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莆田文化的扛鼎之作——《四库全书·莆田文献集成》出版前言

    莆田文化的扛鼎之作——《四库全书·莆田文献集成》出版前言

      

      有这么一个地方,处处仙音飘飘,袅袅不绝,被日本学术界称为戏剧活化石——“莆仙戏”就在这个地方;他们将自己的女神信仰延续了千载,而且传播海内外、扩及全世界,成为女神信仰崇拜的发源地——“妈祖信仰”也是这个地方;敢与千古梵刹比肩,广化寺、南少林,更有三清大殿,国欢妙应、曹山本寂兴化孕育了一代宗师,还有三一教,将儒、佛、道中华文化根本发挥到极致,也是这个地方;而更是这个地方,仅有宋一代就涌现了几百位举人、进士,与当时文化繁荣的江西一省也可比肩,身为江西名人的王安石也叹曰:“兴化多进士”,而登二十四史并入传者近八十人,清至近代名流更多,人文之盛,荟萃于此,辉煌古今,罕有其匹。

      古之兴化、莆阳,今之莆田,滨海邹鲁,古已盛称,更以水果飘香、花卉满地,文献文邦,真乃人杰地灵、华夏奥区也。如果说中华文化是一个百花园,那在这座鲜艳的百花园中拥有各式各样的奇花异葩,而这些奇花异葩的构成,就是一个又一个的地方区域文化、品种类型,福建莆田文化则是这其中独特新奇的一朵。

      作为绽放在东南海滨的一个历史名城,她不仅创造了、传承了对中华版图具有个性的文化符号,而且一直绵延不绝地生长、发展迄至今天,其中“妈祖信仰”、莆仙戏,作为这两大文化的发源地和核心文化区域,已构成文化大观园的奇葩,而南少林、三清殿,则为佛、道文化向南传播之枢纽、表征,如此深邃、广博的文化类型和历史传承,在中华文化版图上,即使底蕴深厚的中原文化,也罕有与之匹敌。在这里,无处不充满文化的气息,处处皆有历史的奇观。

      倘佯在这今人啧啧称奇文化感观,我们不胜感叹,中华文化创造力和内涵是如此的具体而鲜活,一区一宇的文化类型是如此丰富多彩,深深为生活在这东南一隅的人们所艳羡。

      如果说一个奇迹足以让人倾倒,而如此众多的文化奇观及无处不有的文化因子更让人难以致思,千年文化,造就一个真正的文献名邦。“滨海邹鲁”,其实何足以抬爱莆田文化,莆田文化就是莆田文化,虽然没有滨海邹鲁文化那样成为中华文化的核心内涵,但其独创、个性兼备,则足以傲视天下,因此,无论从中华文化全局视野下观察,还是从与各区域文化纵向对比,莆田文化是一个内涵广博、历史悠久、类型丰富、难以类比的文化类型。

      

      探究这文化奇观的深层,更可以发现其内生的真正原因,那就是作为一邑,读书风气之盛,科甲人数之多,在一千三百年科举教育史上堪称奇观。科举本来是一个金字塔,能登于顶者人数极少,而巨大的基座底层才是真正构筑了文化与教育不断深化与巩固的力量。

      在一批又一批的文化名人进入时局、仕途之后,他们驰骋在更广阔的领域,以他们的学识、才华,为莆田,也为中华文化留下了众多的经典和著述,文献名邦,可以说是莆田的历史文化的内核和具像。

      莆田市历史上素有“文献名邦”之誉,人文荟萃,名人辈出,在各个时期勇领风骚,若蔡襄、若郑樵、若刘克庄,均产于此,在国内诸多的区域文化之中,无不以拥有一位文化名人而自豪不已,而纵观莆田,则群星璨出,代不乏人,巨匠并见。一邦众杰,傲视天下。今考明《四库全书》所收莆田文献达三十九种,为福建诸地之冠。所收文献内容涉及经、史、子、集四部,福建现存最早的文学专集为唐徐寅所著《正字诗赋》、黄滔《御史集》,均为莆田人。蔡襄所著传世三种全部收录,而郑樵所著《通志》二百卷,不仅是莆田文献代表,更是中华史学经典。

      今检点《四库全书》,莆田历史名人之作,虽经馆臣简录,而收录品种如此众多,不能不让人叹为观止,文献名邦,名符其实。

      当然,莆田历史文献数以百计,但一直没有结集为编,而较为集中收录者为《四库全书》,先期编辑出版《四库全书·莆田文献集成》,既有利于人民学习、研究莆田文化,也是传承乡邦文献的重大举措,更是莆田文化建设的一件盛事。此举是当代莆田人应尽的历史责任,必将增强莆田人民的自豪感。

      《四库全书》所收,虽仅限有清以前,然堪为经典代表,今都为一集,足以表彰文化名郡,后来有志者续事搜罗,将一郡一邑之典籍聚合成集,则不仅蔚为大观,更为文化创举。

      

      《四库全书》是人类历史上最宏伟的文化工程。这部经乾隆钦定,由三千多位学人,费时十二年,共同参与,网罗了多达三千四百七十种古代文献,总数达八亿字的煌煌巨著,全面见证了中华文明的存在与辉煌,以无以伦比的规模谱写了中华文明的博大精深,更以多元化的内涵和登峰造极的学术价值,衬托了她的价值和意义。

      经国家新闻出版总署批准,《四库全书》影印本作为国家重点出版项目,指定由商务印书馆独家出版。她在被深藏了二百三十多年后,在二十一世纪最尖端的数字印刷技术和造纸技术支撑下,变成为人人可以亲炙并珍藏传世的文化瑰宝。昔日秘藏于皇室禁地的文化国宝,终于得以拂尘而出。

      文津阁《四库全书》出版伊始,不仅受到各级政府的高度关注、支持,也受到了社会各界的广泛赞许,被推誉为新世纪最大的出版文化工程。温家宝总理于二00七年曾以此作为“国礼”赠送日本立命馆大学。

      《四库全书》的文化价值是无与伦比的,影印以供学术研究之用仅及其一端。她的影印出版只是一场规模浩大的文化抢救工程,真正再现、推广才是弘扬中华文化精神,振奋民族精神,促进新时期民族文化建设与繁荣的伟大事业。

      因此,将《四库全书》中的莆田文献集中出版,对传承中华文化,建设文化莆田,具有重大的历史意义与深远的文化价值!梁建勇

      链接:科甲鼎盛 人文荟萃

      莆田市历史上素有“文献名邦”之誉,自古科甲鼎盛。仅有宋一代就涌现了几百位举人、进士,与当时文化最繁荣的江西一省也可比肩,身为江西名人的王安石也叹曰:“兴化多进士”,而登二十四史并入传者近80人,清至近代名流更多,人文之盛,荟萃于此,辉煌古今。

      今考明《四库全书》所收莆田文献达39种,为福建诸地之冠。所收文献内容涉及经、史、子、集4部,福建现存最早的文献专集为唐徐寅所著《正字诗赋》、黄滔《御史集》,均为莆田人。蔡襄所著传世三种文献全部收录,而郑樵所著《通志》200卷,不仅是莆田文献代表,更是中华史学经典。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