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宁海初日

    宁海初日

      □简梅

      人们对于美总是怀揣着无尽的神往,加之对于故土的依恋时常会使美生发出别致的风采,并在世代吟咏中赋予美:更为饱满、深蕴的精神魅力。清代邑人林尧英,在遍览兴化情韵之后,用他饱含深情、智慧、点字成金的笔触与目光深远的蘸描,绘下“莆田二十四景”,使“文化灿烂、名人相继、群星耀闪”,时有“一邑半榜”之誉的莆阳“文献名邦”更为名重天下;时至今日,二十四景的大部分景观依旧焕发着独特的美,给予今人无限的怀思,并引以为傲。“宁海初日”是其中的一景。

    1.jpg

      宁海桥,又名东际桥,俗称桥兜桥,位于莆田市涵江区白塘镇镇前村与荔城区黄石镇桥兜村之间,地处木兰溪入海口,为旧时北上莆田、福州,南下泉州、厦门的必经之地。始建于元统二年(1334年)。在未建桥之前,宁海桥这里为宁海渡,系溪海汇集之处,潮大流急,水天茫茫,百姓来往都要乘船摆渡,十分不便,而且极其危险。而桥北岸古时名宁海镇,所以桥名宁海桥。而这笔建桥的功臣就永远铭刻下一个人的名字——龟洋寺高僧越浦。

      相传,某日,越浦来此渡口要去南洋化缘,亲眼目睹海面狂风大作,船翻人亡的惨景,十分不忍,恻隐之心油然而生,决心募捐建桥。他一边募捐,一边在宁海渡北岸创建吉祥寺为龟山寺下院,作为建跨海桥的落脚点,至今涵江流传一句口头禅:“未有宁海桥,先有吉祥寺”。但洪涛激流,要修建一座跨海桥,实非易事。等到募捐足够的财物,万事俱备,民众们欢喜雀跃,可以想见当年宁海渡旁肩挑背扛,百舸争流的劳动场景,眼见一墩墩的桥墩在海中屹立,越浦心中暗自欣喜。突然有一日,天上乌云密布,海面狂风大浪,加上雷雨交加,洪水滔滔将越浦与民众多年的心血毁于一旦。高僧越浦并不气馁,他立志要为众生搭建来往的平安桥,于是,发动全寺寺僧走遍八闽大地继续募捐资金,并聚集无数工匠考察地形地貌,总结经验教训;他还亲自到泉州开元寺请教主持,参观闽中典范跨海大桥——洛阳桥,吸取洛阳桥的“筏型基础”“种蛎固基法”的建筑技术。第二次再动工时,他决定把桥址向后移动,选定较好的地质,把桥墩造成船形,使之经得起海水涨潮和退潮的冲击,再利用浮运架梁法,终于历经十六载的艰辛和苦心,至正十年(1350年),宁海桥终于建成了!

      但造桥工程十分艰巨,一则花钱多,二则时间长;在造桥过程中,难免出现一些不随人意的事情:比如造桥工场上有人偷材料,寺僧有的外出募捐不出力想溜走,也留下一段传说:只见高僧越浦用手指作笔,用海水作墨,在吉祥寺的石柱上写下对联劝善:“施我物必昌偷我物必殃,入吾门不贫出吾门不富。”说也奇,越浦的字犹如石匠刻在石柱上一样,入石三分,民众和众僧都感到惊奇,自此,工地的材料无人敢偷,众僧无人敢离开吉祥寺。那日,我慕名去了吉祥寺,依稀见到石柱上深嵌的字样,但已经被风化成模糊根本辩不清的字迹。想来,民间质朴的故事传奇历来是口口相传,表达出人们对造福百姓的人的尊敬与爱戴,特别耗时耗力、又极具波折而建的造桥工程,令先民们感恩戴德,因此总是赋予传说善的美好,弥补人的力量所不足,起到压胜的作用。如今,故事依旧流转,给当地留下了津津乐道的人文景观。

      桥面两旁有石扶栏,望柱头立雕着姿态各异、线条简朴的石狮,狮子两两相望,似乎侧身在倾听着海浪。桥的北端,立着高约3米、戴盔披甲、双目圆睁唇须微翘,手执长剑的护桥将军石像二尊,系明代雕造,虽经几百年风雨沧桑,风采依旧,年轻的显得谦恭儒雅,年老的威武雄壮,体现了古代能工巧匠高超的雕刻艺术。桥的南端本来一样立有二尊护桥石将军,但在抗日战争时被炸弹击中,后又在“文革”动乱时损毁,如今有部分存放于桥边的寺庙中,现系依样重新雕造。北端的石像本来也难逃厄运,但由于桥北镇前村的陈瑞金老人孤身一人守在桥头与一大伙红卫兵和民兵对峙,并扬言:“谁要敢动石雕,我就把他一起拉下桥去同归于尽!”后才得以完整地保存下来。

      宁海桥的建成,使得人们难以逾越的天埑变通途,明代邑人陈经邦在《宁海桥记》中形容该桥“跨溪海之吭喉,束潮汐之吞吐”。每年端午节在桥上观日出,一丸红日,倒映桥下,万道金光直射,犹如金龙逐波,仪态万千,令人心动不已。故有“宁海初日”之誉。

      桥,总是寓意着生活的通途与难关,经过无数双接力的手,造福于民,无私奉献,才承载起厚重、绵延不息的桥。不久的将来,新桥,旧桥,穿梭着,点缀着,在一轮波光盈盈的红日映照中,将为这个时代书写新的传奇,莆阳大地将会生发出更为璀璨的笑颜。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