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木兰溪漫步

    木兰溪漫步

      □刘青华

      木兰溪是莆田人民的母亲河,与壶公山齐名并称“壶山兰水”,是莆田市的象征。

      木兰溪是一个美丽而又闻名遐迩的天然景观,是莆田人民憧憬和向往的地方。木兰溪碧波荡漾,景色迷人,虽历尽沧桑,但风采依旧。潺潺的流水声仿佛在细说着她的前生和今世;长长的石堤坝宛如一条巨龙飞跨在兴化平原的青山和绿水;源源的兰溪水就象母亲甘甜的乳汁无私地滋养着沿岸人民的生产和生活。清晨和黄昏总有许多慕名而来的晨练、昏练者在大堤上跑步、急走或散步等健身锻炼。那些垂钓爱好者则静静地坐在溪边,他们更喜欢在这种幽静的环境下静心垂钓,独自享受那份僻静带来的愉悦。时而看见鱼儿在水里畅游,那些可爱又庸懒的田螺偶尔也会探出水面,蜗行在河两侧的向溪中伸长的水草上悠闲地晒着太阳,此时就会被精明的捕鱼者逮个正着。

      清晨,漫步在蓝天如洗、阳光遍地、两岸青翠、繁花似锦的兰溪堤坝上,清清的河水,绿绿的堤草,香香的野花,甜甜的笑声,就连四周的空气也弥漫着新鲜的、温馨的和醉人的。听着悠闲自得的行人发出的啧啧的赞许声,我的内心即刻意识到,今日的木兰溪新貌,是一代又一代人不懈努力奋斗的结果。

      黄昏,漫步在一条飞跨木兰溪两岸雄伟而壮观的木兰溪大桥上,饱览着大自然鬼斧神工的旑旎风光。仰望蓝天,宛如凝脂柔绢;俯视碧水,犹如墨兰锦缎。她像妩媚而丰腴的母亲,溪边的芳草是母亲披肩柔软的秀发,大地的儿女们,轻轻地枕在母亲勤劳而有力的臂膀上缠绵,这是一种多么安祥幸福快乐的景象。我静静地站在大桥上,用心聆听着溪水潺潺的流水声,倾听母亲讲述岁月沧桑的往昔,凝听母亲娓娓动听的歌声,接受母亲谆谆教诲的叮嘱。

      夜晚,月儿高挂满天繁星,霓虹璀璨的兰溪大桥像一条飞龙,横卧在水面上,是那样雄伟、那样壮观,静静地躺在那儿专注地倾听人们聊着从微信上刚刷屏的国内外新闻和闲闻轶事。桥面上人来人往,不同型号机动车在桥面急驰而过,奔向各自的使命和任务。最引人注目的要数桥两头那四盏巨大的霓虹灯,映射出五彩斑澜的光芒,仿佛是黑夜里的光明使者,照亮夜行者的前进道路。忽然,一个闪亮的东西从我头上掠过,抬头仔细一看,这不是传说中陨落的流星,而是一架飞驰的飞机,闪着尾灯在黑夜里疾驰,给这五彩斑斓的夜空增添重彩一笔。月光下,溪面波光粼粼,水流湍流不息,兰水昼夜不停地涌动着,仿佛在诉说着钱四娘的神奇故事和木兰陂的丰功伟绩。

      我的思绪又穿越到近一千年前的那个宋代治平元年(1064),长乐女子钱四娘携钱十万缗来莆,在木兰溪将军岩前建陂,因基础地质复杂,水势右急左缓、未能抵挡山洪冲击,陂刚建成就被洪水冲垮,钱四娘巡陂遇洪,落水身亡。其后,长乐进士林从世又携钱十万缗,在今木兰陂下游近一公里的温泉口筑陂,因港狭弯急,又被海潮冲毁。宋熙宁八年(1075),侯官李宏,应诏来莆第三次筑陂,在僧人冯智日的协助下,吸取钱、林两次筑陂失败的教训,经过细心勘测,选定钱、林两陂址之间河宽流缓的木兰山下作为陂址,历时八年,终将木兰陂建成。为了纪念建陂的历史名人,陂南原建有协应庙,现改为木兰陂纪念馆。馆内有钱四娘、林从世、李宏、冯智日等先贤塑像,有明、清以来历史名人撰写的修陂碑记,以及1962年冬郭沫若到此游览时写的《咏木兰陂》诗碑6首12块。馆外湖光山色,景物宜人,尤其在春水初涨,溪水漫陂入海时,白浪滔滔,故有“木兰春涨”之美誉,也是莆田二十四景之一。

      此时,溪面上送来徐徐清风,感觉身上丝丝凉爽。溪水轻柔而有节奏地拍打着堤岸,弹奏出一曲曲莆田人民战天斗土的宏伟乐章。我的思绪也跟着悠扬的节拍,摆动着优美的舞姿。不远处一小木舟正在溪中捕鱼,这画面真有唐代诗人柳宗元笔下“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的意境,那是勤劳勇敢的莆田儿女用他们硕大而有力的双手创造幸福美好的明天。

      木兰溪是莆田水系最为发达、物产最为富饶、耕地最为集中、人口最为密集、经济最为发达的地带。正是她,以甘醇的清泉,年复一年地沾溉着兴化大地的无数生灵,孕育了兴化大地的悠久历史和灿烂文化。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