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人物>一代文宗刘克庄

    一代文宗刘克庄

      □刘玉祥  李福生

      刘克庄(1187~1269),初名灼,字潜夫,号后村居士,莆田城厢人,生于宋朝孝宗淳熙十四年(公元1187年),卒于公元1269年,享年83岁。

      刘克庄出身在一个世族家庭,祖父刘夙,父亲刘弥正,皆进士出身。良好的家风影响与教育,使刘克庄自幼酷爱读书,精通历代诗词,显露出文学才华,正是“少时独步词场,引弦百发无虚矢”。邑人学者宋湖民先生的《南禅室集》一书,收录了《刘克庄年谱》,曰:“公少有异质,日诵万言,为文不属稿,援笔立就。”又曰:“刘克庄以词赋魁胄监,进上庠。公髫龄即随父任受庭训,及冠在国庠;又尝从西山真德秀(名儒)学,所得于父师之教者不浅,故是时已蔚然为文章家。”其先天丽质,家学渊源,加上主观努力,使其小荷才露尖尖角,而名扬里外。

      嘉定二年(1209)23岁的刘灼以祖荫奏补将仕郎,更名克庄,任靖安县(今属江西)主簿。初出仕途的刘克庄,血气方刚,雄心壮志,朝气蓬勃,希望自己能够为国家统一事业建功立业,勃然即兴填下了《贺新郎》词:

      吾少多奇志,颇挪揄玉关定远,壶头新息。一剑防身行万里,选堪南溟北极,看塞雁衔来秋色。

      字里行间,慷慨激昂地表达满腔忠诚、幽咽,为国为民的豪迈壮怀,同时亦也披露一番愤怒之情。但南宋朝廷的统治者,尤其是那些权贵阔佬,昏庸透顶,整日沉醉于杭州西湖歌舞,梦死醉生,偏安一隅,哪有心思去收复中原失地?不仅宋金对峙,而且农民起义频繁,民族矛盾和阶级矛盾相当尖锐。刘克庄与同乡方信孺、王迈等爱国志士结为至交,思图报国。

      嘉定六年七月,父刘弥正(吏部侍郎)死,刘克庄辞官守丧。起复后任福州(今属福建)司理参军,改任真州(今江苏仪征)录事参军,应江淮制置使李珏召入幕。嘉定十二年,因持论不合,辞官,得请宫观闲差。嘉定十七年(1224)任建阳(今属福建)知县。

      宝庆元年(1225)十一月,真德秀罢官回家乡浦城闲居。浦城为建阳邻县,刘克庄投入真德秀门下“以师事(真德秀),自此学问益新矣”,成为真德秀的门生,从此大力宣扬理学。宝庆三年,刘克庄在建阳重修朱熹祠,以其大弟子黄干配祀:又在建阳县学建四君子祠,祭祀朱熹的父亲朱松及朱熹的师友。刘克庄祖父刘夙从学于理学创始人程颐的再传弟子林光朝,真德秀因而称刘克庄“世以正学(理学)传其家”。刘克庄后因所作《落梅》诗为史弥远鹰犬李知孝、梁成大攻击为谤讪朝政,幸得郑清之排解,改任潮州(今属广东)通判,但终于因此而降领宫观闲差。绍定六年末(1233),起用为吉州(今江西吉安)通判,未及赴任。端平元年(1234)正月,真德秀任福州知州、福建安抚使,刘克庄以将作监主簿任安抚使司参议官。同年六月,真德秀被召任户部尚书,刘克庄援例辞官,奉诏回京任将作监主簿本职,同年九月到临安(今浙江杭州)后改任宗正寺主簿。

      端平二年(1235)六月,刘克庄任枢密院编修官兼权吏部侍右郎官,在理宗召见时抨击故相史弥远擅权误国,劝导理宗近君子远小人,虽为理学家魏了翁等称许,然而得罪了史弥远的党羽。同年十一月,曾从龙任枢密使兼督视江淮军马,拟辟刘克庄任督府参议官,后因曾从龙死而未及赴任。次年,中书舍人吴泳传闻刘克庄当初曾遏制他晋升之事,指使其弟御史吴昌裔攻击刘克庄,刘克庄遂被罢官降授宫观闲差。不久,又改为出任漳州知州。嘉熙元年(1237),改任袁州(今江西宜春)知州,御史蒋岘攻击刘克庄任枢密院编修时,与方大琮、王迈三人抨击朝廷处理前皇位继承人济王赵竑事欠妥,刘克庄因而又改授宫观闲差,方、王二人也被贬降,时称“三贤”,徐鹿卿因向他们赠诗也被贬降,太学生为此作《四贤诗》称颂。

      嘉熙三年,刘克庄被起用为江西提举常平公事;同年,改任广东提举常平公事,嘉熙四年初到任;八月,升任广东转运使。淳佑元年(1241)诏令回临安奏事,但受御史金渊攻击而罢召回之命,并再次降授宫观闲差。

      淳佑三年初,一度出任为吏部侍右郎官,又受到濮斗南的攻击而仍领宫观闲差。次年,起用为江东提举常平公事(一作提点刑狱),同年十一月,曾被任为将作监,又改直华文阁,但因“岁旱民饥,艰于择代”而留任原职。淳佑六年七月,召回临安改任太府寺少卿。八月,宋理宗召见刘克庄,赐进士出身,改任秘书省少监兼国史院编修官、实录院检讨官、崇政殿说书。不久又暂兼中书舍人,参与奏罢宰相史嵩之。次年二月,出为漳州知州,刘克庄以母亲年高力辞,改为提举宫观闲差。淳佑八年,又起用为宗正少卿,再辞后改任福建提刑,九月赴任,母死,遂辞官守丧。

      淳佑十一年初,起复回朝,以秘书监兼太常少卿、直学士院,但建议多不被采纳,叹道:“千辛万苦唤得来,又向那边去。”但仍不断升迁官职,十月升起居舍人,又兼侍读。刘克庄纵论国内外形势,批评朝政,认为蒙古军攻占四川,致使“五十四州遂成荡覆,岂非外重而不能御,内虚而无以守”,以致受到御史郑发的攻击。次年正月,出为建宁(今属福建)知府兼福建路转运副使,但郑发认为责轻而再次论奏,同年六月,再次以宫观回乡闲居。开庆元年(1259)贾似道在鄂州(今湖北武汉市武昌区)暗中向蒙古军乞降求和,而以战胜蒙古军闻奏,理宗“以其有再造功,以少傅、右丞相召入朝”。但是,“通国皆不知所谓和也。”南宋中期以后,经历了长期对金朝、蒙古乞降、战败之后,对贾似道谎报战胜蒙古,迫使蒙古退兵,由于蒙古忽必烈汗一时忙于内部事务而无暇南顾,使得贾似道制造的假象在相当长的时期内一直迷惑着南宋朝野,举国上下并不知道贾似道乞降求和的真实情况。

      景定元年(1260)贾似道自鄂州入朝任相,正是在这种情况下,年过七十的一代文宗刘克庄再次被起用。同年十一月到临安后,以起居郎兼权中书舍人,随后又升为兵部侍郎兼中书舍人、直学士院,次年升为权工部尚书仍兼两制,日夜为草诏而忙碌。后人不理解当“时海内顺轨,边患浸舒”情况下人们的欢快心情,当群臣对时相贾似道歌功颂德时,不明真相的刘克庄也参与其中,因此受到后人责难,其情形与当年陆游与权相韩侂胄的关系受后人责难类似。这年(景定二年)八月,回朝不到一年的刘克庄急流勇退,请求致仕,这也许是他对贾似道的面目有所认识以后决定的。同年外调回家乡建宁府(今福建建瓯)任知府,实际是告老还乡,“优游觞咏”,并不多过问府事。景定五年秋,以“目眚”(白内障)致仕。咸淳五年(1269)病逝,享年83 岁,谥文定。积官至龙图阁学士(职)、正议大夫(阶)、莆田县伯爵世称后村先生。

      刘克庄他一生仕途一直不得志,虽然多次入朝为官,但却是屡遭罢黜。这都由于其性格刚正、直言不讳所造成的。理宗绍定六年(1233年),他任吉州通判。次年入京为宗正主簿,旋即又升枢密院编修官,兼权侍右郎官,但他不改其正直秉性。无所畏惧,被心存毒辣、奸女骨的权贵阔佬们所唾弃,屡次遭到罢官。后来总得到正本清源,澄清是非。他长期闲赋乡居,对莆田的社会生活、民俗风情有细腻的观察、较深的了解,并将之反映于作品中。它的不少诗词形象生动地描绘了南宋莆田地区的杂剧、百戏,具有很高的艺术价值和史料价值。使他能够有机会深入群众,接触社会现实生活,了解人民的疾苦,亲身感受到战争和领土的沦落给边境老百姓带来深重灾难。从而使他感同身受,创作出许许多多深刻反映社会实现生活,民生疾苦,忧国虑民,伤时感事,感人至深的诗词作品。

      在文学艺术的创作上,他师从苏轼、辛弃疾、陆游等大师,诗词作品跌宕起伏,以雄健、苍凉、悲壮的豪放风格而著称于世,成为南宋后期最重要的爱国主义诗词家。被收在《明代兴化府志》中的刘克庄几首诗,表面上看去是描写风景物象,实则是借景抒怀,表达心中关爱民生、忧国爱民的思想感情。例如《龙华寺》一首:

      不见层峦与复岩,眼中夷旷似江南。

      烟收绿野连青嶂,树瞰朱桥映碧潭。

      丞相无家曾住寺,聘君有字尚留庵。

      荒山数亩如堪买,径欲诛茅圭一龛。

      又如《夜过瑞香庵》五律:

      夜深扪绝顶,童子旋开扉。

      问客来何暮,云僧去未归。

      上空闻瀑泻,林黑见萤飞。

      此境惟予爱,他人想到稀。

      刘克庄一生政治屡遭挫折,生活上长期颠簸。这非但磨炼了他的思想和意志,而且也开拓了他诗词创作的广阔天地。他早年受业于名儒真德秀,并以“学贯古今,文追骚雅”而为真氏所赏识和荐举。他的诗“溶合晚唐姚合、贾岛、许浑等家为一体,亦有专学李贺而精妙的”。他的诗词大量充满爱国主义感情之外,还有一些作品,抒发生活中的喜怒哀乐,抑或描写身边的自然景物,借景抒情,托物言志,表达深邃的内心世界,并无情地揭露社会矛盾,同情贫苦百姓。既有深刻的思想内涵,又有较高的艺术水平。清代学者刘熙载认为刘克庄词“旨正而语有致”。清学者冯煦认为,“后村词与放翁、稼轩,犹鼎三足。其生丁南渡,拳拳君国似放翁;志在有为,不欲以词人自域似稼轩”。并又说其词“伤时念乱”,“宅心忠厚”,“胸次如此,岂‘剪红刻翠’者比耶”?精辟而中肯的评价,恰如其分。

      刘克庄是南宋陆游、辛弃疾之后最著名的爱国诗词家,创作了大量悲壮激昂的爱国诗词。传世著作《后村先生大全集》,共196卷(其中包含5000余首诗,200余阙词,4卷诗话和多篇散文)。他的诗既吸收了唐代名家的风采,也继承了南宋前期的爱国诗人陆游的风格,反映现实,雄伟豪放;与苏轼、辛弃疾等人形成了一个风格雄健,影响广泛的豪放派。他继承了辛弃疾的革新精神,同时又发展了词的散文化、议论化的特点。同时还是南宋后期的一位贤臣。他爱国爱民,为人正直,为当时的学者所敬仰,为后人所传颂。宋末文坛领袖,辛派词人的重要代表,词风豪迈慷慨。在江湖诗人中年寿最长,官位最高,成就也最大。晚年致力于辞赋创作,提出了许多革新理论。他晚年趋奉贾似道。谀词谄语,连章累牍,为人所讥。但他也曾仗义执言,抨击时弊,弹劾权臣。胡适先生在其所着的《白话文学史》说过,刘“有悲壮的感情,高尚的见解,伟大的才气”。林希逸《后村先生刘公行状》说当时人“言诗者宗焉,言文者宗焉,言四六者宗焉”,在南宋后期号称一代文宗。

      据史料记载略知晓南宋词人刘克庄的坟墓就坐落在延寿溪西畔的马坑山上,但没有走近观望。这位词人故居便在六城门东岩山之东南麓的北校场内。历史沧桑,时光流逝,那里已经是解放军九五医院病房区,其后裔散落在荔城内外无处寻觅。

      诗方面,刘克庄是个多产作家,作诗约5000首,数量之多在宋代仅次于陆游,是南宋末年,也是当时江湖诗派中最著名的。他所处正是南宋末年的危亡之际,爱国之情溢为诗词,“忧时元是诗人职,莫怪吟中感慨多”,正是他的自我表白。当史弥远杀害主张抗金的权相韩侂胄向金乞降求和,于嘉定元年(戊辰年,1208)完全按照金朝的要求,增加岁币并出“犒军银”300 万两订立“嘉定和议”后,当时还未入仕的刘克庄在《戊辰即事》诗中写道:“诗人安得有青衫,今岁和戎百万缣。从此西湖休插柳,剩栽桑树养吴蚕。”在《梦丰宅之》诗中更对爱国人士称颂:“老犹奋笔排和议,病尚登陴募救兵”“残胡仍在王师老,宝剑虽埋愤不平”。

     

      刘克庄早年与四灵派翁卷、赵师秀等人交往,诗歌创作受他们影响,学晚唐,刻琢精丽。他与江湖派戴复古、敖陶孙等也有交往,自言“江湖吟人亦或谓余能诗”(《跋赵崇安诗卷》)。“江湖社友犹以畴昔虚名相推让”(《刻楮集序》)。他的《南岳稿》曾被陈起刻入《江湖诗集》。但他后来不满于永嘉四灵的“寒俭刻削”之态,也厌倦了江湖派的肤廓浮滥,而致力于独辟蹊径,以诗讴歌现实。所以他的诗终于摆脱了四灵的影响,成就也在其他江湖诗人之上。他一生“前后四立朝”,但时间都很短暂,多数时间被贬斥出守外郡,这样便扩大了眼界,接触社会面较为广阔,诗歌内容亦随着丰富起来。南宋后期,政治更加黑暗,国势江河日下,金人占领的淮河以北地区始终不曾收复,又逐渐受到崛起漠北的蒙古的入侵。作为一个关心祖国命运而又在政治上屡受打击的诗人,他只有“夜窗和泪看舆图”(《感昔二首》),感慨“书生空抱闻鸡志”(《瓜洲城》)。他有不少诗歌抒发忧时的孤愤:“忧时元是诗人职,莫怪吟中感慨多。”(《有感》)他痛心国土沦陷((《冶城》),悼惜大好河山遭受践踏破坏(《扬州作》),同情遗民的悲伤(《书事二首》其二),关怀战士的疾苦(《赠防江卒六首》)而向往于祖国的统一(《破阵曲》)。对于南宋王朝依靠“岁币”换取苟安的妥协投降路线,他极为愤慨(《戊辰即事》);对于文恬武嬉的腐败现象,他也作了深刻的揭露。如《绳伎》、《闻城中募兵有感二首》。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他有一组以边防为题材的歌行体诗歌,明显地模拟中唐“新乐府”,反映了人民的痛苦辛酸与统治者的奢侈骄横,具有很强的现实性。其中《卖炭图》叹息:“尽爱炉中兽,谁怜窑下人”,与白居易《卖炭翁》也极其相似。他对陆游 、杨万里很推崇,自述“初余由放翁入,后喜诚斋”(《刻楮集序》)。他晚年的不少诗活泼跳脱,就深得杨万里“诚斋体”的旨趣。可是他学陆游不免才力不逮,学诚斋又不免流于质俚浅露,因而其诗瑕瑜互见。他的《后村诗话》和一些论诗文字提出过一些很有价值的诗歌见解,比如批评当时贵理学而忽视诗歌特性,把诗写成押韵的语录讲义的风气,《后村诗话》论诗较能注意联系史事及作者生平。但他也有《先儒》一类语录式和《题何秀才诗禅方丈》一类颂偈式的诗歌,而且应酬叠和之作太多,率尔成章,不免疏于辞采,缺乏性情。“晚节颓唐,诗亦渐趋潦倒”(《四库全书总目》)。

      刘克庄是最早的《千家诗》编选者, 他的《分门纂类唐宋时贤千家诗选》曾作为《四库全书》未收书编入《宛委别藏》。然而刘克庄的《千家诗》并非启蒙类读物,,后来广泛流传的《千家诗》,多题为南宋谢枋得选注、清王相增补修订。

      词方面,刘克庄还是南宋后期最有成就的豪放派词人,推崇辛弃疾、陆游,对辛弃疾评价尤高。称赞辛词“横绝六合,扫空万古,自有苍生以来所无”。刘克庄不仅与辛弃疾词风相似,而且同样充满爱国主义与忧国情怀,如在《沁园春·梦孚石》词中叹道:“叹年光过尽,功名未立;书生老去,机会方来”;“披衣起,但凄凉感旧,慷慨生哀”。而反映抗战的《贺新郎》(实之三和,有忧边之语,走笔答之)词中,更惊呼国势危急,“国脉微如缕”,激励友人投笔从戎,“闻说北风吹面急,边上冲梯屡舞”;“快投笔,莫题柱”。即使被后人称为阿谀贾似道的诗词,也多出于爱国忧民的情怀,如《凯歌十首呈贾枢使》诗中,歌颂抗蒙将士,“残党分兵尽扑除,游魂多不返穷庐,肃清执至龙颜喜,又奏淮西有捷书”。《汉宫春》(丞相生日,乙丑)词中也说:“但管取三边无警,活他百万生灵。”这些都是在“时海内顺轨,边患浸舒”,而不知道贾似道暗中向蒙古乞降求和的真实情况下写出的。

      他的词以爱国思想内容与豪放的艺术风格见称于时,在辛派词人“三刘”(刘克庄、刘过、刘辰翁)中成就最大,甚至被认为“与放翁、稼轩,犹鼎三足”(冯煦《宋六十一家词选例言》)。 

      刘克庄的词,不同于周密、王沂孙、张炎等人在南宋末年的无可奈何中的自我封闭,忘情山水风月,而是充满对国家前途的忧患。比如他的《贺新郎·跋唐伯玉奏稿》:宣引东华去。似当年、文皇亲擢,马周徒步。殿上风霜生白简,下殿扁舟已具。怎不与、官家留住。古有一言腰相印,谁教他、满箧婴鳞疏。还笏退,不回顾。新来边报犹飞羽。问诸公、可无长策,少宽明主。攀槛朱云头雪白,流落如今底处。但一片、丹心如故。赖有越台堪眺望,那中原、莫已平安否。风色恶,海天暮。词人对那些尸位素餐的官僚们,是深深地失望的。词中所说的“朱云”,是汉成帝时槐里令,曾上书请斩佞臣安昌侯张禹。成帝大怒,欲诛云。朱云不肯就范,两手紧紧攀住殿前的栏杆,奋力挣扎,竟把栏杆折断了。事后,宫廷总管带人要来修补被朱云折断的栏杆,汉成帝说:“不要换新的了,保留这根栏杆的原样,用它来表彰直言敢谏的臣子。”“但一片丹心如故”,是说朱云,大概也是作者的自我表白。

      刘克庄的词,有些风格较疏放,近似辛弃疾,比如《沁园春·梦孚若》:何处相逢?登宝钗楼,访铜雀台。唤厨人斫就,东溟鲸脍;圉人呈罢,西极龙媒。天下英雄,使君与操,余子谁堪共酒杯?车千乘,载燕南赴北,剑客奇才。饮酣画鼓如雷,谁信被晨鸡轻唤回。叹年光过尽,功名未立;书生老去,机会方来。使李将军,遇高皇帝,万户侯何足道哉?披衣起,但凄凉感旧,慷慨生哀。与辛弃疾词的纵横跌宕有相似之处,但较辛词粗疏,这也是刘克庄词不如辛弃疾的地方。此外,像(鹊桥仙)、《乡守赵寺丞生日》要求“更将补纳放宽些,便是个西京循吏”,以词为民请命,在别的词家中这样的作品是不多见的。刘熙载注意到刘克庄不屑于剪红刻翠,认为“后村(贺新郎)《席上闻歌有感》云:‘粗识国风《关雎》乱,羞学流莺百转,总不涉闺情春怨。’……意殆自寓其词品耶?”;“纵横排宕,亦颇自豪,然于此事究非当家”(《四库全书总目》)。这是偏颇之见。实际刘克庄也不乏清切婉丽之作,如咏海棠的(卜算子)、咏舞女的(清平乐)等词即是。其缺点在于有的作品思想内容比较消极颓丧,语言过于议论化、散文化。应酬的寿词太多,亦是一病。

      散文方面:刘克庄在诗、词之外,尚有不少赋、骈文及散文着作,其形式上短小精悍,文义意味深长,读后教人回味无穷。纪昀等人认为他的文章“文体雅洁,较胜其诗,题跋诸篇,尤为独擅”(《四库全书总目》),而在当时则以表制诰启见称(林希逸《后村先生行状》)。刘克庄生前曾自编文集,嘱林希逸为序,继有后、续、新三集,其季子山甫汇为《大全集》200卷。《四部丛刊》收《后村先生大全集》196卷,系影印抄本等。刘克庄还是南宋最有成就的诗词评论家,所著《后村诗话》论诗兼评词,“论诗则具有条理”,“采摘菁华,品题优劣”,“迥在南宋诸家诗话上也”。

      刘克庄是南宋的大词家,也是全宋诗的“殿军”人物。大学者胡适说他:“晚年更巍然,为当时一大宗臣,他的行状所谓言诗者宗焉,言文者宗焉,言四六者宗焉。”可见他在南宋文坛的崇高地位。由于他屡次被贬,使他有机会接近平民百姓。他的文字才华在人民群众中埋下扎实的根基,无形之中被人称为“江湖派诗人”中的佼佼者,或称为“江湖派领袖”,乃当之无愧的。

      一代文宗刘克庄不仅影响了一代文坛,流芳百世,而且对莆田“文献名邦”、“海滨邹鲁”的称誉,颇有建树,贡献巨大,是莆田历史上文学的一面旗帜。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