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情到浓处是家乡

    情到浓处是家乡

      □三猫

      对于家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独特情感,于我而言,家乡万物皆有情,但最让我难忘的莫过于家乡的青山绿水,好吃的卤面和从小看到大的莆仙戏。我的老家位于莆田华亭镇里的一个小村——走马亭村,我总爱这样描述我的家乡:群山环绕,溪水环流,青云山下走马亭。文旦四果,田螺香菇大卤面,香火庙前看莆仙。

      吃了“聪明饭”考试一百分

      临近我家的有一座山叫做青云山,山上有一个香火庙,每年农历十二月二十五和正月初九,村里的人都要上山去进香以祈求平安。每年的这两天也是我们小孩集体活动的时间,在路边摘一两朵小花来玩,或是摘一把酸不溜秋的不知名果子来吃吃,玩着玩着便到了山头。妈妈会给我们一把香,而我们小孩会以最快的速度把香插到庙宇里的各个香炉里。

      小小的庙宇里人进进出出,几乎每户人家都会来上一把平安香。上山除了可以玩,还可以吃到寺庙老人们给香客们准备的免费斋饭,小时候妈妈为了哄骗我吃,跟我说这是聪明饭,吃了便能考试次次一百分,年年拿三好学生,我还真就信了。现在回想起来,我仍能回味起斋饭的味道,能不能变聪明我是不知道,但是好吃是真的。大学时有一个教授来给我们做演讲,讲起齐白石名字的由来,他是取家乡的山名用来纪念家乡,回去后跟小伙伴们讲起,小伙伴们开玩笑说,那你就叫刘青云吧。

      锣声一响莆仙戏开唱

      每逢戏班子来庙宇戏台唱戏,戏台旁就成了小孩的天地。戏班子唱戏,午一场,晚一场。到了晚场,我们小孩儿就活跃起来,刚吃完饭,便早早约好一起去戏台。一般这时戏都还未上演,我们就会跑到戏班子的化妆间去,看演员们描装扮。旦角们白面丹唇,一跨一迈,头上的珠钗和衣服上的珠链就晃动起来,戏台上的灯光一打,小孩们眼都亮了。

      那时看戏不看词曲音律,不关心故事,我们最爱的便是讨论哪个演员的装扮最好看。演员们一下戏台,我们一骨碌都跑到化妆间去看。演员们很是乐意我们这些小孩来,因为她们手上还有专门向小孩们售卖的荧光小棒。所以,小孩们看了自己想看的,买了自己喜欢的,戏班子的小姐们也完成了自己的小生意两方都很满意。

      戏台吸引我们的另一个原因是总有一两个老奶奶提着零食小篮过来售卖,卖的东西有限,买的小孩却很多。再后来就出现炸海蛎饼的,还有推着带轮冰柜过来卖冰棍的。大人们无奈,小孩们却愈发开心。

      莆仙戏被称为南戏的“活化石”,在很大程度上保留了宋元南戏的传统。闲时回家,偶碰上戏班子在巡演,便兴冲冲地和奶奶搬上两把凳子过去看戏,夏季还要附上一把大蒲扇。炮响鼓声锣声起,咿咿呀呀之中一生起伏,再一声炮响,悲欢离合终团圆,落幕散场,欢乐的童年也在这一次次的炮声中渐渐远去。

      他乡总不如故乡

      小时不谙世事,或是儿童天性使然,家乡外面的世界对我来说有着莫大的吸引力,电视里繁华的街道与灯光,小说里满是匆匆过客流连的人间天堂等都成了我儿时对外界的美好构想。那时的我最常做的事情就是在外出务工的父母回来时拉着他们问天问地,“那边的晚上是不是有很多很亮的漂亮的灯?”“那边的广场会不会有喷泉?”“那边是不是有很多很多好吃的东西?”每当这个时候,妈妈总是会笑着说“: 乖仔,这儿可比那儿好太多了。”当时的我不懂,只会叫嚷着不相信。这个时候的家乡对于我来说,或许更多意义上只是一个玩耍累了后用来休息的地方,我在这个地方生活着,也慢慢成长着,度过了一个又一个不知忧的岁月,可小时候的我没心没肺的,从没有感受到它对我的馈赠。

      所以,高考后的我自以为终于摆脱了这个十几年来闭着眼睛都不会走错路的家乡,意气风发地投入他乡的怀抱。

      他乡的新鲜事物让我的大脑神经细胞很是痛快地兴奋了一阵子,大学较为轻松的氛围给我们提供了许多说走就走的机会。玩乐在他乡,想起高中老师曾经说的“要多出去走走”再正确不过了。而当一切新鲜感褪去,生活再次回归不徐不缓的钟表计时器里,在一个没有回家的中秋夜,我却抑制不住地想起了我的家乡,暗夜里那个大圆盘能否像诗句里的那般,将我对家乡的每一份牵挂全部传达?

      我想,家乡之所以成为家乡,或许根本就没有什么特殊的理由,只是情到浓处便成了家乡。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