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梦恋萩水

    梦恋萩水

      □许玉勋

      万山若黛,萩溪似带。萩芦溪,毋庸讳言是哺育梧塘、萩芦、江口子民的母亲河。

      仁者乐山,智者乐水。1962年,位于梧塘的莆田七中乍到一位刚从福建师大毕业分配来的图画教师陈文奇,其奇行怪癖令人咋舌,雷雨天他只穿条三角裤在院内拼命跳绳、淋雨锻炼,每天晨光熹微时,他已投入萩水的怀抱,在七中旁的“西庄潭”游泳,一年四季风雨不误。在当时“三忠于”热潮中,他把物理学的点光源放大技术与上海月份牌画鼻祖杭穉英创立的艳丽暖调色彩有机结合,画出的巨幅(最高有二层楼高、五米宽)毛主席画像逼真、鲜艳、俊美,引人入胜,引起轰动,求画者纷至沓来。鉴于陈老师的超人之筹,公社办公室主任宗炎要陈老师从七中学生中培养学徒,公社提供油画颜料,另备一小缸冻猪油、几十斤妈祖面、一堆包菜球,作为大家画到晚十点后的点心。当时学徒有八人,我是最笨的一个。受陈老师的影响,我们坚信马克思的名言:在科学的入口处,来不得半点的犹豫。于是,大家都毫不犹豫地跳入萩水的怀抱,冬泳足迹遍及西庄潭、后洋、太白庄宫前沟……陈老师每天都精神抖擞,除了早泳(有时心血来潮,半夜也去游一圈)、画像,还大量收集毛主席在各时期的图片,花大量时间对资料类比、深思,殚精竭虑,睡眠时间不足五小时。为者常成,行者常至。血汗灌开艺术花,他带领的团队不仅出色完成梧塘公社交通要道坟天池、梧塘桥头两大堵双面四幅、风靡全市的毛主席像创作,而且还支援周边单位。期间,陈老师分文不取,连赠送的热水瓶都回绝拒收。记得只收了海军雷达站一小桶可以用来洗油画笔的汽油,放在梧塘戏院售票房。智臻成就,辉映人生,陈老师成了当时梧塘家喻户晓、遐迩闻名的奇人——莆田鲜有的画毛主席像大师。

      落日心犹壮,秋风病欲苏。当学校复课时,每天睡眠不足三分之一时间的陈老师,犯了一种奇怪的精神病,他每天必须服安眠药方可入睡,最后无药可治,脸浮肿,人痴呆,彻夜漫步在田间原野,沿萩水流淌的方向,莫名其妙地去寻找、点数桥梁,家人经常三更半夜追寻不及。七中照顾他,便让他在印刷室刻蜡纸。每逢假日,时在梧小任民办教师的我,就会邀约陈老师结伴带上午饭菜(腌菜、臭豆腐、杨梅、咸带鱼)沿他最喜欢的萩芦溪写生。令人难以置信的是,长途的野外写生(遇上大热天我们还会在溪水中泡个澡),竟使他病情好转、药量递减。征得他家属同意后,我怂恿他带病给各单位绘画。那时,我们画的像每幅收20元(当时大学毕业生月工资48.5元),木框、绷框白龙头布、半斤熟桐油由各单位负责。凭借陈老师的大师声誉,我们利用周末,完成了梧塘及周边近20个单位的画像任务。每幅一天即可完工,我们尝到了市场经济的甜头。在萩芦溪末端写生途中,浸泡在湍急溪流中的他喟然长叹:“我的脚似乎因画和走路更有力了!”

      萩芦佳丽地,深固嶙峋石。仰望蓝天,远眺对面的“大河山”(最高山),击水聆听老师的肺腑之言,见仁见智,喜闻乐见老师精神的突围与刷新。

      时光匆匆,又是半个世纪过去。如今的萩水下游污染有加,当年的冬泳胜地已不复存在,我多么想手中有个潘多拉宝盒,呼唤梦恋中的萩水重焕生机,天蓝水绿,山明水秀,让灵动水韵扮美咱可爱的荔乡。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