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童年的黄瓜岛

    童年的黄瓜岛

      □沈国辉

      我的外婆家在黄瓜岛,记得小时候我许多时间都在外婆家,小岛在我的心中留下了难以磨灭的印象。

      黄瓜岛不大,面积还不到1平方公里,岛上最高的山头海拔也不超过30米。景色谈不上怎样秀丽,但造化神奇,海岬错落,整个岛俯瞰竟像一只振翅的蝙蝠。黄瓜岛上很少蚊虫,按老人家的说法,黄瓜岛就是蝙蝠穴、蚊虫靠近不得。这一点有多么重要,也许,是你意想不到的。

      上苍对黄瓜岛的最大恩赐是沃口,小岛的四周都有很好的锚地 ,朝南的沃口有东堤和西堤。建设于五六十年代的两条海堤是黄瓜岛的门户,像母亲伸出双臂迎接儿女归来。记忆中的沃里总是密密麻麻地停满了渔船。

      黄瓜岛人丁兴旺,加上在外的人口应该超过一万多人了,现在这弹丸之地户籍人口还有六千多,逢年过节,人们从四面八方回来,汇到一起,挤都挤不过去,人口密度实在是太大了。

      童年的黄瓜岛就一直是人山人海,岛上的土地几乎都建成了房子,屋宇延绵,只有巷子,没有路,甚至没有多少地盖厕所,这件事一直都是黄瓜人的尴尬。但正是这种稠密,使小岛人声鼎沸。拥有了城市一般的喧嚣。说实话,小时候对黄瓜岛的向往正是源于这一点。在我的心目中,黄瓜岛像城市一样热闹。到了黄瓜岛就像是到了城里!

      也许你会说:不会吧?但是许多时候,黄瓜岛真的比城市还热闹。比如说渔汛季节,渔汛到了,海岛就成了不夜城。一天里都有两个满潮和低平潮。小时候,海度特别好,发海了,渔民一天会到海里捞四次网,这中间每次就相隔六个小时。沙滩上人来人往,码头上似乎永远都围满人。潮水来了,一艘船一艘船首尾相衔出海,海面上,船风浩荡,船只像走马灯一样,一条条船你追我赶,逶逶迤迤,似乎硬生生连成一条马路,一直远到大海深处。遇上没风的日子,摇橹的号子此起彼伏,有的渔船拉开比赛,喝彩声一阵高过一阵,海面上就像赛龙舟一样热闹。捞完网,渔民为了鱼虾新鲜,又急急往回赶,争优恐后蜂拥而归。

      岸边会有许多孩子跑来跑去,比眼力,看船帆辨认渔船,赌上心爱的小铁片。准备帮忙挑货的女人带着大大小小的篓,扎着堆嬉闹。渔船靠岸了,男人们尽管眼里布满血丝,但一个个力大无穷的搬着鱼箩。忙完活的人们会匆匆端上饭,黄瓜岛的人不在屋里吃饭,用一个大碗叠上小碗,走到海边汇入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一边吃,一边互相问着事,海岛的人嗓门粗,一开口声音特别大,整个岛乱的像一锅沸腾的水。

      记得那个时候有个渔业社,这里有两条围缯的机帆船,大概也不到20吨,可是太神气了。它涂着海军蓝,船头高高扬起,那时候沿海还没通电,机械显得十分神奇。它的动力轰鸣起来,在寂静的海港特别清脆。我们本来玩着游戏的孩子也会像触电一样涌到土堆头,看着它烟囱上青烟随着马达突突地冒起。船身一阵颤动,起重机轻松的卷起铁锚,然后汽笛鸣了起来,船首水花荡漾开来,机帆船劈开水面,骄傲的扬长而去。这个场景多少年来一直牢牢地印在我的脑海。

      当它回来的时候,一般船仓都装满了鱼。吃水线常常都埋到水里,当汽笛声再次传来,许多人都会涌到码头,如果看到船杆上挂着红旗,渔业社的人就知道这是满载而归,这是又一次大丰收了。岸上就会有许多人放起鞭炮。

      那时的鱼可真多呀,整个岛房前屋后能见到阳光的地方基本上都晒满了鱼,鱼腥味飘满了小岛,要是别的地方,不知道会有多少苍蝇蚊子,蝙蝠穴的小岛依然没有蝇虫横飞,这不能不让人们感激上苍的恩宠。

      作为渔村,作为海岛,丰收后一定还有一个事,那就是做菩萨戏。黄瓜岛演戏要请就请莆一团或者黑三团,不差钱。不是顶尖的剧团还不请。演出时可真是热闹非凡。戏埕早几天就被人占了,周围的屋顶、围墙、树干都会爬满人,孩子们就在大人的胯下转来转去。黄瓜岛戏骨不少,而且是骨灰级的。我们听说过台上有个演潘仁美的演员因为把奸臣演绎的太坏了,惹得一个渔民性起,爬上台撸起拳头就把他揍了个七荤八素。我后来还听说,有的观众往坏人身上扔鸡蛋,扔水果,甚至扔石头。不过,也有一些善良的老奶奶为忠良能否躲过灾难紧张的透不过气,或者为好人的悲惨遭遇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孩子的影响更大,那时每个家庭都有许多孩子,他们早就准备好了枪呀剑呀,一场戏后就会有无数的常山赵子龙,混世魔王程咬金,还有杨家将,岳家军,梁山好汉,就是戏都演完了他们还会斗上好几天。当然最温馨的是一些青年男女,他们一起看戏,然后因戏入戏,结识而相爱。

      这些盛况哪会比城市逊色啊,当然城市大,大事被稀释了,但乡下小,一件喜事常常吸引了全村人。

      后来,我离开了黄瓜,去过海读书,但寒假和暑假还是一定要去黄瓜岛。因为长大了,因为识了字,我对黄瓜岛的认识也更深刻了,我感觉到了它骨子底里奔涌着一股巨大的力量,这是黄瓜岛真正的血性:上进、拼搏、无所畏惧。

      妈妈告诉我,解放前黄瓜岛一带经常有海匪渔霸,抢杀掠夺,害人无数。那时候有一批青年人挺身而出,决心为乡亲过上安宁生活而战。他们不怕牺牲,不屈不挠,英勇斗争,我的外公就是其中的一个,他们后来找到了组织,在党的直接领导下,又经过多年艰苦卓绝的奋斗,最后终于取得了胜利,这是一个英雄岛。

      革命精神就这样融入了海岛,锻造了小岛的了灵魂,一代又一代的黄瓜人就是踏着这些前辈的光辉足迹成长。

      人黄瓜岛的男人好像生来就是天不怕地不怕,我发现我身边的许多男孩小时候都与众不同,黄瓜岛最不缺的就是探险故事,每一个男人都经历过大海的生死考验,许多事情都像天方海潭一般,比如白演洋遇台风,比如捞到的鱼载沉了船,比如爬到六七丈高的桅干插桅尾旗,比如渔民的手被虎鱼打中……黄瓜岛的小孩就是听着这些故事长大的。他们还是光着屁股的小屁孩时就开始浸到海水里学游泳,学蛙泳,学蝶泳和仰泳,最多的人喜欢学潜水和踩水,胆大的还会游到沃外,迎风斗浪,自小就有一股征服自然的豪情。

      我曾经跟一群大孩子一起去过哆讨小海,这是一堆退潮才会露出水面的礁石,我们摇着船去,到了哆上,有的人去捡螺,有的去摸螃蟹,有的去围沪抓鱼,有个小朋友回来说,潮水退得很快,小船搁浅了。我们的老大说不怕,正好抓土龟,我们按他的计划,一直等到天黑,等到月亮升起来,这时候一直深藏在礁石底下的小动物纷纷爬出来,贪婪的吮吸露水,大家已经很饿了,但这时哪里顾得上饿。时间已经很迟了,但就连大人好像也不管这群小孩,我本来害怕船底会不会顶出个洞,回不去啥办,但那些孩子浑不当回事,我最后居然把这个担心也忘了。大家就是忙着捡呀,抓呀,装呀。就是这样一群十来岁的臭小子,我们最后居然捡了几大篮的海货。上船时,大家发现船底果然被顶了个洞,海水往船舱里涌,老大脱了背心堵住洞,其他几个孩子用司括把水倒出舱外,好像没事似得,摇船往回走,一路上放开喉咙唱着歌,比大声……这是怎样的一群小孩啊!

      黄瓜岛的上进,最需大书特书的一笔还在于孩子们会刻苦读书。小时候外公家有许多的书,很多小孩会聚在外公家看小人书,舅舅经常会带我去学校,校长是一个非常和蔼的长者,学校学风非常浓郁,孩子们读书非常用功,体育课也抓得很紧,黄瓜岛现在出了许多领导和名人,他们活跃在社会上各个舞台,成为了一方的顶梁柱,也许这是因为他们都有一颗黄瓜芯。

      我童年的故乡,我是多么的想为你做点事啊!赶上国家重视建设海岛好时机,我们己经动工建设跨海供水和环岛海堤等工程,海上施工非常辛苦,但不管有多么辛苦,我都会珍惜这些报效故土的机会,甘之如饴!

      在工程施工中,我有机会更多地掌握附近海况,发现黄瓜岛还蕴藏着更大的机遇,那就是可以开发北面的后青。后青扼兴化湾咽喉,水深港阔,航道畅通,可建成巨无霸深水良港。黄瓜岛距离大陆不足3公里,建桥即可与滨海大道相联,可形成东南沿海又一个重要港口。

      再看看黄瓜岛的地图,这何至是一只小小的蝙蝠,这分明就是一本摊开的大书,这上面将书写出怎样的传奇啊!黄瓜岛的奥妙,也许,我们还仅仅是略懂一二呢!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