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武状元薛奕与九鲤湖

    武状元薛奕与九鲤湖

      薛奕,字世显,于宋仁宗皇佑四年(1052),出生在仙游县唐安乡连江里枫江之畔霞桥境(今枫亭镇霞桥社区)的书香门第,武术世家。

      薛奕的叔叔利和,字天益,宋仁宗宝元元年(1038)登吕臻榜进士第,官居屯田员外郎。因利和得子较晚,薛奕从小就过继给叔父。他是个诚实听话的孩子,总角之年,他到枫亭塔斗山东林院(会心书院)就读,勤读四书五经,练习武功两不误。

      弱冠之年的薛奕,身材魁梧雄壮高大,臂力过人,其叔父躬身教他练习枪、剑、戟、棍、棒、槊、鞭等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叔父为了他早日学到较全面的军事知识,想方设法得到了由翰林学士丁度、集贤较理曾公亮编纂的《武经总要》中的许多内容,供给薛奕学习研究。薛奕终于学有所成,武功超群,而闻名乡里。

      薛利和盼望薛奕早日功名成就,金榜题名,登上雁塔,为薛氏家族光宗耀祖。于宋神宗熙宁四年(1071)阳春三月一天,偕同薛奕径往九鲤湖朝圣观光祈梦。经过一天的路途跋涉,甚觉辛苦,当晚宿住九仙祠,先行虔诚焚香膜拜祷告一番,然后在祈梦床上躺下睡觉,一瞬间进入梦乡。恍惚望见一位白眉仙翁姗姗来迟,手持拂尘来到他跟前曰:“连江叔侄往鲤湖,欲求功名问前途,精心研文又习武,丙辰登第武状元。”随而便在仙翁的引导下,荡悠悠地飘到一处离九鲤湖数里之远的高耸险峰处,眼看就要掉下危崖了,仙翁拂尘一拂,立即出现一株松树被挂住,急忙踩住松树枝,倏地又弹出几十丈远,正恐飘落万丈深渊之际,忽见半崖上伸出一巨石酷似生命之根,他急忙紧紧抱住。这时他惊魂未定,抬头望见对面石壁上隐隐约约似有“兵书宝匣”四个字样。斯时空中传来“凤栖而冠,凤翔招魂”的苍茫飘渺声音,吓得他惊叫起来,把脚向前一踢,碰到眠床边即醒过来,方知是一场南柯之梦。次晨薛奕欲向道士求释梦寓,道士告曰:“凤栖而冠”就是九鲤湖的飞凤漈,古人云:“贵人多有难。昨夜一梦,你受恐吓,这是首次,至“兵书宝匣”意为将来是将相之才,‘凤翔招魂’是天机不可泄露。”

      薛奕对仙谶仍是疑惑不解,但他心不灰,气不馁,仍日夜挑灯苦读,练习武功。熙宁八年(1075),宋廷设立武举绝伦法,凡武举人须步射两石弓,马射九斗弓,谓之绝伦。宋神宗熙宁九年(1076),朝廷秋闱,同时举行文武举考试。薛奕拜辞父母及叔父,以贡士身份赴京应试。路途跋涉,历尽千辛万苦,晓行夜宿。路上巧遇同郡莆田举子徐铎,异地相逢,语言相同,倍感亲切,遂义结金兰。薛奕对徐铎说:“此科文科状元只有一名,兄弟岂可自争,我欲让文科于弟,改试武举,或许能同科俱登龙榜。”徐铎曰:“年兄胸怀韬略,情深谊重,胜似骨肉至亲,为弟不胜欢悦。”

      到了帝京,薛奕上书,请求应试武举。因薛奕平时习文练武,满腹经纶,武功超群。在文考时举凡孙吴韬略、行军布阵、能对答如流;在较场比武时英姿飒爽、骑劣马、拉硬弓,五矢五中,箭箭射中靶心。神宗皇帝对其精湛的武艺和横溢的文才大为赞赏,亲自录其丙辰科武举第一名。

      恰巧,同科的文试,邻邑莆田举子徐铎被宋神宗钦点为文举第一名(状元)。当主考官奏本说本科文武状元同属福建路兴化军。当朝天子赵顼兴奋不已,当即赐诗“一方文武魁天下,四海英雄入彀中”。御赐簮花游街,名噪京都。

      薛徐双双衣锦返乡祭祖,薛奕重游九鲤湖、对仙喻灵验表示酬谢。尔后,薛徐两状元为其儿女联姻。徐铎特赠送“延寿红”荔枝良种植于枫亭,后人称作“状元红”,可与《荔枝谱》称誉第一的“陈紫”荔枝相媲美,成为地方千古韵事传为美谈。

      薛奕初授凤翔府,后擢升为正将。元丰五年(1082)九月,永乐城竣工,朝廷赐名“银川寨”,对西夏构成很大的威胁,为此,西夏倾全国之力,集结兵力30余万,攻打永乐城。在“银川寨”之战中,薛奕当时隶于大将高永能麾下,负责永乐城东西的防务,因为统军副帅徐禧不信任高永能,从中作梗,致使高永能部溃败。薛奕为了挽回危局,仍带兵坚守阵地,深入前沿阵地视察敌情。在一次巷战中,他身先士卒,力战数敌,因寡不敌众,被射中头部壮烈牺牲,年仅30岁。果然应了何仙“凤栖而冠,凤翔招魂”之谶语。薛奕为国捐躯之后,朝廷赐为“防御使”。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