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化>徜徉在蓬莱阁上的妈祖情怀

    徜徉在蓬莱阁上的妈祖情怀

      □郑银华

      当我站在湄洲岛妈祖石雕像前,望着南轴线新祖庙群时,思绪马上被拉回到八十年代初的一天。那是传统节气中的夏至,在山东朋友的陪同下,我第一次登上蓬莱阁,第一次看到海市蜃楼。真是“海旁蜃气象楼台,广野气成宫阙然。”令人震撼,终生难忘。

      在那海天连接处,云穿雾绕,一座座宫殿错落有序,时隐时现,非常壮观。有人说那是庙岛天妃宫,又有人说象是北京故宫,还有人说那是海上的布达拉宫……正当众说纷纭时,突然听到一声呐喊:“海神娘娘显灵了,那是海神娘娘住的天宫……”

      蓬莱阁位于胶东半岛蓬莱县(旧称登州)丹崖山上。天后宫正好位于蓬莱阁“丹崖仙境”牌楼后面。额曰“显灵”,是北方最大的妈祖行宫。占地面积约3000平方米,建筑结构为四进院落,南北朝向。前殿、正殿、梳妆楼、戏楼、钟鼓楼,布局严井,错落有序。前殿奉祀嘉应、嘉佑两护法神。

      正殿供奉着3米多高的天后神像,左右各立两侍女。两则塑八尊神像,分别为四海龙王和四尊文官。蓬莱阁天后宫中四海龙王为妈祖站班,据说与宋·路允迪出使高丽有关。

      传说宋·宣和四年(1122年)路允迪出使高丽,因遇台风,求龙王无果,“八舟溺七”,后获妈祖庇佑,唯路允迪坐舟有惊无险。安全返航后,路允迪奏明圣上,把天后宫扩建为四十八间规模,还塑了四海龙王神像立于两则为妈祖站班。在天后宫右边还建了一座小龙王庙。每年正月十六是蓬莱阁的庙会。在当地还有一种晒龙王的民俗。每当久旱不雨,当地老百姓向妈祖祁雨时,都要把龙王抬到太阳底下暴晒,直到下雨为止。当地有句俗语“龙王身上冒油了—宋江该来了。”(意思:  只要把龙王晒得冒汗,及时雨就来了。)

      后殿二楼为寝宫、梳妆楼,一楼为历代各种航船模型博物馆。既有渔民、商队的木帆船模型,又有路允迪等使臣的楼阁船模型,还有现代远洋客船、货船的模型。据说这些船模都是新船下水前或远航前船主或船长亲自到天后宫上香供奉的。

      在院内树上到处挂满了香客祁福的红布条。在周围栏杆上也挂满了信众祁福保平安的心锁。在浏览写在红布条上各种各样祁福语时,我突然看到正殿前挂花丛中的石碑,上面清晰的刻着:“妈祖 林默福建莆田湄洲”。当时我的心情是多么的激动。也许是长期工作、生活在北方的游子思乡情结,也许是“独在异乡为异客”的妈祖情怀。我默默地跪在妈祖神像前,虔诚地为她上了柱香。

      在蓬莱阁,既有天后宫建筑上独特之迷,又有历代名人的诗词碑刻,还有缥渺梦幻的海市蜃楼,更有“八仙过海”的美丽传说。洋洋众仙,妈祖的神威令众仙围绕着天后宫的地盘,留下许多神迹,来为妈祖助威。真是“云烟深处蓬莱阁,沧溟市间亭台楼。”徜徉在蓬莱阁上,怎能不让人思绪万千,留连忘返呢!

      在天后宫左边的丹崖山下,还有抗倭名将戚继光当年操练水兵的备倭池。当年戚继光就是在蓬莱阁天后宫妈祖前,祭旗誓师,立下“封侯非我义,但愿海波平”的剿倭誓言。率军南下浙江、福建。为拯救妈祖故乡的子民,浴血奋战在兴化大地。

      嘉靖四十一年至四十二年(1562~1563年),他曾两度率军入莆剿倭,创下林墩、平海卫、仙游三战大捷,剿敌近万,荡平倭患,奏凯东南,屡建奇功。在解甲回蓬莱故里后,他又在蓬莱阁天后宫写下了,“三十年来续旧游,山川无语自悠悠。”“南北弛驱报主情,江花边月照平生。”等诗句。

      为了印证海市蜃楼的奇观,我又从蓬莱阁下的码头坐船来到庙岛。原称沙门岛,因为有了妈祖庙,才改称庙岛。岛上的妈祖庙,赐封显应宫,俗称庙岛天妃宫。规模比蓬莱阁天后宫小得多,但航船的模型却比蓬莱阁丰富多彩。几个屋装得满满的。既有明清时期的,又有民国和现代的,既有国内的,也有日本、韩国等外国的。说明庙岛水域航运繁忙,天妃宫香火旺盛,信众覆盖面更为广泛。

      也许是浓浓的妈祖情结,过后不久,我又随几位省市领导再次登上蓬莱阁。当我虔诚地跪在妈祖神像前上香时,有一位领导问我:“你为什么对妈祖娘娘这么迷信?”当时我回答:“也许是身处异乡的故乡情结吧!但我是信而不迷。”当我介绍完家乡的妈祖信仰后,他又问我:“你心中的妈祖是怎样的人?”我当时说了一句:“妈祖在我心中就是古代的雷锋。”领导听后笑了笑,也许就是首肯了我的说法。

      一年后,拨乱反正重新恢复了政协机构。因为这句话,我被推荐当了拨乱反正后的首届市政协委员。这也许就是冥冥中的妈祖情怀吧!

      进了政协后,我的接触面更广了,结识了许多宗教界,考古界,学术界等方面的人士。让我初步了解了,妈祖信仰在山东传播的轨迹,更增加了我浓浓的妈祖情怀。

      在山东工作、生活的十多年期间,因工作需要我几乎走遍了山东的大部分县市。唯有让我不能忘怀的是,每到一个地方,总要打听一下,有没有福建、莆田会馆,有没有娘娘宫、天后宫之类的妈祖庙宇。记得有一次,在泰山脚下的六郎坟,找到一座娘娘庙。看见几位老大娘正在烧香祁福,我问她们:“庙里祀奉的是什么神?”有的说是杨六郎的母亲佘太君;有的说是送子娘娘;还有的说是泰山老奶奶(泰山碧霞元君),但断桓残碑上的记载却明确告诉人们是天妃娘娘妈祖。

      由于山东妈祖信仰的兼容性、多元性特色,以及历史变革的诸多原因,所以在许多内陆地方,百姓的妈祖信仰有些模糊、断层的感觉。这些虽然有些遗憾,但从妈祖庙散布的覆盖面来说,妈祖信仰在山东的传播已从沿海、沿河向内陆山区发展,这是不争的事实。

      浓浓的妈祖情,让我在离开山东十多年后,又跟着莆商的足迹重回山东,重登蓬莱阁,重游一些妈祖的遗迹。让我高兴地看到,大部分妈祖宫庙都得到修缮。妈祖信俗、妈祖庙会等也得以恢复。妈祖文化的传播交流也方兴未艾。

      从沿海、岛屿的海神,到黄河沿岸的河神,运河漕运的水神,再到内地山区的陆神。妈祖信仰在山东的传播正在不断地扩展。

      从湄洲岛到胶东半岛,从南方到北方,从福建到山东,妈祖信仰从江湖河海到庙堂之高,再从庙堂之高再到江湖河海各处。从华夏海洋文化的标签,到世界文化遗产,这也许就是妈祖精神的感召力,妈祖信仰的无穷魅力,妈祖文化代代传承的生命力。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