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与老曾有关的一些往事

    与老曾有关的一些往事

      □朱秀兰

      这几天,莆田城笼罩在一片悲伤中,报纸、电视、新媒体平台上,仙游城里城外,认识的、不认识的人,都在悼念曾老,送别曾老。“千万次的奔波,奔波,你创造了爱的神话,无数的孩子重返课堂,美丽的梦想重新开花;山里的读书娃,读书娃,你永远都放不下,放不下,疲惫的身躯虽然累倒,满腹的心事连着万家……”一首童声歌曲《爷爷你歇歇吧》揪着无数人的心,歌曲MV镜头里曾老与病魔抗争的倦容,令无数人动容。曾老,您太累了,太累了。曾老,您慢些走,慢些走!

      这首歌催人泪下,这首歌,也让我想起了与老曾有关的一些往事。

      2002年9月的一天,我在仙游县采访时,偶然间听人说起仙游木兰街有个老人喜欢助学,经常跑到穷乡僻壤寻找贫困的孩子。于是,完成报社交给的采访任务后,我就多方打听,设法找到当时住在鲤城木兰街的曾德梅老人家,想看看这是怎样的一位老人,有没有可挖的新闻。

      不料,我扑了个空,在老曾家破旧的堂屋里,我没见到老曾,只看到老曾的老伴。她说,哪知道这老头又去哪个乡了!一位邻居热心地告诉我们,老曾经常不在家,找他的人很多。

      后来又经过多次联系,我终于在两周后的一天,在老曾家见到了他:矮小瘦削,头发稀薄,眉目疏朗,笑容亲切。听说我是报社记者,来了解他助学的事,老曾很高兴,也很热情。他搬出一大沓材料,有名单,有表格,还有一些信件,和我聊起了他正在帮助乡村贫困失学女童的事。

      当时,我已从木兰街道居委会干部那里了解到,老曾为了探访、资助贫困孩子,三年走遍全县19个乡镇200多个村80多所小学,经常徒步跋山涉水,经常错过班车要摸黑赶路。老伴身体不好,家庭经济也不太好,而老曾执意助学,经常奔波在外,家人时常要为老曾担着心。在老曾家采访时,老曾讲到成功找到一个个贫困孩子和资助对象时,一脸的笑意,声音很响亮。但他说到在园庄镇云峰村核实一位失学女童情况被人误为“骗子”驱逐时,下意识地压低了声音,不让老伴听到。“怕老伴唠叨,担心。”老曾说。

      印象中,老曾喜欢拍照。他翻着一大沓贫困生资料,叫我拍张照;他带我去一所学校参加现场助学仪式,叫我拍张照;跟他去受助的贫困学生家里,他提醒我拍张照。给老曾拍照都不用导演,他很有镜头感,也特别自然。“都是为了这些孩子,有了这些照片,就不会有人说我是骗子了。”老曾道出了“爱拍照”的初衷。

      2002年10月7日,《湄洲日报》头版以《一位老人和324名失学孩子的故事》为题刊登了老曾的助学故事,还配发短评。看到报道后,老曾很高兴。自此以后,我就经常会接到老曾的电话:不用担心被人误会了,我把《湄洲日报》给人家看,就相信了;今天有个县领导也要资助2名贫困生;要开学了,把一批助学金送到学生手里了……

      就这样,我和我的采访对象老曾成了忘年交,他会告诉我他的“重要活动”,说是要不断给我提供线索,让我“多报道报道,多宣传宣传,好让更多的人来一起帮忙”。

      为了贫困孩子,老曾在宣传上就是这么“高调”。2002年底的一天,老曾一早就兴奋地告诉我,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栏目记者要拍摄他的专题,想想这样一来,影响就会越来越大,老曾特别开心。中央台记者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扛着摄像机,跟随老曾或徒步、或乘三轮摩托、或坐公共汽车,拍摄老曾进村入户牵线助学。老曾说自己的愿望实现了,中央台记者拍摄的那几天,就有不少好心人闻讯提供了6000多元爱心助学款。后来,中央电视台《东方时空》以《曾爷爷》为题上下集播出老曾助学的故事,老曾在电视上看到了,主持人敬一丹的开场白后就是自己提着包四处奔走的身影。他很高兴,高兴的不是上了中央电视台,而是节目播出后,经他牵线受助的贫困生又多了近200名。

      这一条条消息,我都搬到《湄洲日报》上,老曾会把这些报纸收集好,说是“时不时就可以用上”。

      这么多年,老曾跟我说最多的,就是他怎么为贫困生牵上线的事。后来,经老曾牵线获得资助的贫困生就越来越多,老曾也越来越多地成为各级媒体关注的对象。一个又一个荣誉也接连到来,他先后获得了“首届中国十大老年新闻人物”“全国关爱女孩十大新闻人物” “首届感动福建十大人物”“第三届全国道德模范提名奖”等许多荣誉,又多次上了中央电视台。他不在乎这些荣誉,但却在乎每个“推销”自己手中贫困生的机会。

      有次老曾作为代表到省里参加表彰大会,回来后,得意地告诉我,他不但参加了大会,还上台作报告,特别是作报告的时候乘机“推销”了贫困生。他说自己的普通话里时不时会夹杂着莆田话,准确说是一大部分莆田话加了一点普通话,会场的人听了都哄堂大笑了。他并不介意大家笑什么,他说最高兴的是反正大家是听明白了,因为报告结束后,就有省里的领导找他要资助贫困生。

      2003年底,4名刚走出校门的大学生代表网友建立爱心助学网站,接力助学。当时对网络并不了解的老曾觉得很新奇,也很高兴,他说网络真有用,点一下,就有很多人知道这些需要帮助的贫困学生,以前自己找一名捐助者,就要走老半天,现在,好心人好像是从世界各地都冒出来了。

      2009年7月,我转岗离开了新闻记者这个岗位。老曾还是习惯性地联系我,告诉我又要办一场资助金发放仪式,希望我能去采写。我告诉老曾不当记者了,并把几位记者同事的联系方式提供给他,但头几年,老曾还是会拨打我的手机,告诉我他的资助故事。

      2014年,老曾被评为全国离退休干部先进个人,他晋京出席表彰大会,受到习总书记的接见。我想,老曾当时会不会也想过向习总书记“推销”“推销”他的贫困生呢。

      去年8月的最后一天,曾老病倒。至此,17年间,老曾的足迹遍布全县18个乡镇、300多个村,走访300多所中小学,行程10万多公里,募集3800多万元助学款,使20000多名贫困生圆了上学梦,让成千上万人加入扶贫助学行列,也让这股爱的暖流温暖了无数人的心灵。记得15年前首次采访老曾时,他叫我记得写上这一句话:“还有不少贫困生需要资助,我要继续走下去,直到看不见,走不动,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