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九鲤湖“金马玉堂三学士”的传说

    九鲤湖“金马玉堂三学士”的传说

      林文(1387-1474),明代探花,学者,字恒简,号澹轩,莆田城里赤柱(今英龙社区赤柱巷)人。明宣德初年,林文及两位学友年逾而立,屡举不第的秀才,悉闻九鲤湖祈梦灵验,于是,同往九鲤湖乞示功名梦。

      一年秋日,他们三人从莆田徒步到九鲤湖游山玩水,欣赏九鲤湖的旖旎风光。夜宿住九仙祠,先行焚香敬拜,瞬间,三人同进入梦乡。偶梦三人同梦来到一座祠宇门前,望见一位白发仙翁,手持拂尘向他们作揖,并言道:“三位士子不同名,黉门同窗友谊情,欲知前程看门联,官居翰林其一人”。

      于是三人遂一齐举目展视,但见左扉门扇敞开着,字句看不到;右扉向外虚掩,联上书写着“金马玉堂三学士”七个字。林文欲邀两位学友步入门槛再看清左扉上的下联字句,可那二位同学却认为神人示意已十分清楚,不必要再去看下联了。他俩急忙拉着林文的手扭头便走,匆忙之际,三人摔了一跤,不觉惊醒来,原来是南柯一梦。从此之后,三人回乡自以为必定大器晚成,精心研读书经,应付朝廷卷试。

      明宣宗宣德元年(1426),林文同两位同窗学友参加乡试,林文果中了举人,而那两位学友名落孙山。宣德五年(1430)林文被举荐参加会试,登一甲第十六名,之后殿试廷对第三名,高中探花,被授为翰林院编修。而那两位同窗,后来又连考数次不第,直到年逾半百,仍为童生。

      正统初年(1436),林文参与编修《宣宗实录》,书修成后,升为修撰。他曾两次出任会试考官,后因父母相继去世,便一直在家守孝。斯时,三位老同学集在一起,聊谈当年九鲤湖祈梦之事,那两位老秀才不免表示憾慨。林文则反劝他们道:“当初我邀请二位学兄跨进门内再看清下联,不料二兄却不耐烦而返,现在何不如再上九鲤湖祈求一梦,或许仙翁重现当年明示”。三人赞同,一天又重登九仙山,且果然再梦到那座祠宇门前,这回看到的是右扉敞开,左扉虚掩,联上书是下联:“清风明月两闲人。”这时,那两位学兄才口服心服。自怪当初要求功名心切,无心再看下联,就往回跑了,不能抱怨仙梦不灵。

      林文丁艰除后,仍返京复职,这时他年逾五旬,乃未见升迁学士,心里对梦中上联那句话感到困惑不解。明代宗景泰三年(1452),林文55岁,升为左春坊左谕德兼修撰,次年修《历代君鉴》,书成,又升左庶子兼侍讲。景泰七年(1456),他修成《寰宇通志》,再升为庶子,仍兼侍讲。英宗天顺元年(1457),林文拜为翰林学士。

      天顺四年(1460),年逾七旬的林文,向英宗上书告老归乡,皇上不允,圣上对内阁李贤说:“林文老成忠厚,不可放去。”时人也称林文德性坚确而不移,气质沉静而不躁,处心平易,操行洁修,暮年神色安康,人尽服其耆德”。

      成化元年(1465),林文以旧讲读官升为太常少卿兼翰林侍读学士。至此,林文才悟出仙翁的暗喻“三学士”,原来是指他连任景泰、天顺、成化三朝学士的应验。他自知功名到此已达顶峰,再次上书,向宪宗恳请致仕归乡。尽管此时他已75岁高龄,依然精神矍铄,应对精明,宁静守礼,真诚待人。他告老返乡时,那两位学兄早已离开人世。

      林文致仕返乡后,在家安度晚年,爱其诗文,律诗温淳高逸,对仗工整,自成一家。常赋游莆田附近的寺院,留下许多诗篇。今录其二首,以飨读者。其一《灵岩广化寺》诗云:“郁郁长松护石关,巍巍双塔倚云端。瀑声落涧千寻险,山色当门几许宽。风度花香飘客袖,雨余鹤迹印仙坛。留题古壁皆珠玉,自扫尘埃仔细观”。其二《石室岩》云:“篮舆缓步访招提,径入烟萝路不迷。山色有无云聚散,钟声远近寺东西。红飘涧底看花落,翠滴檐头见鹤栖。落日催归余兴在,南廊扫壁更留题”。

      林文著有《澹轩文稿》,于明宪宗成化十年(1474)于家病逝。享年87岁。赠礼部左侍郎,谥“襄敏”。宪宗还特遣官谕祭与营葬。 (吴春永)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