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血战海疆——向参加南日岛战役英勇牺牲的解放军官兵们致敬

    血战海疆——向参加南日岛战役英勇牺牲的解放军官兵们致敬

      □施金冷

      南日岛古称南匿山,因山隐大海而得名,扼兴化湾咽喉,东濒台湾海峡,是福建省第三大岛,也是莆田市第一大岛,其离台湾新竹港仅72.89海里,离乌丘屿仅10.64海里,离石城只有6.48海里。地理位置独特,历来是军事重地,其南日水道更是海上交通要冲。

      1952年10月11日凌晨,台湾胡琏率国民党军75师6千多人和“反共救国军”2千多人,分乘3艘登陆舰和10艘登陆艇,在8架飞机的掩护下,突然向我南日岛发起袭击。7时许,敌75师两个团和“突击大队”在南日岛岩下附近及九龙山一线登陆,兵分三路向我驻岛守军进攻。这时,驻守南日岛的解放军第83师 249团1连、迫击炮排、重机枪排、团侦察排等约1个加强连的兵力。尽管当时敌我兵力悬殊极大,在时任连长的带领下,敢打敢拼,英勇战斗,顽强抗击。连长身先士卒,果断指挥,沉着应战,以“一不怕苦,二不怕死”的大无畏精神,有力地打击了敌人的嚣张气焰,经过11个小时的激战,歼敌数十名,终因寡不敌众,大部壮烈牺牲。连长在战斗中身上不幸几处中弹,脸上血肉模糊,仍勇敢地高喊口号向敌人猛冲过去,后终因流血过多,倒在沙滩上。敌人劝他投降,他誓死不当俘虏,虽然躺在地上疼痛难忍,仍主动要求敌人:“再补我一枪吧!”直至壮烈牺牲。这种“视死如归,敢于牺牲”的精神令敌人由衷敬佩、肃然起敬。当场的几个国民党军士兵被他的英雄壮举所撼动,偷偷地转过头去抹泪,然后朝天放枪,以示对英雄的崇敬之情,并狠狠地丢下枪支,发誓再也不愿为蒋介石卖命打仗了。

      人民解放军第28军和福建军区闻讯后, 于当日下午14时,发出迅即增援南日岛驻军的命令,速派驻石城的第83师249团前往南日岛增援。249团接到命令后,以1个营的兵力分乘9艘机帆船前往增援,在南日岛附近海面遭遇敌军,双方展开激烈海战,不幸有3艘机帆船被击沉,其中一艘满载军火的船不幸中弹爆炸起火。最终增援的解放军仅1个排登陆成功,一抢滩上陆,就与早已守候在那里的国民党军展开激烈的战斗,经过5个小时的激战,全排官兵终因弹尽无援,寡不敌众,全部壮烈牺牲。而国民党军联阳号猎潜艇也被我击伤,数十名敌军伤亡。

      当晚20时,解放军再派第85师第3团陆战营在南日岛白沙洋登陆。12日拂晓,登岛的陆战营1个排在南日岛东南部的一片开阔地上,与国民党军展开激烈战斗……由于国民党军已基本占领了全岛,解放军登岛部队终因兵力不足,且三面受敌,虽顽强战斗,不但未奏解危之效,反遭严重伤亡。最后,阵地上只剩下机枪组组长李中志仍用机枪猛射敌人直至弹尽,8名国民党军官兵向他围来,李中志拉响了仅有的最后一颗手榴弹扑向敌人,与敌人同归于尽,以英勇无畏、敢于牺牲的精神威震海疆,激励战友奋勇杀敌。

      12日下午,解放军第28军又再次派247团副参谋长石洪贞率2营的2个连和83师侦察队2个班,前往南日岛实施战况侦察和接回陆战营官兵,以便查明情况后再次组织攻岛,并赋予石副参谋长以机动处置之权。不料该营于18时到达南日岛西北部坑口滩头时,因情况突变,一上滩头阵地就与敌激烈交火,原计划的侦察性攻击不得不改为抢滩登陆攻击,并迅速向纵深推进,再次陷入国民党军优势兵力的包围之中。次日凌晨,国民党军开始向该营发起猛烈攻击。多轮激战后,负责扼守坑口山的第5连阵地上只剩下身负重伤的荆玉珍一人。他强忍着剧痛,从牺牲的战友身上和敌军尸首堆里寻觅到的枪支弹药,咬紧牙关,奋勇抗击,连续击退了国民党军的5次冲击后,终因身负重伤,体力不支,最后壮烈牺牲(战后,福建军区政治部追授他为军战斗英雄称号),表现出了一名解放军战士的钢铁意志和敢打敢拼的革命英雄主义精神,令后人敬仰。

      南日岛战役打响以后,当时的莆田县委县政府紧急动员全县上万名干部群众连夜抢修战备公路,一条从莆田到石城的命名为“支前”公路就是在这一天一夜的时间里抢修出来的。眼看着解放军大部队即将渡海收复南日岛,国民党军只好以联阳号猎潜艇被我击伤和死伤数百名官兵的代价逃回台湾。这场战役虽然只历时三天,却留给人们的记忆是长远的,人民解放军血战海疆的英雄事迹激励着后人把南日岛建设得更加坚强巩固,美丽富饶,为建设强大的祖国边海防谱写新的篇章。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