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百年郭风丨王炳根:郭风的书房

    百年郭风丨王炳根:郭风的书房

      文丨王炳根

      郭风一生都写散文诗,他的书房也象散文诗般的散落各地,有时随遇而安之处也成了书房。

      三、四十年代,郭风的散文诗就写得很不错,被黎烈文看上,聘他当《现代儿童》的主编,他在福州旧城区的西牙巷租了一间民房,歪斜的木楼上,用木板将房间隔为两小室,前室为卧室兼“书斋”,“书斋”靠窗有一张古旧的书桌,书桌的抽屉,据说最初不装书而装米,故被称之为“米缸”,室后为母亲居住,楼下为厨房,阴湿的雨天,木柴和煤炭的烟会冉冉升入楼上的斗室。

      郭风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写作,由于白天要到编辑部上班,同时还在学校兼课,写作都在凌晨,肚子很饿,又不能生火,就吃一点炒熟的用开水调拌的麦麸,写作一段时间,天就亮了,天亮后就不再写,收拾好桌上的文稿,下楼,楼下有叫卖声,在买稀粥的担前,卖碗稀粥喝,稀粥是咸的,不用小菜,喝稀粥可以在小橙上坐会,之后,付了钱道了谢,就从萨镇冰命名的“肃威路”走出去,或去《现代儿童》上班,或去“高工”上课。那一段时间,郭风写作了大量的散文诗,后来结集出版的“曙前散文”都出于此。

      解放后,郭风出任《福建文艺》副主编,生活有了基本的保障,也有了人身安全,这时他写作了一批歌颂新生活的散文诗,著名如“叶笛”系列便是这一时期代表作。但好景不长,文革风暴席卷了他,七十年代又被下放到闽北劳动改造,在劳动与大自然中,郭风却得到了灵感找到了诗情。这时,他住的地方是一个只有四户人家的小山村,处于海拔八百米至九百米的深山重岭之间。郭风居室为二间,前屋可见溪流,可听溪水流淌之声,可见终日不停转动的水磨坊,可听水声与木声,可见溪畔木桥,可见沙石公路,时有汽车从路桥驶过,那时不能写作,一些念头实在憋别不住,就偷偷地记在小本上,每当这时,郭风便躲后屋去记,如果要说书房,这就是他的书房了,从一方小小的窗口,可以看到一片山岭,一片纵是雪天依然蓊郁的山林,有茅竹、有柿树、有飘香的桂花、有时或传来的鸟声。八十年代,郭风重出江湖重登文坛而且产生影响的《山中叶笛》《你是普通的花》,最初就是在这里记入小本的。郭风说:“在山村,我开始思考着一些什么。特别是林彪在空中自我毁灭之后,更促使开始思考我党和国家的命运和前途。我要表达心中的情感。我要表达我对于党和国家的信念。我在山村暗自写下一些散文的草稿。你(指妻子――引者注)支持我继续写下去,我觉得自己有了力量。这便是《雪天漫笔》、《夜雁》、《夜霜》……情感显然变得深沉的散文。”

      黄巷是郭风居住最长时间的地方,也是最有文化含量的一条小巷,福州以“三坊七巷”著称,黄巷为其中一巷,七十年代末,郭风搬至这条古巷。当时,福建省文联在此建了一座五层楼房的集体宿舍,开始居于二层,二间半房,后随着郭风的文学成就愈隆、名望远播,领导将他调到五层,并且多出一间房,为三间半屋,这时才有了一个书房,郭风起名为“汗颜斋”,在这里写作的一部分作品,结集出版时,用得就是《汁颜斋文札》。郭风在“汗颜斋”,可以望见黄巷残存的古老花园的遗址、幸存的树木和没有被推倒的、墙檐上有泥塑的断垣,还可以眺望闹市中的现代化的高层筑物和它们的茶色玻璃,有时还可看到成群飞过低空的鸽群。这时的郭风已近暮年,眼前的变化常常让他触景生情:“使我格外高兴的是,南面不太远处,在一些尚未改建为高楼的低矮旧民宅之间,有一株高大的、树冠圆形的、暗绿的古榕。晚间,常有数百只归宿在树间的麻雀在那里噪叫。我以为鸠的鸣声可能也是从那棵古榕间(或从“黄楼” 花树间)传来……”

      搬到凤凰池居住的郭风,住房宽敞多了,四室一厅,郭风将其中的一室辟为专用的书房,“不置床具,全置书橱”,取名曰:八旬斋。客至,与郭风的交谈,大多在八旬斋。这儿的摆设,主要是两架顶天立地的书橱,橱内存放郭风毕生选购、并几经淘汰而保存至今的古今中外的书籍,这些伴随了郭风一生的书籍,大概也是郭风最主要的财富吧。书橱内除了有书,还摆了一些小工艺品、小摆设之类,如瓷塑《李白醉酒》等,郭风处理这些小工艺,显得很精心,比如,给它们支上一个精致的木托,便多了一重品味,甚至添了几分庄重,成为书橱中一道风景线。郭风的书桌,一般说来是很清爽的,甚至可说是纤尘不染,只是书桌旁的杂物架上,有些零乱,那儿堆积着郭风近日劳作的成果,报刊杂志社寄来的样刊样报,还有许多赠送的报刊,每日都得从收发室抱回一大摞。室内还有一件硬木古式的案台,其做工之精细是现时的家俱无法企及的,郭风说,那是从莆田的古宅大院中搬来的,作为祖上留下来的一件纪念物吧。设于郭风书斋的古式案台,除固定摆放一架已有些年代的珊瑚外,不存它物,单放鲜花,或盆栽之兰花、或友人送来的花篮、或女儿从鲜花市场购来的各种时鲜花卉,如菊花、玫瑰、洋睡莲等等,插于花瓶之中。

      有了专门书房的郭风,却不在书房写作,如遇灵感,便到位于西窗厨房的餐桌上,铺开稿纸,时或写上几笔,窗外金色的阳光,照着他雪白如银的头发。

      (写于2001年12月14日,仅以此文纪念郭风先生诞辰百年)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