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农夫见危施救 宰相送子报恩

    农夫见危施救 宰相送子报恩

      唐代山东曲阜南陬村朱敬则,官居宰相,颇有政绩,深得皇帝器重。他曾代天巡狩,微服密访,视察民情。有次,他到莆田黄石一带,身染重病,猝倒路旁,不省人事。当地朱仁新老汉路过这里,见了此状,顿生恻隐之心,就将朱敬则扶到家中,寻医诊治,悉心伺候,使其终于病愈,恢复健康。因此,两家建立了深厚的情谊。

      朱敬则通过密访,查到皇亲国戚受贿枉法,鱼肉百姓,逼死人命的违法犯罪证据,他为民请命,要剖白冤情,惩处凶犯,但终因斗不过王爷的权威,而郁郁不得志,厌恶仕途,奏请归隐林下,隐姓埋名,回到故里。

      朱敬则休闲在家,更牵挂曾救他的朱仁新老汉一家,就毅然携夫人和两个儿子来到黄石,探望恩人。他们久别重逢,互诉衷肠。朱仁新老汉说到家事,不禁泪沾衣襟。原来惟一传家接代的儿子患了一场重病,扔下年逾古稀的父母去世了。朱敬则听了这噩耗,脸色铁青,抑不住内心悲痛之情,也失声痛哭起来。

      朱敬则在仁新家住了几天,给老人无限关照慰藉。他想:要是回山东,丢下这曾救过我生命的孤苦老人,于心何忍?滴水之恩,涌泉以报!考虑再三,终作出决定:他把老二朱国步叫到眼前,将仁新救他的往事重提一番,然后郑重地嘱咐国步,要他留在黄石,拜仁新为爷爷,好好服侍,顾养天年。

      仁新老人把国步看成是自己的的新孙儿。老幼相依为命,享受天伦之乐。

      仁新是个心细的人。他想国步出身书香门第,仕宦之家,不能老呆家中,纠缠于生活小事,这会误了他的前程。他听说石梯建福禅院住持木锄祖师曾任节度副使,不仅文韬武略,而且医术精湛,僧众也受百姓信任,禅院知名度高,就偕国步同登石梯山拜访求学。

      到石梯建福禅院,看到禅院门前山峦像个“一”字,像一座天然的绿中缀红的屏障。朱国步顿时心血来潮,想起他曾在黄石城山麓邂逅一卜卦测字先生的情景:那卜卦测字先生打量国步的相貌,说他是大贵相,问国步要算命否?国步因出生年月时说不准,就写一个“一”字让他测。这位卜命测字先生说:“这‘一’来就是‘师’,那是‘帅’字。这‘一’的地方就是‘帅’的处所,‘帅’的地方出现‘一’,那就是‘师’之地。如果有一天,你见了那天然的‘一’字,那是孕育英才的摇篮地,也就是出大贵的风水地,将来必定有‘出仕’的造化”。国步将这测字的前前后后告诉爷爷,他爷爷听了也有所领悟,心头乐滋滋,脸上有了笑容。

      步入门内,拜访木锄祖师,与之促膝畅谈。仁新老人也请教木锄如何治疗他伤病的药方及养生之道,而后说及世道人情,为人处世,详述唐宰相朱敬则密访患病,猝倒路旁,南下探望,命子留莆田之事,还感叹自己乃一位农夫,胸无点墨,而今年愈古稀,无能为力,辜负这宰相家的贵公子。国步一片孝心,日夜相伴,可就学无门。朱老汉讲了禁不住伤心悲咽。木锄祖师听了深受感动,也明了朱老汉的言外之意,又端祥国步的仪容举止,认为孺子可教,就留国步在石梯习读。此后,朱老汉常往禅院看望孙子,而国步也抽空回去陪伴爷爷,并料理该做的家务。

      朱国步在相府家风熏陶下,已有一定的根基,经木锄祖师悉心教导,加上他自己的刻苦勤奋,大有长进,满腹经纶。后进京考试,高中进士,钦点十三道御史,赴山东曲阜南陬村祭祖,拜谒父母。敬则十分欢喜,感谢仁新对他次子的栽培。朱国步旋即回莆田拜谢朱仁新爷爷家的列祖列宗,衣锦还乡,光耀门庭。并专程到石梯建福禅院酬谢师恩,告诉恩师木锄祖师当年卜命先生测“一”字和“一字峰”的往事,还撰写诗一首“院前一字风光奇,帅亦为师世间稀。泽可格天缘由教,功昭铭心永不移。”,并亲手赠予恩师。

      朱国步任十三道御史时,访察吏治,不畏权贵,封奏多起,直言议谏,声威朝野,清廉公正,体恤民情,多有善政,严以律己,不图私利,生活俭朴,平易近人,深受百姓爱戴,成为朝廷股肱之臣。他将家眷及仁新夫妇二老都接到京都居住,竭尽孝敬之心,终身赡养。

      不是骨肉胜过骨肉至亲,这朱氏两家以恩报恩的故事,成为千秋佳话,让世人钦佩不已。(摘自《石梯旅游揽胜》游炳煌)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