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秉持入世的执着——郑怀兴笔下的林龙江形象评析

    秉持入世的执着——郑怀兴笔下的林龙江形象评析

      □陈  锦

      十二年前,由于机缘巧合,著名剧作家郑怀兴先生着手创作大型历史剧《林龙江》,并在一年内完成初稿和修改稿;如今,又是机缘巧合,数易其稿的《林》剧(上下本)终于成为鲤声剧团的重点生产剧目搬上舞台,并特邀河北口梆子名导董丽萍执导。目前,剧目已进入试演阶段,将作为纪念林龙江诞辰500周年的一份厚礼。

      选择历史剧风格,走的是一条知难而进的创作路子。以这类与宗教有关的题材写戏,通常都会有意无意地选择传奇剧的路子,更有可能被写成中国式的神仙道化剧或神话剧(如莆仙戏传统剧目《梁武帝》、《陈靖姑》等),或西方中世纪之宗教剧及奇迹剧之类。

      怀兴选择的路子是舍易求难,别开生面。为什么说两种创作路子有难易之别?这是因为历史剧讲求历史真实性与文学创造性的高度统一,而传奇剧则纯属剧情创编,无需遵循历史真实性;历史剧能承载厚重深沉的文学主题,传奇剧则不具历史厚重感。如此分说,二者之孰易孰难,想读者必能看出分晓。

      怀兴笔下的林龙江没有宿根,既不是西天活佛转世,也不是东方天王下凡;他没有法力,也没有特异功能,既不会降妖,也不曾捉怪……他只是一位生长于没落官僚家庭的士子,跟同时代的读书人一样,埋头攻读诗书,制作时艺,拟货售于帝王之家,以求上进。不过,他也有与众不同之处,那就是他宅心仁厚,把孔孟之道奉为圭臬,怀忠君爱民之初衷,持仁恕待人之准则。由于科场的黑暗,他的才名与科考成绩反差极大,但他没有怨天尤人,而是归咎于“自家命运不济”(第一场)。

      怀兴把善良而天真的林龙江置放于一个朝廷政治日益腐败、世风俗流秽浊的特殊时代背景之下,于是,动辄有咎,受伤的总是他!在他迷惘困惑之际,一位特殊的人物出现了,他就是已经得道了的卓晚春(后代信众称之为“卓真人”)。这个情节化生于民间传说,怀兴信手拈来,用得天衣无缝。从某种意义上说,卓是林龙江的启蒙老师。由于他的点化,林龙江才看透世情,毅然走上倡导三教合一的传教之路。而从艺术手法上说,则是作者设置的一种人物对比。林龙江的人物高度就是通过与常人和与卓的双重对比来实现的。

      经过卓晚春的点拨,林龙江对当时的世道人心终于有了清醒的认识。传统上一些心灵境界高的人往往就是在参透人心险恶人道无常后毅然抛弃功名富贵,绝尘弃世,去追求更高的人生境界(当然,也有的不与人世绝缘,和俗同光,俗称“大隐”,如小仙卓晚春者便是)。而与众不同的是,林龙江在勘破红尘后,选择的不是隐退山林,独善其身,而是直面现实,以挽颓势、正信仰、扶时济世为己任。

      鉴于当时行世的三种宗教在社会教化层面或教化力上存在的缺陷,他这才倡导三教合一。他道出了这样的心声:“不向古人寻往迹,宜从心性做工夫。三教归一,匡谬正俗,扶时济世,舍命不渝!”于是,他改作儒冠僧鞋道袍穿着,重返尘俗,从我做起,以传道教化为己任,行扶时济世之功业。

      林龙江生活的年代,倭患扰民十分嚣张,林龙江根据当时的情势撰写了《抗倭管见》,并上呈给吴守备,结果遭到了守备和那帮“吃饼应丁”的老兵们的讥讪与挖苦。由于汉奸告密,倭寇果然趁虚而入突袭兴化府城。兵临城下,“官军大敌当前却先言利”,林龙江虽然对感到失望,但在众乡绅的慷慨承诺下只好答应了郭将军提出的条件。广东兵按照林龙江的计策,出奇制胜,杀退了倭寇。危局解除后,众乡绅却集体变卦爽约,林龙江被抓,最后,卓晚春揪住了众乡绅,捐金送来,这才解救了林龙江。

      对常人来说,这是一出非人的遭遇,是肉体的痛苦与心理屈辱的纠集,而对林龙江来说,却是一段心路历程,是又一个层面的感悟:他没有怨恨郭将军及其部下对自己的毒打,因为曾经“幸赖将军救全城”;他对众乡绅的爽约行为曾一度怀有怨恨,但他立马感悟到这是自己“心中之贼除未尽,一临难怨天尤人怒火升”。最终,他把众乡绅的失信行为归咎于自己“德犹薄未曾教化众乡绅”……凡事包容他人,省检自己,担承一切本不属于自己的错失,这是何等的人生境界!

      倭寇只是一时败退,林龙江又为防抗事宜奔走,把修改后的《防倭管见》再度上呈,守备大人依旧嗤之以鼻。无奈之下,林龙江只好找众乡绅协商办团练自防,结果自然也是落空了。倭寇于除夕日突然进犯,屠刀下尸横遍野、血流漂杵……

      卓晚春的术法可保林龙江一家大小性命无虞,但当林龙江看到乡绅王金富的妻孥性命临危时,毅然挺身救护,结果为汉奸王海及倭兵所执。剧中设置了这样的一层人物关系,倭酋伊藤很敬重林龙江的才学,尤其对他的“九序心法”很感兴趣,出兵前曾交代喽啰遇到林龙江要立即带来见他。就因为这层关系,林龙江才成功地救下了王金富的妻孥。落入魔掌的林龙江尽力劝诫铁心为盗的王海,并与伊藤正面接触,义正辞严地斥责他的罪恶行径,警告他若不退兵必遭覆灭……

      令人切齿的是,这一头林龙江冒死解救王金富的妻孥,那一头王金富却出于嫉妒把被倭寇保全下来的林府付之一炬!当然,王金富还是有良心底线的,面对林龙江的恩德,悔疚之余坦白了自己的恶行。最后,他真心拜师入教……

      以上就是林龙江人物性格发展的主要脉络。其性格发展到了受鞭一出已达到高潮,其后是高潮的延续和人物完整性的演绎。纵观全剧,怀兴笔下的林龙江是步下神坛的教主,回归生活的凡人。明知世风秽浊,人心不古,而不选择遁世以独善其身,硬是入世拯溺。最终,他凭仗教化众生向善的愿心和扶时济世的善行,为民众所理解所敬仰,因而超凡脱俗,臻乎圣哲。

      立多大的愿心,成多大的功果。阿弥陀发愿要接引念其名号十声的一切众生生到西方极乐世界去,因而成为佛陀;林默娘发愿为天下拯溺救难,因而成为海上女神。林龙江自觉觉他,从我做起,发愿终生不渝地教化众生向善,他就是授道者,他就是我们永远的老师!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