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飞钱巷陈可大奇遇

    飞钱巷陈可大奇遇

      陈可大(1092-1179年),字齐贤,仙游古代达官彦硕中知名度较高的一位。他生前的官虽不大,但一座南门升仙桥的传奇故事,千百年来有口皆碑;一座可大祠的长盛香火,使他成为仙游人心中的一尊偶像和一个传奇式人物。而且他的每一个传奇故事几乎都与九仙灵验有着某种不可思议的联系。

      传说陈可大1109年中举前,为了问卜前程,按家乡习俗与学友一道上九鲤湖祈梦。梦中得何大仙赐句曰:“前人种树后人荫,前因后果报分明,来日青云通天阙,种桃道士指湖心。”于是他把仙人所示领悟在心,深明“种桃道士指湖心”之禅机奥理,更坚定了“事在人为,业果有因,天心如镜清如许,为有活源清水来”的自信心。他似乎一下子明白了他母亲平生所积之德,所行之善的良苦用心,不正是九仙所劝奉之宗旨?母亲的每一个善举懿德不就是以身作则之楷模?

      提起陈可大的母亲,自是当时仙游人心目中的神圣女性,可谓家喻户晓的活菩萨。在她身上演绎的“飞钱”传奇,更使人刮目相看,敬称她为“飞钱妈”。这“飞钱妈”朱氏是富人陈汝器的妻子。她为人很有同情心,乐于行善积德,认定人是“善恶终可报,业果在人修”的。所以平日里以助人为乐而名闻遐迩。有一年,春夏水火旱涝之灾接踵而至,多少人家颗粒无收,扶老携幼,流落街头行乞度日。朱氏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请家族亲人为她帮忙,在街头支起十口大锅赈济灾民。消息传开,四面八方的饥民都涌到城里接济充饥,朱氏毫无怨言地倾其所有救济饥民,最后把所有家当也卖光了。本是殷实富户,转眼间落得一贫如洗。据说这时,作为一方神圣的九仙察知其情后,报与观音菩萨,深得观音赞赏。于是,观音便化成一老乞婆向朱氏讨乞。当时朱氏已是家徒四壁,两手空空,只能连声道歉。可老乞婆追乞不放,朱氏只好坦露身上唯有一条缠脚的带子,确已一无所有了,而老乞婆偏言她也正需要这条带子!朱氏只好转身回屋解缠脚带给老乞婆。就在她转身之间,金银财宝如蝴蝶般翩然而至,叮叮铛铛,纷纷落满厅堂上。当她再回转身时老乞婆已不见了。朱氏马上意识到这是观音在赐福于她,但九仙幕后所为,她老人家也就不知其详了。从此后,人们就呼朱氏为“飞钱妈”,她所住这条巷便称为“飞钱巷”,直到现在还沿袭其故保留其名。而陈可大从九仙赐梦句中,解读了此中缘由与玄机,自然也更由衷敬佩九仙之风范与高明了,同时也参悟了“万事缘由赖造化”的天地大道。他时时铭记九仙教诲,不忘“飞钱”遗风。像他这样具悟性慧根的学子,果然如九仙所示“青云通天阙”,中举与登第一路顺风,水到渠成。政和二年(1112年),可大登龙虎榜,随即被朝廷授为熙州司户。宣和元年(1119年)改任广东潮州教授。这期间他以兴办地方教育为己任,大办学校,广招生员,为地方培育人才奠定良好基础。宣和七年(1125年)八月,转通功郎任漳州工曹兼右狱推勘。当时,江九等5名罪犯向可大行贿以求轻判,可大不受贿赂,查明真相后判以重刑。龙岩县有7名已被判死罪的“强盗”,鸣冤叫屈。可大查明确属无辜,遂改判释放,因而被人称为神明。靖康元年(1126年),调知长乐县兼县尉。他能热心策划发展农业,兴修水利,兴建多处陂塘灌溉农田,还兴办学校。县人特立“陈公齐贤碑”,纪念他的德政。绍兴四年(1134年),知肇庆府(今广东肇庆市)。在任肇庆知府期间,陈可大能以德施政,执法如山,刚直不阿,宽猛相济,恩威并重,很快地整肃地方,博得万民钦仰,有口皆碑。尤其是在他到任当广东肇庆太守之时,夜间梦中何仙老大示意“来日公宴厨司放毒,逃生从鸡肉生葱上记之”。果然,宴上厨司端上那盘鸡肉生葱为记的菜肴上桌,可大不去食用,用碗覆盖上去,至第二天肉葱如生不腐。据说,食此有毒食物不死而得怪病,而这州府之中只有一个医生善治此病,并靠此而致巨富。可大探出其中奥妙后,装作不知,不去追究而以治疗怪病为名,请此医生开方调治,并以此为契机,用堂堂新任太守之身份,开导其深明大义,并用巨资向其赀求秘方,而后印发民间施用,使全民受惠,地方病患得以根除,万民称快。当时肇庆端溪盛产石砚,除进贡朝廷外,地方官吏加收以献权贵,加重民众负担。可大上任后,以旧镇库石裁式相同的石砚进贡,不加收取,减轻了民众负担。那时,肇庆府百姓深受多方祸害,可大设法予以免除,民心大快,自己两袖清风回故里。当地百姓感其恩德,建生祠肖像供奉他,敬若神明。

      也就在他任肇庆太守期间经历的一次终生难忘奇遇,更加使他对九仙顶礼膜拜。其时值宋高宗下旨要他潮州催粮草运八军州粮船,赴淮甸交接供给赈济,船过潮州湾时,遇上狂风巨浪,当恶浪盖顶粮船将翻之际,他忽然心头一热,念起仙偈“青云通天阙。道士指湖心”,瞬间一阵香气袭来,只见何仙乘紫云降落樯帆上,俄而,风平浪静船又稳如泰山。从此,他甚感九仙功同再造,更加信奉“问心无愧,天有良佑”的人生哲理。

      绍兴八年(1138年),他回家乡时遇木兰溪水灾泛滥,渡船风险极大。他决心与众兄弟合议,以身作则倡建南门桥,造福桑梓人民。这一倡议,立即得到四面八方群众的热烈响应,不到三天,就有三百六十人赶来参加建桥。当时,正是隆冬季节,大家干劲冲天,跳进溪里挖基下桩,进程非常迅速,数月间十八个桥墩就已立起,可是春夏之交,一场千年不遇的洪水如猛兽突袭,把桥墩全卷掉了。人们都说这有恶蛟作怪。于是,陈可大又虔诚祈祷九仙佑助。九仙得悉后,即刻请求张克勤真人与观音菩萨设法驱妖镇浪,以早日建成大桥受益人民。正当恶蛟兴风作浪,大家望溪兴叹之际,忽然云间一声霹雳,霞光万丈,只见黑脸张公在云端神剑一挥,恶蛟即刻腹裂脑炸而毙命,至今那斩妖剑痕犹深嵌桥下巨石中。大家兴高采烈地庆祝除妖,再奠新桥基。可这时,正是立秋处暑之酷热季节,几百人干得热火朝天,却无奈热得汗流浃背,口渴难忍,不多久中暑的接二连三。陈可大正在焦急无计可施,忽见身后有一老妪端一碗香喷喷的绿豆汤请众石匠喝,陈可大见状极为感动地劝老妪,言其献碗汤“虽心意可嘉,而如同杯水车薪,难以济急,还是老妪自喝好了”。哪知这老妪却执意要石匠喝,并说单凭她这一碗就够全场数百位师傅喝个够,若喝不够她愿献出所有家财给他们供养伙食所需。石匠们试着喝,果真大家都来轮流喝,还绰绰有余,直到度过酷暑大桥竣工时,老妪却倏忽间化作祥云一朵,飘然而去。至此,大家才恍然大悟,原来又是观音化身前来佑助大功告成。第二年(1139年),南门桥建成之日,他在桥南建张公庙,在桥北建观音亭,春秋祈祭这二位真人、菩萨。为了纪念这二神与九仙的默契协作的垂天大功,陈可大特号南门桥为“升仙桥”。千年来,这座桥几经沧桑变幻,多次重修,而今风韵犹存,列入县级文物保护。

      建造“升仙桥”后,陈可大又紧接着捐资并带动众亲友重建县学(今文庙),并用余款买下35亩良田作为奖学贴用之“学田”,年所收之数十石粮,翻作县学费用,扶持鼓励上进之士。从此以后县学人才辈出,士子济济,接踵登第,至今犹传佳话。

      陈可大的一生诚如九仙梦示,勤廉为政,行善积德,世泽绵长,自身处世官至朝散大夫,累募中大夫,享年88岁,上寿善终,成一代楷模,千秋典范。而其后世人文蔚起,代有英才,以其“飞钱”一脉,繁衍昌盛,自属仙游望族,影响深远。(陈德铸)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