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九骡十八挑”的故事

    “九骡十八挑”的故事

      话说宋高宗年间(1127—1131年),蔡京罢黜后,其家族受诛连多次抄家。斯时蔡京族亲蔡玄为避患,携带妻子移居仙邑慈孝里(今园庄)后蔡地域,生息养生。

      蔡玄为人憨厚老实,勤劳俭朴。妻子黄氏温雅尔顺,知情达理,贤慧端庄。夫妻恩爱如胶似漆,相敬如宾,育有一男一女,过着自耕而淳朴的男耕女织安闲生活。

      蔡玄夫妇为了丰衣足食,生活过富裕些,农闲上山打柴,妻子籴些稻谷加工,于是日间拉砻,夜里木舂米,操起粜米生涯。每天凌晨蔡玄肩挑百来斤大米,沿着崎岖羊肠山路行至赖店地界寨岭头避雨亭歇息。夜色茫茫,月光洒满山野,把林木、岩石、山峰的黑影烘托得分外浓黑阴惨。仿佛望见一群红、白色的马群涌到米担吃米,当蔡玄走近时,马群就不见了,米袋不损,出售过称时斤两无差,这样的奇事已发生多次。一天蔡玄把这件事告知妻子。妻子道出“这是金银财宝的化身,欲获此宝,须用女人红裤破取”。蔡玄照妻子的办法,把红裤环在腰间,当他在避雨亭休息时,一群红、白马群又向米担围拢来。蔡玄立即解下红裤,速向红马披去,披不着,却把白马披上(据传红色是金、白色是银)白马就地消失。蔡玄用双手扒开泥土,只见尽是白花花的白银宝,他取出一双银宝装在口袋里,并做了记号,速把米挑到赖店街出售后即速回家。

      下午,蔡玄偕同家人,带着工具和布袋,径往寨岭头挖掘银宝,共装满了72袋,雇了九匹骡子驮载,十八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挑着。故传说为“九螺十八挑”。

      蔡玄夫妇乐善好施,得到财宝后,毫不吝惜济困扶贫,也盖起一座九间张大厝。家庭生活富有了,却对子女娇生惯养,忽视对其良好道德的教诲和严格要求。其子亚如也成了家,整天浪荡乡间,染上赌博恶习,女儿丽芳娇媚娇气,只知涂脂抹粉,随心所欲,挥霍无度,又有丫环陪伴,不知天高地厚地过日子,不久父母相继病故。

      亚如掌管家财,不管家事,小夫妻尽是游山玩水。一天丽芳在家无聊,身穿内衣和短裤,叫丫头关上门,骑在白马上,在屋里巷道奔跑嬉戏,玩得开心。当丽芳马跑在天井边时,忽听天上白眉老翁怒曰:“蔡家败了!蔡家败了!”丽芳答道:“苍天赐予蔡家财宝,谁人敢败蔡门财产呢”?老翁道:“暝暝(夜)火烧厝,日日打死人”。

      古人云:“福不可享尽,话不可说尽”。一天夜里蔡京家草木灰箩着火,加上风力助燃,从第一座烧到第八座,大火才被扑灭,只剩第九座,所有家财化为灰烬,丽芳亦在大火中丧生。斯时亚如后悔莫及,只好辞去长工和丫环,整天关在屋里,无颜出门。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一天亚如妻子回娘家,邻居黄大嫂向他借松担(双头尖),亚如不便开门,叫黄大嫂到狗洪边去取,黄大嫂刚蹲下去取,松担刚好刺进她左眼,当场死亡,亚如被捕归案,从此蔡家败落。□吴春永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