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人物>郑樵怀忠谋救国

    郑樵怀忠谋救国

      □阮其山

      郑樵在北宋灭亡后,怀着强烈的爱国之心,与从兄郑厚谋求从政救国之路。多次赴福州,登门拜访福建安抚使江常与前枢密副使宇文虚中,进献救国大计,而深得赏识,但从政要求却未能如愿。

      【国难当头】

      正当二郑在越王山下潜心苦学,深入讨论学问,学业大有长进之际,中国北方的国土却烽火连天,一直处于动荡不安之中。

      贪婪骠扞的女真贵族建立的金国,自从东北侵入中国后,侵占了北方的大片国土。腐败的宋朝统治集团,面临强敌不思恢复失地,而以金钱、玉帛向金国屈辱和议求安。然而,金国灭宋贼心不死。终于靖康元年(1126),背信弃义,撕毁和议协约,发兵大举入侵,一举攻破大宋帝都汴京(今河南开封)。金兵在大肆搜刮京都财富后,挟持宋徽宗、钦宗二帝和宗室后妃等数千人,以及皇家教坊乐工、技艺工匠,劫掠天文仪器、珍宝古玩、皇家珍藏的天下州府地图扬长而去。京城的公私财物储积一扫而空。历经九朝167年统治的赵宋王朝宣告灭亡,在中国历史上写下了耻辱的一页,史称“靖康之难”。康王赵构遂于南京(今河南洛阳)登基,改年号为“建炎”,史称“南宋”。

      郑樵兄弟时刻关注事态的发展,寻求徽宗、钦宗二帝被俘北去的音讯,为国家前途命运忧心忡忡,夜不能寐。郑樵挥笔作《建炎初秋不得北狩消息作》一诗,抒发炽热的爱国心怀。

      昨夜西风到汉军,塞鸿不敢传殷勤。

      几山衰草连天见,何处悲笳异地闻。

      犬马有心虽许国,草茅无路可酬君。

      微臣一缕申胥泪,不落秦庭落暮云。

      春秋战国时,吴国军队攻陷楚国郢都。楚国大夫申包胥为了救国,赴秦国请求出兵救援。秦国不肯出兵,申包胥在朝廷哭了七天七夜。秦国为他的爱国之心所感动,终于出兵解救。郑樵的诗,借申包胥长哭救国故事,表达自己为国报效犬马之劳的意愿,无奈自己只是山中一介草民,而苦于报国无门的心情。

      郑樵、郑厚是知书达理的热血青年。国难临头,必须挺身而出。两兄弟一拍即合,决意寻求途径,投笔从政,报效祖国。

      【投书福帅】

      由于朝中无人,又无名人推荐,于是二郑兄弟采取战国时赵国平原君食客毛遂自荐的办法,不顾路途遥远前往福州,登门求见知州江常。

      江常,字少明,泉州惠安人,北宋崇宁进士,曾任中书舍人、侍御史,给事中。宣和七年(1125)以朝奉郎、直徽猷阁待制出知兴化军,靖康元年(1127)十二月,以显谟阁待制知福州。按当时官制,福州作为要郡,故充本路兵马钤辖之职,即掌有兵权。郑樵、郑厚给他写信自荐,是完全对路的。

      郑厚、郑樵送交了自荐信。信上作自我介绍,并说明来意。说郑厚、郑樵是莆阳的农家孩子,也是读书的经生,非愚非智,胸怀豪放,全心全意为人排解纠纷和困难。每遇到不公平的事,就磨拳擦掌,通宵达旦睡不着,来回奔波前去排解。这次特地带着解决时局的看法,不顾路途遥远,顶风冒雨前来福州,登门求见明智通达的大人,向他陈述自己的看法。

      二郑的信,对当前的时局作了深刻的分析。指出,当今中国,刀枪囤积如云,苍生鼎沸,天子帝王逃亡蒙尘,百官挨个遭受杀戮,宫中荒草丛生。别人都认为这很可悲可伤,我们却说可喜可贺。这是因为脚踏危险的人,由于顾虑深而能够获得保全;身居平安的人,由于疏忽而往往招来灾患。这就是人的常情。

      同时指出,事情的成败,并非由天意决定,而在于人的努力。正如当年诸葛亮,本是琅琊郡一个种田翁,好像偌大的四海都容纳不下他一人之躯。然而一旦刘备三顾茅庐,为他真诚的招贤之心所感动,相会于茅庐中笑谈方略,而后取得岷山、蜀地,君臣相遇,如鱼得水。

      二郑的信,又以古鉴今,证明现在正是国家奋发图强,可以庆贺之时。指出,现在虽然敌人尚未制服,国土尚未恢复,父兄的耻辱尚未洗刷。但是,天地愤容,日月夺色,全国上下,无不愁戚忧心。以郑厚、郑樵看来,强劲的敌军并不值得担忧,最令人忧虑的是自己的兵力太弱。现今军队,教导不明,法制不严,纪律涣失。将士疲弱无能,进无锐意,军有乱心。指挥作战必乱,不战也一样会乱。

      针对这种现状,二郑的信以古代《孙子兵法》的战略战术精髓,进一步分析敌我双方的态势,提出了应对策略。认为宋朝君主目前处境艰难,因此比较勤奋明理;金兵却因胜利而骄傲,骄傲就容易失败。敌军五人抵不过中国一人。

      为此,要激发悲愤的人民,依仗正义的言辞。以我方战胜的条件多、筹划周密,去制服筹划不周、取胜条件缺之的敌军。我军深入敌军腹地作战,军心比较稳固;敌军处在本境作战,军心不稳。要以我军的锐气,打击敌军的暮气;我军集中兵力,去打击兵力分散的敌军;武器装备由国内供给,粮食给养在敌国补充。用兵作战的战术,态势要险峻逼人,进攻的节奏要短促有力,如同把圆石从千仞高山上推滚下来一样,不可阻挡。凡此等等。只要采取正确的战略战术,纵使不能挽回京都杀戮之灾的损失,也足以发泄百姓的愤恨,洗刷祖宗的耻辱。流落在外的两宫的帐殿,也必定不会在沙漠中凄惨泠落。

      二郑的信说,郑樵、郑厚本是山野小民,身不悬官印,口不食皇粮,得志就行其义,不得志就隐居山林,一丘一壑,一觞一咏,蔑视势利如同摆脱鸿毛一样容易。阁下作为国家臣子,身穿国家的衣,领皇朝的俸禄,胸怀人民的忧愁,承载人民的灾患。正当这时,怎能不用尺寸功名为国效力呢?

      最后说,世上有非常困难的事,就有非常的功勋,又有非常的人才,这难道是平常人所能赏识鉴别的吗?郑厚、郑樵眼见现今的士大夫龌龊无知,不谋划长远的策略,不值得向他们献计。因此我俩上门献给阁下。想当年,萧何从行伍中招引了韩信,邓禹荐用了副将寇恂,周瑜在乡里与鲁肃定下交谊,徐庶从田间推荐了孔明。郑厚、郑樵热诚期望着。风云际会,实际掌握在阁下的手中!

      二郑致福帅江常的信,全篇近三千字。洋溢着浓烈的爱国主义精神。对局势的分析切中时弊,提出的对策,特别是军事方略,无不是制敌致胜的精粹。对录用从政既热诚期待,又冷静留有退路。通篇以古鉴今,以史论理,说理透彻,充满辩证思维。不但流露其炽热的报国情怀,也显示其渊博精深的历史知识与睿智思维。这正是他俩多年来蛰居深山,刻苦学习的结果。

      郑樵兄弟慨然报国的热诚与雄心壮志,虽然受到了福帅江常的称许。可是江常于建炎二年(1128)十二月提举江州太平观奉祠。二郑从政报国的愿望也随之落空。

      【三访枢臣】

      郑樵兄弟俩投笔从政的愿望,并非心血来潮一时冲动。两人自小爱读历史书,深为古时英雄豪杰的忠义仁信志节所感动。为国为民、捐躯报国的爱主义精神扎根心中。从政报国,已是坚定的意志。福帅江常虽然未能帮助他们实现这一愿望,但并不气馁,依然苦心寻求新的途径。

      二郑多方打听官场情况后,认为曾任签书枢密院事的宇文虚中,是个可以拜托的大人物。宋代枢密院掌管军事、边防事务,与中书省并称“两府”,同为最高国务机关,共同负责军国要政。枢密院长官为枢密使,副职为枢密副使。签书枢密院事的职位仅次于副使,在朝中也是个举足轻重的大臣。

      宇文虚中(1079-1146年),初名黄中,字叔通,成都府广都(今成都双流县)人。宋徽宗大观时进士,历任州县官职后,入朝为起居舍人、国史院编修官,直至签书枢密院事,是个历仕徽宗、钦宗、高宗三朝的资深大臣。金兵初次侵犯汴京时,宇文虚中奉命赴金营与金酋周旋,最终金军退走。后来,御史却弹劾他“议和误国”,被贬为青州(治所今山东青州市)知州,不久又免职奉祠于福州(治所今福建福州)。

      郑樵兄弟认为,宇文虚中曾为天子掌管军事的大臣,出入三朝的元老,为天子所倚重。此时虽然退职奉祠福州,威望尚在,不妨前去访求帮助。于是不避风雨,赶赴福州登门求见。

      宇文虚中虽然曾是朝中高官,与二郑也素不相识,仍以爱才之心,以礼相待,接见了二位不速之客,开怀听取他俩陈述来意。二郑呈上了精心撰写的书信。

      这信开门见山说:当今沧海横流的地方不安定,自己通宵达旦摩拳擦掌而不能入睡。为此跋山涉水,顶风冒雨,带上天下安危的大计,前来求见众望所归的通达明智大人,同他讨论对策。二郑自认为是古时所说的“仁义之士”。值此国难当头,甘于抛头颅、洒热血于忠义之地,死而无憾。

      宇文虚中见信后,熟视详听,并不时介绍二郑所不知道的事情,如同当年周公接待客人一热情。称赞二郑的“议论文章,皆可入用;经纶韬略,缓急足倚。”叹曰:“当今天下无人,我老了。希望二位先生努力吧!”

      宇文虚中又两次前往二郑住处回访,促膝交谈,并亲手赠送自己写的长篇文论《忠恪康济大略》。不久又派遣儿子与二郑结交。这都表明对二郑的器重。

      为此,二郑深受感动。于是再次登门拜访,送上一封三千字的长信。该信详尽地介绍自己的志向和文才韬略,自比于古时那些“生为万夫雄,死为壮士鬼”的大丈夫。他们忠勇信义,是非分明,堂堂直道,一腔正气,捐躯赴国,视死如归。信上说:“然则厚也、樵也,何人也?沉寂人也,仁勇人也,古所谓能死义之士也。谓人生世间一死耳,得功而死,死无悔;得名而死,死无悔;得义而死,死无悔;得知己而死,死无悔。死固无难,恨未得死所耳!”强烈表明两人也是甘为正义而死的“义士”。

      该信最后说,当今天子蒙尘,苍生鼎沸,国家危乱之时,郑厚、郑樵兄弟甘以一死来立功出名,维护正义,报答知己。为此接连拜见阁下,以求其所。我们平时有所准备,用心独到。一旦得到大匠的赏识,用于建设大厦,保证能起到栋梁的作用,希望阁下明察爱惜他们。

      宇文虚中先后读过二郑两封书信,又多次同他们会面交谈,对其志向、为人和才能已经比较了解。于是特地作了回复。复函说:“士人受科举蒙蔽很久了,怎能有像二位先生这样气雄志健、渊源深远,不为世俗浅薄的学问所动摇的人才呢!二位先生的文章,对上涉及前世的‘仁义’这个根本观念;对下深晓民情,并触及吏治。预料敌情的真假,如同亲临敌境,并且是世代学习过军事的人。把这样见识的人才安置在公卿中间,参加大庭广众的议论,大概就是千万人中也没有一两个呢!”

      又说:“所恨某人因罪放逐,不能为二位先生出力,但愿以‘自爱’一言,感谢二位的来意。大凡对士人的信任使用,没有不通过知已的介绍。楚国人三次进献价值连城的玉石而不能献上;路上向陌生人赠送明珠,路人就立刻按剑警备。难道不都是过于轻率向人示好而招致的吗?愿二位先生三思愚言,不要忽视它。”宇文赠言“自爱”,意在勉励二郑韬光养晦,等待时机,际会知己。

      面对宇文虚中复函婉辞谋职之事,二郑并不灰心丧气。回想兄弟二人不顾自己出身寒微,携书三进众望所归的枢臣府门的情形。每次进见,宇文的面色越来越怡悦,说话越来越温和,情感越来越亲密,推心置腹,促膝长谈。又称赞他们的文章、韬略可用。宇文身为天子大臣,出入三朝的元老,自己却是风尘布衣、黄咀经生。虽然身份、地位相差甚大,却志同道合,气味相投,如同磁石吸铁一样,不期然而然地相结合,显示出对自己的器重。

      可是,宇文虚中不久又被窜逐到韶州(今广东韶州)。由于他是出入三朝的元老,人望之所归,对自己的使用与否可谓举足轻重。他赠言“自爱”,或许是因人不容易相知,对自己的底细还不够了解的缘故。因此,对宇文的荐举依然寄予厚望。

      于是再一次投书宇文虚中,不厌其详地介绍兄弟二人读书立志,以古人自期的经历,及其品德、节义和才能,包括自己的长处与缺点,和盘托出。表示值此天子蒙尘,苍生鼎沸之际,甘为仁义而死,死而无悔的心志,与三度谒见阁下以求其所的真诚。信中明确提出“使(郑)厚司台谏,则世无豺虎迹;使(郑)樵直史苑,则地下无冤人”的从政去向。希望荐用郑厚担任御史、谏官,可以清除奸邪,国泰民安;郑樵担任史官,可以惩恶扬善,公正写史。发挥各自的才华与特长,实现安民济世的意愿。可是,始终没有音讯。

      【报国无门】

      殊不知,此时此刻,宇文虚中正面临一场连他自己也料想不及的,大起大落以至家毁人亡的悲剧之中。

      原来,建炎二年(1128),高宗赵构下诏征求出使金国的使者,以祈请徽宗、钦宗二帝归来。金国一向是背信弃义的虎狼之国。几十年来,宋、金交往中,宋朝派往的使臣,有几十名被扣留甚至受迫害至死,因此被官员们视为危途。

      被窜逐出朝的宇文虚中,想要以功赎罪,于是不顾危险毅然应诏出使。朝廷遂恢复其资政殿大学士之职,作为祈请使赴金。果然一到金国便被软禁起来。明年,由于宋、金关系略有松动,金人才同意放回宋使。本是难得一遇、求之不得的自保之机,宇文虚中却牢记国家使命,斩钉截铁地说“二帝未归,我不能回!”毅然决然独自留在金国,继续完成既定的使命。

      由于宇文虚中仪表堂堂,文采卓然,金国爱其才艺,而加以重用,历任翰林学士、知制诰兼太常卿、礼部尚书等要职,掌管词翰策命,又尊为“国师”。以至于后来一些来使的宋使臣鄙视他“失节”。

      然而,宇文虚中是个真正的爱国者。他人在金营心在宋。他自请留在虎狼之国,是因为心中怀有更大的抱负。他以诗抒志曰:

      满腹诗书漫古今,频年流落易伤心。

      南冠终日囚军府,北雁何时到上林?

      开口摧颓空抱朴,协肩奔走尚腰金。

      莫邪利剑今何在,不斩奸邪恨最深!

      充分表达他不改对宋廷的纯洁忠心,对金人的嫉恶如仇。为此忍辱负重,以成将来大事。他在金朝,每每派人持密信向宋朝报告金国的虚实。金人每欲举兵南侵,他总以“劳师费财”为由加以劝阻。宋廷因其“奉使日久,守节不屈”,诏令福州官府慰问救济他的家属。

      金国在宗弼(金兀术)掌管朝政后,此时的军事态势,已经朝着对宋朝有利的方向发展,宋军越战越强,岳飞一部甚至进攻到离汴京仅几十里的朱仙镇。宗弼见金军已失去绝对的优势,于是想讲和。

      宇文虚中对局势了若指掌,他秘密建议宋朝不要急于议和。同时利用当时自己的地位与权力,暗中联络中原豪杰义勇,计划趁金熙宗祭天时劫杀他,然后护送宋钦宗赵桓回国,并用蜡丸书密报宋朝,要求接应。

      宇文虚中万万没有想到,宋钦宗回国,正是高宗赵构最为忌讳的事。因为一旦钦宗归来,自己将面临失去皇位的结局。奸相秦桧是极力主张宋金和议的投降派。因此金兀术在宋、金和谈中,要宋朝承诺保持秦桧的宰相职位。秦桧为讨好金兀术,居然按照金国的要求,把宇文虚中等滞留金国的宋臣的家属,送往金国作为抵押。而在接到宇文虚中蜡丸书的密报后,赵构、秦桧为了保住自己的地位,竟然不顾国家与民族大义,丧心病狂地把宇文虚中的起事计划泄露给金国。于是,金主兽性大发,残下毒手,一夜间把宇文虚中及其家属一百多口活活烧死。

      宇文虚中如此惨烈的经历,二郑兄弟当时自然不得而知。他俩一直巴望宇文的音信。可是,望眼欲穿而杳无音信,不免心情惆怅。

      宇文虚中为国捐躯的壮烈事迹,直到宋孝宗淳熙六年(1179),即宇文虚中殉国三十二年后才得到追认。宋廷以“虚中忠死”,赠开府仪同三司,谥号“肃愍”,赐庙号“仁勇”。而郑樵却在三年前也已病故。

      我们从郑樵、郑厚兄弟苦心追求从政报国的经历中,不但看到两兄弟强烈的爱国主义精神,和锲而不舍的行事作风,同时也看到其少年立志读书的丰硕成果。二郑给福帅江常、枢臣宇文虚中的几封书信中,不但介绍了自己的读书志向、苦学经历,特别是以古人自期的人生取向,表明两人忠实践行儒家倡导的“修身、养性,齐家、治国、平天下”的政冶理念;呈送宇文的书信,更是纵论天下形势、敌我双方情况及其对策,包括政治吏事、军事谋略,涉及政治、军事、文史、哲学等各领或。尤其善于借鉴历史经验,所援引的历史事件与历史人物多至七八十人,显示其精熟文史、博学多识。而且往往立论新颖,一反俗见,观点鲜明,说理透彻,充满辩证思维和批判精神。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