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截钞”记事

    “截钞”记事

      1945年8月,日军投降,国民党福建驻军加紧了对我党党组织及党领导的自卫游击队武装的进攻,由于敌强我弱,被迫转入地下斗争。福建省委根据同时对敌斗争的实际情况,提出了隐蔽生产的措拖,把武装力量分成了五路,由康金树、林汝樑、祝增华、叶良运等带动分别驻扎在福清与莆田交界的金芝、泗洋、江口、永泰、闽候、南安。省委机关由曾镜冰书记亲自率领转移到闽候尚干、南阳、十八重溪一带隐蔽生产,领导全省的革命工作。经过不断的努力,各路同志都做出一定的成绩。

      但随着敌人把江边封锁,派兵上山到处搜查、放火烧山、捕杀革命群众,至使形势越来越艰巨,困难也越来越多。曾镜冰书记亲自出马,化装到福州,同闽江工委负责同志共同研究对敌斗争对策,特别是筹集款项的办法,以解决党组织领导机关的经费开支和同志们生活上困难。正在这时,刚好从敌人内部获得可靠情报:近期,国民党福建当局要雇人肩挑,武装护送一批数量可观的现钞去厦门。经研究曾镜冰立即决定抽调一个精干的武装班,在江口至涵江区一段福厦路边埋伏,截缴这批现钞。被抽去这批去执行任务的有黄国璋、叶良运、林汝楠、康金树、任国信、施章干、黄国珍、何永正、蒋阿光、义武、林国金、张兴来、罗智光等13人位同志,携带一挺机枪,11支驳壳枪,机枪子弹只有300发,驳壳枪子弹也很少。叶良运带的子弹最多,也只有40发,加上一棵手留弹,其他同志也只有20发。这次筹款行动是在大白天,大家都作好与敌人剌刀见红的准备。据侦察,敌人在江口桥头有两个排并配有4挺轻机枪把守,驻涵江的敌人更多,截钞任务是十分艰巨的,武装班从永泰兔耳山出发,到莆田江口厚峰乡中垞村的一座小庙宇住了两夜,觉的这里离公路太远,乃秘密转移到江口蔗车村佘先觉家中,佘的家是一座“三教祠”离公路只有三四十步。离上林亭只有一里左右,加上单门独户,是个很理想的隐蔽地点。

      游击队在佘先觉家等了一个月多,生活大部分靠余先觉每天去抬轿,赚些钱买些米和地瓜。在这期间,曾镜冰在福州坐镇指挥,他派黄梅英交通联络员,黄的任务是从福州开始一直跟在护送现钞的敌人后面,临到江口之前,迅速向我游击队报告情况。黄梅英是一个25岁左右的小姑娘,路上怕引人注意,便化装为出嫁后的妇女模样。

      由国民党福建省政府主席刘建绪亲自批拨的这笔运去厦门的钞票,达2亿元,当局派出10名精干的班长级以上宪兵,配有卡宾枪等精良武器,率队的是国民党福建银行经理,他随身带着太太,坐竹轿沿途监运。钞票被分成8担,用麻袋装着由8名桃夫挑运,运钞队于1846年1月27日从福州出发,到福清鱼溪过夜,第二天中午在江口观城尾吃饭。

      当游击队得知敌人将要经过预先选择的伏击地点上林亭时,马上研究了袭击策略,这时刚好有一些人在三教祠拜神,如果游击队这么多人一起出去,会引起他们疑惑.于是先觉和他母亲想出一个办法;即拿出破红毡,展开来像要抓跳蚤的样子,将三教祠的边门遮住,这样大家就顺利地出来了。游击队将机枪卷在草席内,用小箩筐挑出去,化装成看元宵热闹的游客,按预定计划来到上林亭一家茶饼店等待,准备截击。

      1946年1月28日下午3时半左右,运钞票的敌人走过来了。机枪组任国信和施章干立即把机枪架在附近厕所的墙上。就在这时,走在前面的两名敌人尖兵发现了游击队,一面喊叫“站住”,一面开枪射击。游击队机枪组立即回击,但没有向敌人后面的主力扫射,而是向前面的两个尖兵扫射。当即,敌一个尖兵手被打断,倒在沟里;另一个尖兵冲了过来,躲在一座房屋后面向游击队射击。在交火中,那位经理的太太手臂被打伤,挑夫们慌忙把钞票担子丢在地上逃命,钞票担子还处于敌宪兵守卫下。而敌人却集中火力向游击队射击,子弹像雨点般打在厕所边和墙壁上,在游击队员身边嗖嗖地响着,没一会儿黄国璋被敌人射击的开花弹弹片击中头额,血从他的额上淌下来。他的胞第黄国珍看到这种情况,甚为着急。黄国璋哄他说;“不要紧,是被墻角砖头碰伤的,不要怕”就在这紧要时刻,游击队一组3人急忙钻入麦田向前爬过去。可是麦禾一动,敌人就拼命往麦田开枪射击,又有两个同志被击伤离队退下。于是敌人吹起哨子,狂叫;“冲呀!”没等敌人冲上两步,游击队机枪一开火,敌人又都伏下来,但游击队机枪一停火,敌人又冲过来,喊“抓活的!”就这样,敌人利用北面厕所作掩护,游击队占领南面厕所作掩体,双方南北相距只有30步,都无法前进一步。激烈的战斗持续了一个小时左右,8担钞票始终被敌人控制。游击队估计敌人是在拖延时间,想让江口两个排的敌人来增援。而游击队本来准备撤退的后路,却被不明真相的前来观战的老百姓所拥塞,情况相当危急。如果江口的敌人赶到,那么游击队不仅这次筹款任务完不成,而且还有全军覆没的危险。这时叶良运带一名警卫员,从麦田沟边绕道过去,奋不顾身地举起手榴弹,刚要掷过去时,被埋伏在路边坑内的4个敌人看到了,其中3个被吓跑了,另一个开枪射击。叶良运不幸喉咙中弹,鲜血直喷出来,当即倒下去了。警卫哭着要扶他回去,他用手势表示伤势太重已不行了。康金树高喊“冲呀!为叶良运同志报仇啊!”一面开枪射击,一面飞快地冲过去,拖了一担钞票过来,交给林汝楠转到后面去,在敌人站起来又向游击队冲过去10多步时,康金树再打几枪,后带蒋阿光拼命地冲过去,又拖回一袋,让阿光赶快背走。接着又冲过去,拉到一担。这时,林汝楠传达黄国璋的命令说,不要再去抢了,再拖时间于我们不利,赶快撤离。在退路已被老百姓拥塞的情况下,游击队迅速背着5袋钞票,沿着一条田埂小路撤下。大家跑到一条河边,河上小桥很窄,只能一个一个地走过去。队伍才过去一半,不幸何永正班长头部被敌弹射中,倒下去了。他背的一袋用鲜血换来的钞票,又白白地掉到河里去,捞也捞不上来。此时,乡公所又赶来10多个敌人,拼命在后面追击游击队,一面喊“把钞票放下来”,一面开枪,一直追到去厚峰村的那座山麓。游击队经半山腰菜波寺,爬到山顶,肚子饿得利害且敌人还在后面追。游击队急中生智,用小刀把麻袋割开,将钞票装在行军的背包内,分散背负,这样比较好走,康金树和机枪手任国信一直在后面护卫。天渐渐地黑下来,敌人在暮色苍茫中看不到游击队的去向就到小村庄里,抓打老百姓,问有没有看到抢钞票的“土匪”过来,群众都说不知道,敌人也无办法回到江口去了。

      临近半夜时分,游击队摸黑穿过几条小溪,一步步地向前走去,到了秋芦溪底接头户老“婶妈”家,他煮了些稀饭给大家充饥。游击队到了目的地时,天快亮了,黄国璋叫大家把钞票拿出来数数有多少,钞票全是新,共计3850万元。这样可以解决领导机关和游击队一段时间内的经费和生活上的问题了。

      这次省委交给游击队的筹款战斗任务算是完成了,但是也付出了很大的代价。闽中游击队参谋长叶良运和班长何永正在这次筹款战斗中不幸壮烈牺牲了

      交通联络员黄梅英从江口回到福州向曾镜冰汇报了上林亭激战情况,曾镜冰听后细声而沉痛地说;“这样搞经济斗争损失太大了!”他流下眼泪,低下头,向壮烈牺牲的叶良运何永正两位烈士默衷致敬。(陈国松)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