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木工匠

    木工匠

      □李福生

      在我的记忆中,木工匠是老街上备受尊重的手工艺人,那年代,普通百姓人家都用木材打家具或制作生活用具,木工匠带着斧头、锯子、锤子等工具,走入千家万户,上门给雇主盖房、做床铺、打家具,还能随手为雇主家做小板凳等,是一门养家糊口的手艺。当时,老街有一位颇有名气的木工匠,人们直呼他“木工奇”。

      在那个“读书无用”的年代里,“木工奇”初中没有毕业就辍学了。他父亲对他说:“你要去学一门技术,这样一辈子有饭吃。”于是,就带他去拜古镇木器社一位老木工匠为师,这位师傅因擅长制作精工家具而闻名于四里八乡。说来也怪,当时只有十三岁的“木工奇”对木工技艺十分着迷,在师傅的悉心教导下,他勤学苦练,加上对木工手艺与生俱来的敏感,很快就掌握了拉锯、凿孔、刨木、安装等木工技艺。过去社会曾经流传这样一句口头禅:刨刀锯子,斧头凿子,四种工具都能使用,并得心应手,就能做家具了。学手艺时“木工奇”耐得住寂寞,不怕吃苦、虚心求教。三年后他基本掌握了一手过硬的木匠活。

      木工匠是从事木器行业技术含量最高的手工艺,蕴含着大学问。木匠以木头为原料,伸展绳墨,用铅笔划线,用刨子刨平木料,用凿头凿出一个个方洞……再做成花样繁新的木头家具。而且在建筑业、家庭装修业也离不开木匠。在莆仙地区,传统的木工分为粗木和细木。粗木的工匠将木材制作加工成门、窗、桌、椅……细木的工匠把木材精雕细刻成各种花样(花鸟、山水、人物)工艺品,有的用于建筑方面,有的用于家庭生活的方方面面,有的用于家庭使用的器皿方面,也有的用于装饰方面,皆具有实用性和观赏性。木工除了基础的使用工具之外,关键的是要使用好直角尺和墨斗。直角尺是木匠测量木材成90度的器材;墨斗即线条沾在墨汁里,打上线痕,用于划定木材成平面,或平衡的量度标准。这就涉及到数学中的几何知识,安装成品则涉及到物理力学知识。因此,木工匠必须得有一定的文化知识。有经验的木工,总是视不同的材质,使用不同的工具及手法,进行精加工。木工匠最关键的是要选好木头,一般而言,杉木常用于建房之用,包括门窗、楼板等。其它的木材,包括樟、枥、枫、榆、桧、楠等等,常用来制作家具,更高级的金丝楠、黄花梨、鸡翅木、檀香木、沉香木、紫檀木、红酸枝木、黄杨木等,制成家具,那就价值不菲了。

      几年后,“木工奇”喜欢上细木加工这一手艺,也逐渐迷上古典红木家具制作和家具雕花这一工艺。木雕是个慢活,不仅要动脑筋还要有耐心。“木工森”白天干木匠活,夜晚关在房间里与木雕相伴,一刀一式、一丝一毫地用心揣摩,细心雕刻。在片片木板和块块木头上,倾注对木雕艺术的痴迷和热爱。不久后,他掌握了牡丹花、芍药花、百合花等花卉雕刻,有时他也在家具上直接刻出各式各样的鸟类,像喜鹊、凤凰、黄鹂等。不管是花,还是鸟那真是活灵活现,像真的一样,引来了老街过往人们的驻足观看,看后是赞不绝口,人人都伸大拇指。

      “起初我不知道跟木材打交道也是一种文化,只是想着学一门手艺,作为谋生的工具。但是,经历了对木雕的了解,我逐渐与木头成为朋友,开始学会如何雕刻它。”后来,他又正式拜古镇一位颇有名气的木雕老艺人为师,学习木雕技艺。在与各种木板、木头雕刻过程中,“木工奇”掌握了木雕语言。他说,“木雕就是把木头变成活的生命,因势造型,因材施艺。”

      如今,科技的发达让许多手工制品渐渐失去了市场,机器制作家具、雕刻作品虽然速度快,效益高,但没有了传统手工制作、雕刻的韵味,缺少了手工的灵气和神韵。“木工奇”希望带出一批年轻优秀的木工匠、木雕匠,把老祖宗留下的民间手工艺更好地传承下去。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