举明道宫” 。

      景定元年(1260),理宗重新起用刘克庄,历任秘书监,起居郎兼权中书舍人,直学士院,史馆同修撰,兵部侍郎兼中书舍人,权工部尚书兼侍讲。景定五年(1264),刘克庄“除焕章阁学士,守本官致仕” 。咸淳五年(1269)卒,年八十三,赠银青光禄大夫,谥文定。

      一代文宗悲逝,百姓为之恸哭,不少士大夫和旧交不远千里临奠吊唁致哀。据史料记载,刘克庄卒后,“莆之士大夫皆挥泪以相吊,有方敛而往枕尸以哭者,有既殡而往拊棺以哭者,莫不尽哀。又数日,则泉南之南,闽北之北,吊唁往来,交驰于道。又数月,则四方交旧与凡得铭得序得跋得诗之友,不远千百里而来。力不能来,亦以书至,盖不知其几。”由此可见,刘克庄在当时的巨大影响,也可看出其作为文化领袖的崇高地位。

      尽管刘克庄一生官途坎坷、屡遭挫折,但这不仅磨炼他的思想和意志,而且开拓他诗词创作的广阔天地。他给后人留下传世之作《后村先生大全集》一百九十六卷,其中诗四千五百余首,词二百余阙,诗话四卷。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