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难忘的乡情妈祖情

    难忘的乡情妈祖情

      □林元伯

      时间过得真快,转眼之间,湄洲妈祖金身首次离开湄洲岛赴台巡游,已经过去整整二十年了。我们护驾成员,当年跟随着妈祖金身巡游,亲身经历了许多动人场面,至今犹历历在目。

      湄洲妈祖金身銮驾是1997年1月23日在湄洲岛起驾,当天晚上在城里东岩山湄洲妈祖行宫驻跸,24日到福州上飞机,经澳门飞抵台湾,开始巡游。我作为第三批护驾成员,于3月到台湾。我们护着銮驾,在台湾南南北北的往返中,深深地感受到许许多多浓烈的乡情妈祖情。

      我们刚到台北时,妈祖銮驾正好在台北湄圣宫。第二天一早,我们就到宫里。一条旧街道,一座玲珑庙宇。妈祖金身安放在一间金碧辉煌的大殿里。在异地他乡,见到家乡的一人一物,就会感到无比亲切。我们在这里一见到祖庙的妈祖金身,就像见到久别重逢的亲人。特别是这次护驾团副团长林聪治,这些年来在湄洲祖庙她可是与妈祖朝夕相见,这回却一别多日,因此一见到妈祖金身,顿时热泪盈眶,情不自禁地在妈祖的案前久久跪拜,好像心中有说不完的话。此时此刻,大家也情不自禁地跟着跪拜在妈祖金身前面。

      妈祖金身的案前及两旁,还摆着十来尊一尺左右的妈祖神像,是当地信众供奉在家里的,这时都请到这里来陪祀。一位老太婆挤过来,拉着林聪治去看其中一尊不到一尺高的妈祖木雕像。她说,她家祖上也是福建人,这尊妈祖像是她的祖先从湄洲岛请回家的,后来全家搬到台湾来,也把这尊妈祖像都请来。现在,湄洲妈祖銮驾在湄圣宫,她就一直守在这里,并逢人便说:“这尊是我祖家的。”一位姓陈的老人也挤过来,说他是莆田忠门乌垞村人,到台湾已有五十多年了。去年回老家探亲,特地到湄洲朝拜,受到祖庙的热情接待,心里很感激。昨晚听说祖庙董事长来,高兴得整夜都睡不着觉。今天一早,他就同太太一起赶到这里来。在场的许多台湾同胞,都去过湄洲岛朝圣,他们见到林聪治,高高兴兴地叙起旧来,说自己是哪一年哪一月到湄洲岛拜妈祖的,当时又是如何,有的还带来并展示了自己当年在湄洲岛所拍的照片。一位五十多岁的老大娘说,她和她的先生到湄洲岛朝拜妈祖四、五次,今天见到董事长心里特别高兴。林聪治用莆田话同他们交谈,没去过湄洲岛的台湾年轻人十分好奇,问说是什么话。人们告诉他们,“这是莆田话,也叫兴化话,妈祖当年就是讲这种话。”那些年轻的信众一听,兴高采烈地说:“噢,是妈祖话!难怪刚才董事长她在拜拜时,跟妈祖谈了那么久!”他们兴奋地奔走相告,说董事长讲的是“妈祖话”。

      湄洲妈祖巡游台湾,不管是在台湾北部还是南部,凡是妈祖銮驾所到之处,我们都深深地感到,在台的乡亲对湄洲妈祖的虔诚之心和故乡的眷恋之情已紧紧地结合在一起。多地莆仙同乡会以及许许多多的乡亲,都把这次湄洲妈祖金身巡游台湾当作自己分内之事。因此,他们对所在地妈祖宫迎接湄洲妈祖銮驾的事情,都责无旁贷地参加、协助。妈祖銮驾到高雄市湾子内朝天宫时,几位老乡早已在那里等候。原来,湾子内朝天宫为了最隆重最热烈地迎接湄洲妈祖金身来宫驻跸,早在一个月前就聘请了当地一些有名望的人士,组成“湄洲妈祖金身千年首次巡游台湾高雄区接待委员会”,莆仙在高雄的林金枝先生被聘为副主任委员,还有几位高雄莆仙乡会理事也被聘为委员。乡亲们热情地对我们说,高雄市各界人士和信众,对迎接湄洲妈祖銮驾都非常有诚意,而他们作为在高雄的妈祖故乡人,怎么能袖手旁观呢?大家都非常热心地来到宫里帮忙。湄洲妈祖銮驾驻跸朝天宫时,通宵达旦,参加朝拜的绕境游行的人数达到十万人次以上,朝天宫所在的市区街道上,人群挤得水泄不通。如此壮观盛况,成为“妈祖热”在台湾南部的一个高潮,而这里面都浸透着乡亲们的许多汗水。

      不仅是在湾子内朝天宫,在大寮、旗山、旗津等地妈祖宫,在那里的莆仙乡亲也都十分热情。就连旗津岛上的天后宫和广济宫,因历史上遗留问题的缘故,二十多年来两村群众不相往来。这次为了迎接湄洲妈祖銮驾,通过在高雄的莆仙乡亲一次又一次的协调,终于高高兴兴地一起迎接妈祖銮驾。许多信众在迎接湄洲妈祖銮驾时,高兴地说:“还是妈祖的亲和力有效。”

      乡亲、乡情的亲和力在这里是说不完的。我们在旗山天后宫时,总觉得这里每一个人都很亲热。原来,这里的天后宫所在地叫“湄洲里”,因此都把我们护驾人员称为“老乡亲”。我问天后宫一位姓肖的董事,这里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叫“湄洲里”的。他说,谁也说不清,反正是一代一代传下来的,都说是从湄洲岛来的。宫里那尊木雕妈祖像,也是祖先从湄洲祖庙请来的。日本侵略台湾时,日本人要把神像烧毁,是他的父亲冒着生命危险将妈祖神像藏起来。现在,湄洲里的“老乡亲”们准备组织一个“台湾湄洲里朝圣团”,到湄洲祖庙朝圣,并在岛上寻根问祖……

      湄洲妈祖巡游台湾,我们所接触的许许多多“老乡亲”,他们对乡土的眷恋和对湄洲妈祖的虔诚所表现出的种种话语、动作及情感等,令人难以忘怀。我想,这种乡情、妈祖情,正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一种牢不可破的凝聚力。这种凝聚力,在今天海峡两岸的关系中仍然发挥着不可代替的力量。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