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旅游>郑樵故里景点多 山水之乐别有天

    郑樵故里景点多 山水之乐别有天

      □范育斌

      莆田山区,湘瓢溪畔,越王山俊,夹漈泉秀,这一块风水宝地曾经养育过我国宋代著名的历史学家——郑樵而闻名遐迩。这里的山水姿容曼妙,内涵卓越,气韵天成,人文荟萃,留下了众多的郑樵遗迹。这里的人民相传着郑樵的故事,饱含着思念郑樵的深情厚意,世代尽现思樵风情,由此凝成了故里人民一脉相承,矢志不渝的郑樵情结。

      “江山也要伟人扶,神化丹青即画图。” 如画的江山要有名人事迹来为它增光添彩。莆田北部山区宋代所属的瓢湖,东揽雄伟的夹漈山,西阅峻峭的螺峰山,南邻秀丽的东山,北依著名的越王峰,“瓢溪趋赴,湘水萦迴。山川之秀,千态万状。”正是这个人杰地灵的地方因为产生郑樵这样一位伟大的人物而锦上添花,闻名于世,成为莆田人最为珍贵的一片青山绿水。

      日月如梭,光阴似箭。2001年11月15日莆田市旅游局组织“莆田市精选旅游线路暨九牧林、菜溪岩开发研讨会”,我与萍湖村郑庆铭老师参加这次会议,我曾经写了一篇《关于开发莆田北部山区新县、庄边、白沙三镇旅游区的设想》的文章,在大会上宣读,重点介绍古时瓢湖郑樵故里的自然与人文景点,受到好评。其愿望是想通过开发旅游,促进山区的发展,改变家乡的落后面貌。曾几何时,光阴在俯仰之间稍纵即逝,郑庆铭老师也不幸病逝多年,想起不免让人心生感慨。

      悠悠岁月,物换星移。如今,郑樵的故里涵盖三镇四村:新县镇巩溪村、白沙镇广山村、庄边镇的前埔村与萍湖村。这里景点众多,得天独厚,旅游资源丰富,具有独特的优势。这里是一境美丽静谧的山峰,这里是一本厚重的历史之作,这里也是一个桃花源里的境界,虽然“养在深闺无人识”,若人们捷足先登到此一游,可以从独特的山区风貌中,享受山水之乐;与郑樵不期而遇中感悟人生;从当地丰厚的人文底蕴中收获幸福。就象加缪曾秉笔直书:“旅行是一门伟大的学问,领你返回你自身。”

      郑樵故里的景点,首推夹漈草堂。它座落在新县镇巩溪村的的夹漈峰上,海拔750多米,为莆田二十四景最为偏僻的一个景区,是郑樵著述200卷《通志》的遗址,久负盛名。“斯堂本幽泉、怪石、长松、修竹、榛橡所丛会,与时风、夜月、轻烟、浮云、飞禽、走兽、樵薪所往来之地。溪西遗民,于其间为堂三间,覆茅以居焉。”郑樵用简洁生动的语言刻画了风景秀丽的夹漈草堂,并作诗曰:“堂后青松百尺长,堂前流长日汤汤。西窗尽是农桑域,北牖无非花葛乡。”在草堂郑樵还写一篇《夹漈听泉记》,泉离“枕六、七步许”,听出“空谷噫鸣”,“其声之天”。如今,草堂四周景点甚多,自古就有“夹漈二十四景”之称,尚保存不少与郑樵的的遗迹与传说,如瞻星台、曝书石、洗砚池、出米石等,每一处都隐藏着一则动人的故事。登山路上的“下马石”,相传是我国著名理学家拜访郑樵时下马步行的起点,八闽两大历史文化名人在此因缘际会,留下一段千古佳话。

      民国早期,后人在草堂后山东边新建一座“胜迹殿”,为石构屋宇,题额曰“草堂胜迹”。殿门联曰:“三十年力学不下山,度量包罗天地;五百部著书曾诣阙,精神贯彻古今。”“胜迹殿”人称“无尘山房”,殿内既无蛛丝虫迹,也无烟尘沉积,据说从未拂扫而洁净,世人称奇。二十年前,政府拨款修葺草堂,建郑樵纪念馆,并树立一尊郑樵石像,石像根据当代著名画家范曾所作的郑樵画像精心雕刻而成,郑樵先生左手捧书,右手执笔,凝神静思,栩栩如生,是郑樵先生刻苦治学精神的形象写照。

      每次仰望郑樵先生这位“高人”的时候,我的内心总是受到震撼。他形容自已在此的读书生活“……困穷之极,而寸阴未尝虚度。风晨雪夜,执笔不休,厨无烟火,而诵记不绝。”他硬是靠着执著的追求与锲而不舍的努力,写出上千卷煌煌巨著,把自已造就成一位史学大家。是什么精神力量驱使他“诵记不绝”“执笔不休”呢?我们在缅怀这位郑樵先生时得到了怎样的启示呢?我想,郑樵的成就生动诠释了人生有梦不觉远,无论什么行业,只要静下心来,赤子情怀,葆有理想,点燃激情,人生的故事就会精彩。

      在那个读书出仕做官盛行的时代,莆田仕子个个十年寒窗,为出仕做官锦衣玉食荣归故里而努力拼搏,唯独只有郑樵选择了读书不仕、著书立说的道路。我惊讶于尽管吾莆乃至八闽大地考中了成千上万的进士,其中不乏状元、榜眼、探花,他们大都显赫一时,但是郑樵的这座历史文化名山始终没有一人能够逾越,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但并不是一个偶然,郑樵的成就不能不说是对“不说文章高天下,只讲文章中试官”的封建科举制度的一种蔑视。由此可见,郑樵不仅是中国文化上的独特精神符号,而在当下对高考状元、考中名校津津乐道与追求职称职务至上的现实,其中更隐藏着可以医治现代病的奇效良方。

      夹漈草堂的东麓有一著名的瀑布,峰萦水映,木秀石奇。断崖之上,清光溢壁,山涧之水从远方至此汇成小溪,悬泉飞流,两山夹之,断崖堕空直下,形成瀑布,当地称夹漈,漈下深潭名“龙潭”。瀑布在春夏季节,水流从高山之上飞流直下,气势恢宏,声若战鼓雷鸣,溅起的银雾弥山漫谷,在阳光的照耀下,五彩斑斓,让人“疑是银河落九天”。若在秋冬之时,瀑布如珠帘飞洒,似玉龙飞舞,捣珠崩玉,云蒸霞蔚,令人流连忘返。以前,每次我回老家,都会在越王山下古驿道旁的枫树下伫立良久,遥望对面夹漈山雄伟壮观的瀑布,倾听飞流冲激的空谷传音,又见云散日朗,映荫溪色,山风徐来,杜鹃映红,处处不绝,令我陶醉,为之遐想。

      郑樵故里的越王山“烽火台”是福建最早名胜古迹之一。《八闽纵横》记载:“福建最早的“烽火台”,有文字可查的当推莆田越王台上的烽火墩……台旁有三燧峰峙立,相传就是当时东越王举烽火用的。现在山上还有石础等遗迹。”越王山与夹漈山遥遥相对,地形突兀,视野开阔,山川溪流一览无余。据《汉书·朱买臣传》记载:汉时东越王余善谋反,武帝遣兵计伐,余善逃至此地,在山上筑台十余层,后兵败被杀于此。悠悠的越王台见证了闽越国历史悲壮的终结。传说东越王余善曾在此山埋有十部石棺,十多年前,据说有人在开荒种果时挖到一部石棺,趁月黑风高带走三瓮之物,今留石棺遗址。2002年省文物专家在越王台发掘出一批汉代文物,证明越王台确为汉代建筑。越王台有一亭,亭中立越王像,供人瞻仰凭吊与祭祀。如今,越王台及旁边的玉皇殿已被列为文物保护单位。

      往事越千年,遗址今犹存。两千多年前的烽火早已随时光消散,曾经称霸东南雄踞一方的闽越国仅剩历史传说,唯有保存完好的越王山遗址还讲述着一个古老王国曾经的历史和厚重的文化。王台胜迹,历代文人多有感怀吟咏之作。宋代待郎林光朝《闰月九日登越王台次韵经略敷文所寄诗》云:“ 闲陪小队出山椒,为有吴歌杂楚谣。纵道菊花如昨日,要看汤饼作三朝。千重岭海供横槊,一带风烟听采樵。凭仗折冲如此好,不应东去更乘轺。”林光朝先生游越王台时看到的是“千重岭海供横槊”的历史幻影,听到的是“为有吴歌杂楚谣”的兴化山歌。而今登山稽古,许多相应的民间传说和大量的人文历史知识,足以让你发寻古探幽之情。如果站在越王台登高望远,我们可领略山的气概与勇武,若有远方飘来山歌,肯定游兴倍增。

      广山村的诸多景点,很有特色。郑樵故宅,门前有“日月井”,甘泉健脑。《四库全书》馆臣曾评价郑樵:“然南北宋间,记诵之富,考证之勤,实未有过于樵者。”可见在整个宋代三百多年间具有过目不忘超强记忆的人,首推郑樵,这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也是郑樵故里的骄傲,看起来这里的泉水胜过“脑白金”,有朋自远方来,或饮或茗,使之“聪明花开”,多多益善。霞溪的灵龟潭,古时溪流湍急,深潭百尺,郑樵小时候经常在这里攀藤过溪到溪东草堂向从兄郑厚求学,累了就坐在溪东石上歇息并读书,久而久之,石头呈圆凹形,似臀部,当地人称臀印石,是郑樵坐而苦读留下的印迹。郑椎成年后曾作《灵龟潭》七绝一首:“泉心漱玉开心孔,山色挼蓝慰眼花。着手摩娑溪上石,他年来访汝为家。”游人不访到此一坐,若能来个攀藤过溪,体验一下郑樵的读书路,感受他年郑樵读书求学之不易,从而珍惜今天的读书机会。广业书院紧邻郑樵故宅,现在筹备为郑樵纪念馆,若馆建成后,对郑樵的生平事迹及他对中国文化的贡献可有一个全面的了解,可以从中得到启迪。

      前埔村在越王山下的南峰书堂是郑樵立下宏愿的地方。他十六岁时,父葬越王山,他便与其弟谢绝人事,一边守墓一边耕读,并在此立下宏愿,发愤读万卷,立志修史书。古人云:在心为志,发言为诗。郑樵曾在此作《题南山书堂》诗一首:“一泓澄澈照人间,明月团团落古湾。不向奔流随浪击,独特高洁伴云闲。禅房夜静留清鉴,阆苑仙归坠碧环。每到轩前心转逸,了无纤翳可相关。”郑樵诗中“不向奔流随浪击,独特高洁伴云闲”,这是一个有着高远理想的读书人的心声,表明了郑樵自己不应科举而专心读书治史的心迹。正是因为他心里有这样火一般炽烈的对华夏文化的传承爱护为志向,南峰书堂成就了一个伟人的人生起点,当我们站在南峰书堂的这位伟人年轻时的纪念像之前,我们的人生之路又该如何走好?

      瓢溪两岸前埔与萍湖村都因溪而福因水而美。瓢溪之水从西向东而来,先人拦溪筑陂,灌溉农田,造福一方,是当地人心头最柔软的一溪盈盈碧水。而今溪陂层层,石磴齿齿,几泓深潭如黛,白鹭戏水,村民撑排,鸬鹚捕鱼,渔舟唱晚……此情此景,美不可言。此时,游人若坐竹排泛流而下,银波荡漾,移步换影,应接不暇,可领略水的真情与智慧;沿途南北两岸,塍界层层,稻田成畦,水满其中,泛光欲舞,可使游人乘兴而来,尽兴而返。

      瓢溪的郑樵建造的永贵断桥今已梦圆,站在前埔村云气氤氲隐现不定的拱桥之上,西可眺望萍湖村相传郑樵手植的那颗冠盖如云的油松树旁的新建大桥,东可遥见天马行空犹如彩练的向莆铁路天桥,一碧溪水,两岸青山,山光水色,交相辉映,美不胜收,让人感受到大自然的壮丽、博大与和谐。

      前埔村的萍湖祖宫在当地甚有名气。明代《兴化县志·庙志》记载:萍湖祖宫“遇灾厄祷之无不应。朝廷闻之,封‘忠顺圣侯’。”祖宫殿庑峥嵘,栋宇轩昂,与前埔拱桥互相衬托,别有一番景色。每年正月元宵行傩,为当地传统的民俗文化节活动,其热闹场面从正月初七持续至农历十六。平时亦香火旺盛,善男信女,祈福消灾,络绎不绝。此处广场临溪,风景独特,是拍照的最佳位置,可将拱桥与铁路天桥及青山绿水作为背景,按下快门,倩男丽女,从此留下美好记忆。

      莆田有奇峰,藏在云雾中。今年参加郑樵故里的筹备会期间,会上有人提起要把郑樵文化与妈祖文化放在同等重要的位置,我很赞同。莆田上空不仅需要弥漫着胜似蓬莱的仙气,而且还需要吹来郑樵文化的清新之风。这是因为莆田素有“海滨邹鲁”之称,是莆田最有特色的传家宝,应让它发扬光大,从而促进莆田文化特色的全面发展,彰显文明昌盛,展现莆田“海滨邹鲁”的文脉流徽。特别是当前全中国乃至全世界都在提倡阅读,以增国力,我国特别强调中华文化的传承,培植中华文化本根,增强文化实力,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这既关乎中华国脉国运,又关乎中华文脉文运,而郑樵不正是我国最有影响的一位乡野阅读而自学成才的文化大家,是一位让世代文人仕子令人尊敬的巨擘,他的文化遗产所产生的影响已超越时空,迈向世界,其意义不言而喻,这也是郑樵文化大有“墙里开花墙外香”之势的原因所在。而吾莆对郑樵文化的这座“名山富矿”却没有进一步挖掘,浅尝辄止,社会各界亦鲜有人去刨挖这醇厚的中国文化遗产,未能让郑樵文化造福莆田乃至全人类,实为憾事。

      “心事浩茫连广宇,于无声处听惊雷。”郑樵故里目前还是一块未开发的处女地,只有方圆一带在此生生不息的乡亲,世代独享其成,领略山水之间的万种风情。相信不久的将来,郑樵故里必将成为郑樵这位伟人的纪念、追思及展望的地方,成为具有自然与人文景观的特色旅游景点,把这片美丽的山水分享给世人,饱览郑樵生活过的山山水水,让人们游出朴素道理浪漫情怀,从中受益。大自然一直是万书之本,是知识的源泉,诚如罗曼·罗兰所言。

      “踏遍青山人未老,风景这边独好。”即使将来游人如织,但愿游人来此尽量保持安静,细心观察,认真体会,带上灵魂,寄托梦想,你才会发现历史深处的细节,读懂郑樵这位史学巨匠的精神风骨,且避免惊扰这位几乎阅尽人间书籍的伟人——郑樵先生,让先生与他生长于斯的故里的美丽山水安祥静处,继续阅读。同时,我友善地建议游人能多带几本书来,在与青山绿水共同律动之后,静下心来,捧起书来,在郑樵阅读精神的感召下,从此阅读,直至终生……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