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读或是不读?这是个问题——漫话歌曲《家贫子读书》

    读或是不读?这是个问题——漫话歌曲《家贫子读书》

      □郑国贤

      用歌曲这一形式诠释传统文化,唐柄椿这是找到了传统与现代相结合的最佳方式。

      试想:古代书生那样摇头晃脑、之乎者也,穿越到我们中间,谁受得了;王丽达青春亮丽,旋律流畅、舒缓、悠扬,这才有了网上一片红的盛况。

      手机、电脑、电影、电视,还有开会,总称“信息爆炸”的时代,看起来很忙,现在生活方便,交通方便,时间还是有的,上班的时间比三十年前少了,讲话稿可以去网上下载,是有时间读书,就看你读不读。除了私企老板。我见过的私企老板是读书的,见多识广,不是一些干部能比的。

      说读书就说古人,说古人就说儒家。儒家是传统文化的重要一部份,但不是全部。东晋中原动乱,八姓渡江南下入闽。莆田几大姓确是中原贵族的后裔。不用说一路流徙到了莆田肯定会破落了,就是不穷,也不一定是儒家。

      从哲学的定义看,郑樵、刘克庄都不是儒家,妈祖林默娘肯定不是,蔡京兄弟不是,蔡襄也不是严格意义上的儒家。但他们比同时代的朱熹影响大,贡献大,检验的尺度是人民拥护他们,衷心景仰他们,世世代代怀念他们。

      也就是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谁不服都不行。

      我受鲁迅的影响,对儿子读书采取放任的态度,就是“散养”;我老婆文化很低,跟我相反,管得很严,发现打游戏机严惩不贷。她“念书”不离口, 我儿子不敢还嘴,我猜心里肯定不满:你又不会念书,怎能知道如何读书!最终我儿子很争气,莆田一中初中、高中都自己考,不用我找领导批条子,大学念的是着名学府。

      各地都有这样的例子:文化层次高的,对孩子不严格;文化层次低的,对孩子读书十分严格。特别是部队回来的。他们觉得:再也不能让下一代重复自己受的委屈了。

      又要谈郑樵是吧:

      精神可以学,但活法不可学,有个黄玉石够了,不能再有第二个黄玉石。不能贪多求全,甚至重复。重复是最大的浪费,不符合低碳环保啊。

      黄玉石当年写《郑樵传》,去年今年又出两本;蔡襄也是一本接一本地印,多了,谁也不看,写的人自己也不看。

      莆田作者每年出三、四十本书,有关领导,都赠给的,你不可能看,也不能让孩子看啊,看了,就没时间看好书了。这些书,在时间长河里都是泡沫,中外如此;《呼啸山庄》的作者艾米莉父亲也写过诗、小说,谁读。毛姆说:凡是读过的人都说一无是处。

      莆田的书许多不要看,“四书五经”所谓国学适当了解。我推荐现当代小说,看起来轻松;新诗一百首这样的经典可以读,毛泽东诗词读;再有时间,可以读读西方文学名着。

      你从世界名着中读出这一本与那一本的不一样,你就读出来了。是真文学没有两本是一样的。

      潘真进的小孙子喜欢撕书,我说好。

      极度贫困是读不成书的。我母亲就反对我读书。我曾辍学过,只因晕船做不了渔民,才又读书,这才当成作家。作家是啥事都干不了才当作家,我老婆就是这样评价我……政府和社会要创造条件扶持穷人的孩子读书。让擢英、哲理敞开来考试,考试是公平正义的唯一选择。

      给山村、沿海、海岛的老师发补贴啊,北京市都做了,我们为什么不做呢!

      读书的三种层次:

      (1)读教科书(课本)、数理化、背英语单词——为升学而读,为物质利益而读,为生存而读。

      (2)读小说、散文、诗歌、戏剧、理论、自然科学——为求真实、求真相,也就是追求真理,为灵魂的提升而读,更高一层的读书境界。

      (3)为愉悦而读,看的也是文学和科学,了解世界,了解人类,了解自我,不求功利——我认为倒是应该提倡的,不能人人都当作家,都当科学家。人人都当作家是一场灾难,对个人也是一场悲剧。

      三个层次没有明显的分界线,课本读好了,有自己的独特感受,也就读出文学来了,贾平凹、莫言都是从小学课本读起的——当然小学课本里不会读出成千上万的作家。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