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情婢墓(周如盘的故事)

    情婢墓(周如盘的故事)

      在锦江上阳桥北新嶺头上有一堆隆起的土墩,四周杂草丛生,露出一块石牌,苔盖泥封,拂扫一看,上面写着“情婢墓”三个字赫然夺目。看来是座无主的孤坟,真是“独留青冢向黄昏。”

      说起情婢墓,这里有段风流韵事。

      据说,明朝万历年间,莆田清江有个书生姓周名如盘,家境清贫,寒窗苦读。有一年赴京赶考(当年交通不便,士子都是徒步进京),行至福清蒜嶺地界,突遇暴雨来临。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身边又无雨具,结果浑身淋得湿透,竟染风寒。因贫病交困,饥寒交迫,一时晕倒路旁。

      蒜嶺乡间有一黄姓财主,家财万贯,家中养有丫鬟、长工,其中一个小丫头名唤秋娘,年方二八(16岁),长得端庄秀丽,脸如出水芙蓉,眼似闪闪明星,既聪明又伶俐,颇得主娘欢心。这天,雨过天霁,主娘唤秋娘往新厝店仔去采买。她出门走不远路,看到有一个年轻书生晕倒路边。她走上前去想把他唤醒,但碍于男女授受不亲,不敢冒然去扶他,三番两次走上前去,又退回来,犹豫再三。她看这旷野悄无人至,怕青年晕死路边,想起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于是壮起胆,狠下心,上前唤醒那个青年,然后扶他回到主人家里。这家主人看到周如盘眉目清秀,举止温文尔雅,心生怜悯之情,就把他留下延医救治。周如盘当时因赶路汗流浃背,一时被大雨淋透全身,竟得伤风感冒,畏寒发烧,咳嗽不止。当时,乡下缺医少药,偶有专门串户的郎中行医,大都是庸医,因此,一般的伤风感冒,却医治了个把月时间才好,结果延误了科期,未能进京应试。

      病愈后,周如盘想告辞黄家,准备回家闭门攻读,等待下科再进京赴考,名标黄榜。

      小丫头秋娘闻知此事,她告诉主娘说:“周先生是个饱学之士,因病误了考期,现在要回家寒窗苦读,不如把他留下教少爷读书,他也一边教习子弟,一边攻读经史,岂不两全其美。”主娘认为小丫头言之有理,就告诉丈夫把周如盘留在家塾教书。

      从此,周如盘就在蒜嶺黄家当家塾教师。每月束脩(薪俸)八吊钱,食住在黄家,一日三餐就由秋娘姑娘送到学堂。秋娘每天把饭送到学堂放在周先生书桌上,然后帮学生们打扫教室,整理桌椅,她手脚勤快,不一时,把教室打扫干净桌椅整理的整整齐齐。闲下来,有时陪少爷读书,有时站在一旁看周先生授课写字。

      周如盘进京时,只带一领青衫,时日久了,无可更换。青衫穿在身上有些异味,而且污垢不堪。秋娘心怜之。一天夜里,秋娘悄悄地把周先生的青衫取回去拿到溪边浣洗,然后挂在一株龙眼树的枝杈上晾着。天边一轮明月躲在云层后面窥视,她自己站立一旁等候,待晾干后收回去。第二天早晨悄悄地放回原处。如果遇到阴雨天,浣洗之衣不能干,她就穿在自己身上以体温烘干之,天未明仍旧放回周的寝处。一天早上,周如盘穿上青衫没有异味,也不见有污垢,感到惊讶。他心想,是哪个学生帮他洗的呢?但这些公子少爷不可能做这事的,于是他留心注意到秋娘的举动。一天晚上,周如盘提早放学,早早关门,脱下青衫挂在壁上,吹灯灭火,上床假寐。不久,门轻轻被打开了,一条黑影闪了进来,从壁上取下青衫,又悄悄地溜出去。周如盘暗地里尾随到溪边,躲在一棵树后,看她把青衫放在水中搓洗着,感动的热泪盈眶。在这异地他乡有人这样关心照顾他,还是生平第一次,这真是红颜知己呀。于是,周如盘从树后走出,来到溪边向姑娘鞠一躬深表谢意,说:“姑娘如此关心照顾周某,周某无以为报,他日若能名标黄榜,衣锦还乡,定要娶姑娘为妻。”秋娘说:“周先生言重了。这是秋娘应该做的,秋娘不图回报,也不敢有所奢望。”

      有一天,周如盘把自己的心思向这家主人提出来,这家主娘说:“等你高中还乡时,别说你要一个丫头,就是你要我们的心掏给你我们都愿意。

      光阴荏苒,日月如梭,不觉三年科期又到了,周如盘整理行装准备进京应试去。秋娘心里高兴极了,她把这几年的积蓄全都拿出来赠给周如盘作为盘缠。临行时为他送了一程又一程,而一路上千叮咛,万嘱咐,路上需小心,黄昏早投宿,考完早归程,免得家中人挂念。真像一对小夫妻一样临别依依之情。

      苦心人天不负,这年春闱,周如盘果然南宫报捷,衣锦还乡。秋娘得到喜报真像掉进蜜缸里一样心里甜滋滋的,整天笑得合不拢嘴。平时和她相好的女伴纷纷围住她逗笑。她家的主娘也为她高兴极了。她看到这群小姑娘吵吵嚷嚷,高兴地说:“都什么时候了,还有空在打闹。周先生不日轿马就要来到,你们还不把秋娘送回房间去打扮打扮,等待周先生来娶。”

      这一天终于来到,周如盘高中后,告假回乡省亲,轿马已到福清地界,路经渔溪往蒜嶺这边来了。秋娘闻之又羞又喜,赶紧躲进自己的房间里,做起新娘的美梦。俄而,前头的旌旗一直往前,没有在蒜嶺驻足停留,黄氏全家感到惶惑。当时,因日夜兼程,道途劳顿,轿马来到福清县境内,周如盘感到有点困倦,呵欠连声,他交代书吏,轿马到蒜嶺时,一定要通报一声,临到蒜嶺之时,周如盘不觉在轿中睡着了。书吏看了不忍心唤醒他,为此,轿马不曾驻足一直前行,等到行至莆田江口桥尾地界周如盘才醒过来,一问才知道已过蒜嶺多时。周如盘急了,立刻命轿马转回向蒜嶺而去。但是,为时已晚,秋娘是个烈性女子,看到周先生轿马不在蒜嶺驻足,一直往莆田而去,认为周如盘是个忘情负义之人,当年的婚姻之约已成泡影,她感到无颜见人,遂悬梁自尽而亡。

      周如盘返回黄家,看到秋娘自缢身亡,扑在她身上痛哭流涕,无限伤心。他哀其情,高其义,于是把她尸首连同那件青衫收殓入棺,厚葬于锦江上阳桥北新嶺头上,并亲书“情婢墓”三字为志。

      后人有诗记其事:

      (一)宾馆凄凉顾影单,穷途知己古今难。

      悠悠睡过天堪问,冉冉悲来泪已干。

      万里青云空属望,一抔黄土冷相看。

      千里残碣伤心碧,藓蚀苔封恐不干。

      (二)温袍衣蔽客身单,搜箧无衣换洗难。

      衹好寒砧敲夜静,尤癡烘月待朝干。

      三年宾馆甘为役,一第还乡不及看。

      自古红颜多薄命,徒高马鬣向江干。曾广柱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