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著名御史林润劾斩严嵩之子严世蕃

    著名御史林润劾斩严嵩之子严世蕃

      我市著名御史林润劾斩严嵩之子严世蕃,声震朝野,明朝史籍均有记载。

      那是嘉靖年间,严嵩秉政二十多年,其中任首辅、独揽朝纲达十五年,父子奸贪,时人称,皇上不能一天没严嵩,严嵩不能一天没其子,两人被称为“大丞相、小丞相”。严嵩父子为恶,卖官鬻爵,“致文武将吏尽出其门”,要害部门全安插亲信,他们朋党为奸,残害忠良。

      其子严世蕃还仿照皇帝有二十七个世妇的制度,娶了二十七个小老婆。史称他“粉黛三女,列屋骈居;衣皆龙凤之文,饰尽珠玉之宝;张象床,围金幄;朝歌夜弦,宣淫无度。他还夸耀:“朝廷不如我富!”  “朝廷不如我乐!”

      这引起正义人士无比愤慨,就在严嵩执政时,对其弹劾和揭露从未间断。而因弹劾遭迫害的多达数十名。进士锦衣卫沈炼历其纳将帅之贿,使边防驰备等“十大罪”、兵部员外郎杨继盛奏其纵奸子之僭窃、排斥异己等“十大罪五奸”等,他们奏疏虽“耿耿正气,溢于言表”,“语语痛切,字字呜咽”,仍是朝上奏章,暮入诏狱,均遭处死。压而不服,其时朝中极多愿以一死劾倒严嵩。

      嘉靖四十一年,御史邹应龙和莆籍御史林润不畏权势、不受拉拢,极力弹劾,奏其一贯受贿,且贪污边饷,勾通倭寇,使“南倭北虏”祸患极大,加之次辅徐阶密奏,使昏庸无能的世宗不得不传谕,抓严世蕃下狱,令严嵩致仕还乡,党羽罗龙文充军。

      嘉靖四十三年,林润奉命巡视边防,深入民间,了解严世蕃谪戍雷州途中,逃跑回家,本性不改。于是再劾其仗相府余威,杀人越货,强占民田,又和半路逃跑的党羽罗龙文蓄养刺客、聚众达四千人之多,图谋不轨,半年就作案27起,不但百姓受害,连地方官也被欺凌。世宗看了奏章,大怒,下旨再次逮补严世蕃一伙入狱。严世蕃被抓到堂上,徐阶取出奏稿掷令他自阅,世蕃看罢,面如土色。嘉靖四十四年,世宗下旨将严世蕃、罗龙文处斩弃市,家产抄没。临刑前,世蕃家人捧过纸笔,让他写封家书,与父诀别。他执笔在手,涕泪直流,一片白纸,半片湿透,手颤不止,半天竟写不成一个字。

      史载,当时从严嵩家抄出黄金三万余两,白银二百多万两,其他珍珠瑰宝价值数百万两。世蕃与妻窖金于地。每百万为一窖,共有十几窖。在京城,其府第连三、四坊,府前一座大花园,还有一片数十亩的人工湖,旁边种植奇花异树。在家乡,严嵩还有五座府第,皆画栋雕梁,高墙峻宇,巍峨壮丽不减朝堂。

      俗云“恶有恶报”。世蕃被斩,孙子严鹄、严鸿充军后,严嵩家又被抄得片瓦无存,他只好请人在祖宗墓旁搭个草棚,食宿其中,老景凄凉。一年后,穷饿病死墓庐。终在举国一片唾骂声中结束了他罪恶的一生。 (林闻功)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