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谷城名人墨迹何其多

    谷城名人墨迹何其多

      □俞宗建

    1.jpg

      图1

    2.jpg

      图2

    3.jpg

      图3

    4.jpg

      图4

      莆阳名人墨迹何其多,自谷城亦可管窥一斑。 近日,笔者由挚友陈文宁先生引领二度赴谷城(按:陈老家莆田黄石)各大名胜古迹寻踪探幽,发现许多珍贵的名人题刻、书画真迹和文献史料。

      朱熹书匾题刻:濯缨亭 、天光云影

      朱熹理学思想早期得益莆田三位导师恩泽,心存感激,曾四次来莆访师拜友,讲学传道,并留下十多处珍贵书法题刻。

      近日,在黄石小横塘国清塘附近一个农户家里,我们见到一块据传为朱熹所书的“天光云影”石刻(图1),该石刻长103厘米、宽27厘米、厚12厘米。查考朱熹曾作《观书有感》二首,其中第一首:

      半亩方塘一鉴开,天光云影共徘徊。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

      诗中第二句开头出现“天光云影”。朱熹为莆田所题的“天光云影”究竟位于何处?

      据清代林岵瞻(1799~1883年)修《莆田县志稿》古迹中载:在国清塘上,朱文公(朱熹)书“濯缨亭”及“天光云影”。自此获悉朱熹所题“灈缨亭” “天光云影”二匾是在国清塘上。那么国清塘又在何处?

      据明代林登名撰《莆舆纪胜》载:

      濯缨池在谷城山之麓,名国清塘、亦名姑青,木兰水相灌注,澄碧百顷,壶公谷城,倒影其中,上有亭,朱晦翁(朱熹)匾曰:“濯缨亭”,则宋时林回年(按:林国钧,号回年)所构也,故老相传。

      明代著名学者、方志学家何乔远所著《闽书》第一册卷之三十三载:

      城山,在壶公山南麓,形如植冠,黄石市主山也。本名国清山,以在国清塘上,好事者以其北有黄石,乃传会张其事,改曰谷城。又传,旧有蜘蛛绕山为城,乃名城也。古谶:“城山青水,南出公卿。”缘山石色,须青乃秀也。今多栽松,亦名青山矣。旧有兴云洞、呼月台,有松隐、竹隐、梅隐三巖,第遣遗迹而已。下则国清塘在焉……国清,一名姑青,唐时所建。

      木兰山,下有朩兰溪,木兰陂在焉。宋李长者宏,与僧智日所筑也。山下故有水,曰南洋,唐观察使裴次元,隄海为田三百顷,岁则大丰。其时有横塘、新塘、陈塘、唐坑塘、许塘五塘。与城山之国清塘合为六,凡灌田千余顷,盖《唐书》载之地志云。

      何乔远在此明言“国清塘”是在城山之下,其附近有松隐精舍、竹隐精舍和梅隐精舍。故宋代著名理学家林光朝有诗标题为《城山国清塘》:

      烛龙醉倒不开眼,遮空万里云张繖。

      小舟塘外日溶溶,渔歌忽断荷花风。

      倚岩僧舍扃深户,我来跋涉拳肩股。

      喘停更促短筇上,怪石周遭卧万鼓。

      况是秋风到此山,惟有孤鸿时往还。

      劳劳百年共缠缚,不似青山长自闲。

      古人古人嗟已远,长歌商颂归来晚。

      赵孟頫书法:水清花自照 风暖鸟相呼

      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下午,我们来到黄石横塘一彭氏人家的花圃旁,见到一棵据说是二百多年前,从京城移植过来的名贵品种凤兰花,花木冠状如鹿角,开花时格外馨香,沁人心脾!最重要的是名花配名石,名石镌刻名人书法,竟然被泥士默默掩埋在其旁无人问津。主人得知我们来意,立即拿来工具把这棵名树下方一块紫黑色的石头前方土壤取出,挖下深度大约六十厘米,宽度三十厘米,拔开泥土,再用清水冲冼石头上面题刻字迹,惊现:水清花自照,风暖鸟相呼。子昂书(图2)。此子昂者赵孟頫也。

      赵孟頫(1254—1322) ,浙江湖州人。字子昂,号雪松道人。元代著名书画家,赵孟頫被称为中国诗书画完美结合第一人。 在书法上,赵孟頫用心临摹钟繇、王羲之、王献之、智永的经典作品,力求从魏晋人的作品中汲取营养。赵孟頫临摹的拓本字帖,与钟、王、智永原写本的神采拉开距离。加之晋人席地而作、悬空书写,与元代端坐高椅、据案书写的姿势截然不同,书写效果意趣有别。

      赵孟頫尚古尊古、摹临古人点划的临帖方式,其对明清以降书风影响很大。他借鉴行书的笔法与小楷的结体来写大楷,创造出一种别于欧、柳、颜体刚性楷书的柔性赵体楷书,因其适应性强,大可书写匾额,小字可誊录殿试大卷,元代刻书普遍通行赵体,可知赵字的书风影响之巨。

      仁宗皇帝曾曰:文学之士,世所难得,如唐李太白,宋苏子瞻,姓名彰彰然,常在人耳目,今朕有赵子昂,与古人何异?仁宗的意思就是说,赵孟頫完全可以和李太白苏轼相提并论,这里还仅仅所指是文学绘画成就,而在书法上面,评者说元代赵孟頫与宋四家任何一位相比也毫不逊色。只是大多数人不知而己。连书法大家董其昌也曾评曰:“余年十八学晋人书,便已目无赵吴兴,今老矣,始知吴兴之不可及也”。赵孟頫是浙江湖州吴兴人,故这里的赵吴兴其实就是指赵孟頫,董其昌之前也不把赵孟頫放在眼里,可是越到后面,随着自己经历越多,年龄越大,就越发现,赵孟頫难以超越,了不得。

      所以,此次在莆田黄石发现这块珍贵石碣:水清花自照,风暖鸟相呼,子昂书。可谓极其难得,系莆阳大地首次呈现元代大书画家赵孟頫书法题刻墨迹。希望能引起地方文史专家和文物主管部门的重视,尽快与彭氏家族(石碣据说乃系彭汝楠、彭鹏、彭刚等名人代代相承而来)联系沟通,给予妥善保护和珍藏。

      文徵明书丹:洪瞻墓志铭

      在莆田林墩村有一块明代莆田太子太保,刑部尚书林俊撰文,著名书画大家文征明书丹,莆田人郑岳篆额,江苏苏州章简甫刻碑四人合作的《赠承德郎户部主事洪君墓志铭》(图3、图4<局部>)。残碑高144厘米,宽72厘米,厚23厘米。该碑共刻隶书692字。现状断为二截,后接合一起迁移到林墩戚继光纪念馆珍藏。

      据史料载,文徵明生于明成化六年(1470),卒于嘉靖三十八(1559),历经四朝,高龄九十。文徴明二十五岁第一次参加科考,到了知天命计九次参加科考却未取得仼何功名,文氏慨然叹曰:“得不得固有命耳。”直至嘉靖元年(1522),文徵明的仕途和命运发生转机,莆田籍工部尚书林俊爱识其才,特向应天府巡抚李充嗣写封举荐信函,赞誉文徵明品行高洁、学问深邃、书法遒劲,于是,李充嗣荐举文徵明入太学。另据陈衍著《福建通志·列传·明五》载:当见素(林俊,字见素)再起刑部尚书时,长洲文徴明以应贡至京,见素首造其馆,遍称之于台省,于是吏部尚书乔宇荐授文徵明翰林院待诏。见素曰:“吾此行为文徵明了此一事,不为徒行矣。”

      林俊为文徴明重新点燃了追求文学绘画艺术的梦想和希望,寻回自信心和成就感,起到极其关键的作用。林俊可谓是文徵明的伯乐。文徴明铭记林俊的知遇之恩,在给其家人众多书信中,至少有九封信件提及莆田林俊的举荐提携之功和精心呵护之恩。文徵明亦曾《题四川归棹图奉寄见素中承林公》诗曰:

      “莆阳中承千人英,怀忠事君老弥贞。向来声华四海倾,一言忤志还归耕。归来忧世殊未已,况也黑头方壮齿。天子俄悬西顾忧,尺一到门报袂起。卷甲宵驰万里轻,竟剪穷凶报明主。捷书朝入剑门关,高情暮在壶公山。豺狼满道不可往,锦城虽乐何如还?功成名退古所难,角中东第畴能攀。蜀江溶溶日千里,归心更比江流驶。玉垒浮云千万重,不如先生归兴浓。瞿塘滟滪声撼空,落日惨淡摇长风。鸟道衡绝悲蚕丛,娥眉宛转开芙蓉。青天一发付回首,江山与我俱无穷。呜呼,江山与我俱无穷,先生一棹岷峨东。”

      从文徵明绘《四川归棹图》并题诗奉寄赠见素(林俊,字见素)中丞林公。亦获悉文徵明对林俊的感激之情和对其高尚情操的由衷敬仰!

      据此获悉,为杭州岳公坟题写“精忠报国”的同邑书法家洪珠,其敬请林俊为他的父亲洪瞻撰写墓志铭,林俊撰写好碑文后,再邀请闻名全国的“吴门四才子”之一,书画大家文徵明为该墓志铭书丹。《辞源》对“书丹”条目的解释:“古时刻碑,先用朱笔在石上书写,叫书丹,后也泛指书写碑志等为书丹。”文徵明书丹该墓志铭后,由其同乡篆刻名家章简甫刻碑完美收宫。故洪珠家乡莆田黄石林墩能有翰林院待诏仕佐郎兼修,囯史长洲文徵明书丹,确系莆田林俊的支持和帮忙分不开,查考文献类似由文徴明书丹的墓志铭存世极少。故该墓志铭是件极具文史和金石研究参考价值的珍贵文物。(莆人林青松先生曾亲自拓片并撰写《文徵明为莆田人写隶书》考述甚详)。

      戚继光书匾:还我山河

    1.jpg

     

      莆田黄石林墩是明代著名书法家洪珠的家乡,洪珠明武宗正德十六年(1521)进士,官贵州左布政使,应天府府尹。其在任杭州知府时,曾为岳飞坟题写“精忠报国”四个大字而名闻遐迩。而让黄石林墩名扬四海的还有一位世人皆知的民族英雄一一戚继光。如今在戚继光纪念馆门前的牌坊上,可清晰见到戚公手书:“还我山河”四个大字,款署:“明万历二年(1574年)八月”,“戚继光笔”。(如图1)

      戚继光(1528—1587),字元敬,号南塘,又号孟诸,卒谥武毅。祖籍东牟(今山东蓬莱人),世宗嘉靖七年(1528)闰十月初一日生于山东济宁微山县鲁桥镇。明朝抗倭名将,杰出的军事家、书法家、诗人、民族英雄。

      戚继光出生将门,十七岁袭世职,嘉靖三十四年(1555年)调浙江任都司、参将,镇守宁波、绍兴等地,扺御倭寇侵扰。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倭寇又进犯福建,扰袭寿宁、政和、宁德、长乐、福清和莆田等地。倭寇声势浩大,当地官军不敢进攻,于是胡宗宪传令让戚继光带兵剿贼,戚继光领命后引兵进攻横屿、再追杀至福清,捣毁倭寇巢穴,倭寇余党慌忙逃往兴化(莆田),戚继光也不停歇,一路狂追拼杀,最终斩敌无数,摧毁宁德、福清、莆田三地的倭寇大巢穴,战功卓著。

      林墩古战场,林墩位于莆田城东南二十余里,为黄石所辖的一个乡村,与宁海桥临近。林墩是倭寇在福建修筑的三大巢穴之一,也是倭寇首长的驻地。四百多年前林墩原是戚继光抗击倭寇的大战场,当时在这里聚集有四千多剽悍善战的倭寇老贼。嘉靖四十一年(1562年)9月12日,戚继光受命离开福清挥师南下,13日傍晚抵兴化府城,当晚地方官员招宴相迎,宴罢回帐。到了夜半,全军在东市(今莆田东大路)集合,踏着月色出城,拂晓时,抵达倭巢一一林墩。这时,倭贼才发觉戚军入境,仓皇应战。展开一场短兵相接的巷战,血战三个小时,三却三进,杀得寇贼落水淹死的有一千多人,斩首二千余级,救出被掳禁的老百姓二千一百余口。这就是著名的林墩大捷。

      戚公以半日的时间,就歼灭了巨股倭宼。全莆田人民,喜出望外,中午凯旋入城,城中士大夫已在熙宁桥上迎候。戚军所过之处,家家户户,陈设肴馔,以招待劳苦功高的全体战士。10月,戚家军班师返回浙江。11月,倭寇视戚继光离闽又乘机集结并攻占兴化府城和平海卫,震动全国。嘉靖四十二年(1563)十一月,倭寇余党又纠合约两万人围攻仙游,嘉靖四十三年(1564)一月,戚继光率兵赶到前往解围,战场上遍地是敌人遗弃的尸体,被围五十天的仙游城全部解围。剩下的倭寇劫掠渔船逃到海上,而后侵扰福宁。戚继光率领李超等前往将其击败,又乘胜追至永宁,杀敌三百多人。但同年,远在南边的潮州倭寇聚众二万多人侵占村庄,残害百姓,戚继光又接到指令即刻率军前往围剿,路经福建莆田。戚继光有感而发,于八月间疾笔愤书“还我山河”,款识:戚继光笔。戚继光率兵两度援莆剿寇,结束倭患。据明代莆人姚旅著《露书》载:莆田人民为纪念这位战功卓著、为民除害的民族英雄,曾在黄石镇建一生祠。影堂中挂一画像,不施彩色,英姿飒爽。令人想起戚将军在林墩夜战中的风采。厅前有一楹联:

      元戎两度扫妖氛,不惜发肤殊死战;

      父老千秋严伏腊,犹思离乱得生还。

      林兆鲲书法石刻:世笃忠贞

    2.jpg

     

      此次在村民家发现围墙墙基里嵌着一块长约110厘米,宽30厘米的书法题刻,用清水冲洗干净,辨识题刻内容:引首章;上款:岁丙申蒲月;主文楷书四个大字:世篤忠贞。款识:林兆鲲;印章。(图2)

      林兆鲲,福建莆田人,著名诗人。字南池,清乾隆三十一(1766年)张书勋榜进士殿试第二甲,官翰林院庶吉士,后升翰林院编修。著作《林太史稿》《蜩笑草》传世。《荔隐居纪遗》云:“南池大前辈散馆后,以亲老假归,遂不出。授徒讲学,如郭仲伊、黄监皆游其门。同年李中丞殿图序其序”。

      林兆鲲曾为大和尚质严六十大寿题诗并书之相赠,墨宝被制作为一套十二幅的巨大屏风,该屏风高7米,宽3.6米,字体为乾隆时期风格,又采用满工雕刻,端庄大气,确为屏风中之精品,世间罕见。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