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九鲤湖“和尚挥毫兆功名”的传说

    九鲤湖“和尚挥毫兆功名”的传说

      康大和,字原中,明正德二年(1507)出生于莆田崇福里(今秀屿区忠门月塘乡前康村)。少时笃志好学,聪明伶俐,被称为“神童”,颇受老师器重。因家道清贫,先后到水头朱子宫和赤岐狮子岩等地拜师苦读,辍学后挑盐卖鱼为生。他虽然麻脸,其貌不扬,但饱学多才,名扬四方。

      相传,明嘉靖十三年(1534),廿六昭华的大和,前往九鲤湖祈梦问卜前程。是夜宿住九仙祠,他在仙翁神像前虔诚焚香,祈求仙人赐其衣锦返乡,耀宗荣祖。须臾间,他仿佛步入一座辉煌寺院里,望见经座内一位老和尚在聚精会神地挥毫书写,他正欲上前向仙翁请教梦示,忽而不见所在。对于这一梦喻,大和不解其意,回家之后,仍勤奋苦读。

      嘉靖十四年(1534)朝廷秋闱,康大和入京应试,果中二甲进士第九名。选庶吉士,授翰院编修。嘉靖十七年,内兄病故,回家料理丧事。三年服阕,于嘉靖二十年,补任同考会试及预修会典。嘉靖廿八年,主试顺天府。与宦官赞同事,录文多出于大和之手,遂迁任右春坊谕德。嘉靖三十二年(1553)主持会考武举,是年迁升侍讲学士。

      当时,严嵩揽权,结党营私,大和秉性纯朴耿直,绝迹权门。出仕后将近20年,未获升迁。嘉靖卅三年(1554),大和探亲重游九鲤湖。留下诗云:“二十年前此地游,湖光山色两悠悠。此日重来湖上望,松风吹雨浪花浮。蓬莱胜景无今古,药炉丹灶翻龙虎。游人已许探玄机,名利纷纷何足数。我今到此意何如,欲行俗虑渐消除。玉堂金马竟何益?欲行不行空踌躇。君若不见钱若人,学士勋名高太史。又嗟不见陈希夷,终南高卧老明时。又夫出处非无意,火灭字画岂相疑!急流勇退真同调,试向仙翁一问之。”他回忆当年乞梦的情景,历历在目。

      明世宗(朱厚熄)嘉靖三十四年(1555)。帝念大和视篆勤谨,诏晋南京礼部侍郎。适逢河洛寇发,都御史李某请城凤阳建城及移高墙,土民聚集在泗州上阻拦。朝廷派遣康大和同南京工部侍郎林庭机前往核实此事,众人都说:“中都乃帝业所基,陵寝所在,建城之事重大,不敢轻议”。于是,仅迁移高墙,城池仍为旧址。士民当作抚臣,不便阻拦上奏,此事就逐渐平息下来。

      康大和职守南京礼部八年,没有上调,感到自己这一生大概不会有什么大作为了。郁闷之余,作《拙官赋》以自嘲和明志。到嘉靖四十年(1561),康大和又被晋升南京工部尚书。当时任南京工部侍郎的林庭机是大和的同年进士,故二人十分投契。一日,大和偶对林庭机谈起青年时到九鲤湖祈梦之事,林听毕顿有所悟地对大和说:“你名大和,梦见和尚在书写,连起来不就是‘和尚书’了吗?看来你官至尚书,九仙早已预示”。大和听了林的圆梦之论,自然心悦诚服。

      康大和升任南京工部尚书不久,风闻严嵩党羽欲构陷于他,便自引咎骸归乡,但皇上未允。一年后,他再次上疏,自陈休咎,圣上看难以挽留,只得诏准其致仕回家。

      适逢兴化郡城正沦陷于倭寇,大和只好侨寓嘉兴朋友家,三年后始归故里,住在莆田城里花巷(今花门巷)安度晚年。十年之后,他与引冠林云同及辈诸儒共倡诗社、咏诗对答赋词。专邀里中耆宿入社,人称“尚书社”。

      那时,兴化郡守吕一静,邀请康大和同城中几个有才学的人,续修郡志。书稿完成之后,大和认为初稿出于众人之手,其中有失实之事,必须重新加以修改删定,众赞同其意见,遂以修改。

      康大和出身于贫困农民,为官敦厚朴实,不事丧举。年轻时被林贞、肃俊所器重。在学馆时他曾书写“学林”二字于壁上,寓意敬仰工部侍郎林庭机。他还常说:“庭机吾所不及也”。可见他为官为人很谦虚的,一生著作《砺峰集》若干卷。

      万历三年(1575)康大和主持纂修《兴化府志》36卷。因年老力衰,积劳成疾,于万历五年(1577)鹤驾西归,享年70岁。万历六年,赐葬于华亭云峰村,墓前有石翁仲、石虎、石马、石羊等。(吴春永)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