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陈经邦九鲤湖祈梦

    陈经邦九鲤湖祈梦

      陈经邦(1537-1615年),字公望,明朝时莆田城内人。他自小聪颖好学,博通经史。中了秀才后,殷望功名之心颇切。

      相传有一次,陈经邦和学友到仙游九鲤湖去祈梦,祈求仙翁赐他好梦。他少年意气,整夜辗转难眠。忽闻公鸡报晓声,恍惚看见一位白发拄杖的老人大声地说:“甘露亭请旨”。他顿时醒了,席地而坐,百思莫解。

      那年,陈经邦赴省城应试,途经江口镇时,顺道到镇内的锦城阁(奉祀妈祖和观音大士)求签,问此科如能得意,赐给第一签。但他抽到的签,分明标上是第十五枝签。他气上心来,连签枝的内容看也不看,就把签枝甩去,匆匆离开。

      考后发榜,经邦得高中,喜极却心中有所疑。他返乡时,特地又到锦城阁查看那第十五枝的签句是怎么说的。他细心一看,原来的签句是:“选出牡丹第一枝,请君宽心莫置疑。若问所求终和合,万事逢春正及时。”这对他的功名意示,分明是上签。因之,陈经邦认为自己冒失,深感内疚,乃于阁前兴建拜亭,并亲笔题书匾额和楹联,悬挂于拜亭之内。此阁尚存。(见《江口镇志·名胜古迹》)

      陈经邦于嘉靖四十四年(1565年)登进士第,授编修。时朱翊钧(后来即位为神宗,即万历帝。)在东宫选宫僚,经邦为讲读官。及即位,经邦每日执经书侍左右,每进讲明白恳切,吐音洪亮,帝听之不厌。曾命他御前笔、墨、砚、剑,作四首词,皆称旨,帝曾御书“责难陈善”四个大字赐之。还经常呼他为“白面书生”而叫名字,以示亲切。陈经邦累官侍读学士掌院士、礼部侍郎,加太子宾客。转吏部侍郎,后又升礼部尚书兼学士,称国师。

      陈经邦在京时,还想到仙翁的示句,而京城里、皇宫里都没有什么“甘露亭”,也没有“请”的是什么“旨”,仍是百思莫解。

      陈经邦位极人臣,权威并重,与权臣论事,往往不合。经邦每于晚上侍讲后返官舍时,中间要经过一段露天的地方。风闻陈经邦与太后有嗳昧之事,帝就在露天处建“盖露亭”以护,免得经邦受夜露之侵。这时,陈经邦忽然大悟,原来仙翁所说的“甘露亭”是“盖露亭”谐音之误,“请旨”则是“且止”,即暗示去官归隐。于是,年才四十余的陈经邦即辞官回故里。在荔城郊区的西岩、石室岩、东埔分别建了西岩别墅、西岩精舍、东埔别墅。他在其中吟诗、著书,遨游林泉三十余年,著《群玉山房诗集》。(康永福)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