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怀念清为先生

    怀念清为先生

      “清为先生走了,昨天晚上。” 妻从家中给我的手机发了短信。而此刻我正出差湖北,急忙中打电话给枫亭文化协会秘书长朱义芳老师求证。确信后我夜不成眠,附近找到一个网吧上网倾诉和寄托我的衷思。

      认识清为先生,是在十几年前,那时我的弟弟在枫亭老家开了一家书店,与妻子开的摄影店只一墙之隔,因为有这个便利,我常常到弟弟店时到处找书读。那时,店里刚好放有几本清为先生著作《枫叶心痕》,因为看着作者是枫亭人,我就怀着兴奋的心情从头到尾认真阅读了一遍,真正感受了字里行间的优美。后来有一天刚好是清为又送书来了,而我则刚来还这一本书,正好遇上了,弟弟告诉我,面前的便是清为先生,于是,在那最初的谈话中,便注定我们拥有的一段文学缘。

      之后,便是特别留意清为先生在各种媒体上发表的文字。

      我是仙游师范毕业的,文学功底不是很好,对于文学的兴趣却很浓,但偏偏我教的是小学数学,平时又钟情摄影,俗话说得好样样通,却样样不精。

      也许是得力于清为先生的文学的熏陶,还是清为先生的鼓励。我用键盘敲出了第一篇来自我们家族的一段传说《林宅,孝子公的传说》,打印后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找清为先指正,第二天我便收到他亲自为我批改的文稿,提出一些修改意见,改后他建议我寄给报社,一周后就见报了。

      再之后,我的作品陆续散见于《莆田文学》《湄洲日报》《莆田晚报》《莆田侨乡时报》等媒体上。

      再之后,我便在清为先生的介绍下加了仙游县作协,进之加入了莆田市作协。

      我曾想在我写到一定数量时也出一本书,那时我一定请清为先生作序,他欣然允许,但这一次他说谎了!

      清为先生退休之后,创办全国第一个镇级文化团体《枫亭文化研究》,他不仅亲自执笔为枫亭的文化鼓与呼,还激起了枫亭民间文化人士的创作热情,挖掘了许多有历史意义的文献著作和民间文化遗产。先生的那份热情,鼓励着我们在文化土壤上前进。

      清为先生的第三本书《聪明花》里的作者相片是我在弟弟的书店里为他现场拍的,这成了他最喜欢的一张相片,是他冲洗最多次的一组相片。《聪明花》出版时我被特邀参加了县文联组织的座谈会。清为先生的作品,文字朴实,清丽,简洁,精短,却意义深刻,不追求离奇的情节,平凡之中隐藏着哲理。从对各种事物的描写和体悟之中,可见拿得起放得下的人生洒脱。清为的书得到了郑怀兴等作家的好评。

      其实在更多的平时我们也是常有走动的,有较多的机会倾听清为先生的教诲,就在去年,我参观了他的书房时看到了他的许多旧照,我建议把所有相片归档,全部翻拍后用数码印刷成一本自家的杂志册,他同意了,于是组织整理。准备印成三本书,在今年的春节,我都排版好了第一本《我的履历》。很快我就把电子底版拷给他的儿子(当时清为在福州),要他指出修改意见后,付印。

      我一直在等,可是等到的竟是这噩耗!

      哀哉!

      我失去的是一位良师诤友!仙游文坛失去了一位值得敬重的引路人!

      痛定思痛,我们将完成清为先生的遗愿,把《枫亭文化研究》这一刊物继续很好的办下去。愿清为先生一路走好!   朱福忠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