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三月,我把白塘湖写成了一首情诗!

    三月,我把白塘湖写成了一首情诗!

      □胭脂

      三月,烟雨蒙蒙,白塘湖,宛若一幅画。在宋代时,她有个温婉的名字“注月池”。湖面上轻舟摇桨。倒春寒,一夜之间,从春天的晴暖又回到冬日的凛冽。荒凉的枝桠,一只鸟儿在上空飞旋着。不远走,也不挨近,风和云都认识它。仿佛刚起韵的诗,画面唯美而孤独。

      三月,冷风拂面,行走于午间静谧的小道,打湿记忆的,是你在三月的湖畔边,只是温和望着我,轻轻抚摸着我的发梢,一言不发。微波粼粼,听风轻摇树枝,我躲在桃花树下,听鸟儿唱起初春的情歌,听双桨戏水,将心事划成茧。古桥边上,柳色芊芊,吟不尽的诗情。那一缕缕嫩绿,醉了冬日的河床。你说,让我们在红尘中避开喧嚣,左手摄影,右手文字,过简慢的日子。于是,我亦为灼灼素年里,等一场春暖花开。

      三月,如梦如幻,一切如在云雾里。浅喜薄欢。萌动的心跳,和成排的红嘴鸥,停留于阑珊处顾盼生辉。伴随着清脆的啼叫声。在如水的江南,手握一支春。在春寒料峭中,潇潇洒洒的摇曳着。风过生香,如那场缠绵于心的相遇,徜徉在桃花溢香的诗意里,花儿在枝间笑开了,像极了庭院深深里的旧时女子,关上虚掩的门闩,有桃花娴静的情义,有煮字的清香。虽不能明媚整个春季,却也温润于心。

      三月,白梅如雪,暗香馥满。轻摇梅枝,花瓣儿细细飘散与我擦肩。你说,有一种惹心的声音,立在清瘦的花树下,有着淡淡袅袅的惆怅。那时的我们,把镜头里的光,从喑哑到清浅。在春天来临之际,拍摄着花的芬芳。在花瓣跌落往事里,怀念着花朵的坚强。蕴含的情意,在小桥流水里静静流淌,你说,闲愁万缕无从寄,而我将头发盘起,配上吉祥如意木簪,身前坠幽莲青锁,连指甲也染成了桃红色。把流光雕刻成白色的梦。你在身旁,满目葱茏。你打开镜头对准我的笑颜,在村里,过着画里的生活。

      三月,亦慈亦悲,清供栖影流年。我仍如当年,卷起袖子舀一勺三月的雨水和半缸阳光,酿成一壶壶缠绵醉香的米酒。在敲锣打鼓日,将习俗搁在马背上,烫壶好听的情歌,和着那些月光下绽放的烟花,慢慢吹干。你搂着我的肩,每一朵心跳都像坐了秋千似的。我知道春天是骑着自行车来的,昔日白塘秋月下,盛丽繁华,美人如客。你说你做了一世烟锁的相思客,看过云游的烟火,遇过三千醉盏的潇洒,耳边拂生风马。我看着河岸边的花树上,挂满了弯腰的明媚。攒了几年的微笑,只在你面前盈盈而媚。你说,怀念小时候晃悠悠的乌篷船,于是,我坐上船,煮上一壶花茶,仗着有风撑腰,去看你。

      三月,呼吸间清寒舒朗。在花树的怀抱里,任天空的微蓝悄悄漫过鞋底,在你可能经过的路边,隔着树干看水墨般的村庄羞涩踢着小石头,跟着花开,溅起一缕幽香。落日余晖下,微风轻轻搡着,烟霞染红了屋顶。河岸边的小吃店里粗糙的旋律,还在清亮亮地流淌。空置着的桌椅,在暮色下摆成了一道风景,对岸的莆仙戏情长碎念,时而丰盈,时而低沉,唱词里隐约哼着,等你吹灯说话。三月里的夜色柔软,像抹了胭脂的妖娆女子。天空像喝了红酒微醺,泛着迷离好看的紫,如竹马青梅时光,你说等你醒来。我说我愿弃姹紫嫣红,与你一起去讨那一城烟雨,还有满径芬芳。

      三月,你说期待遇见一场倾城雨,带上相机去拍雨中的古民居,还有我那明亮的眼睛,听那“滴答滴答”的雨落声,然后安静看着我将风景写成情诗。我仰头对着你调皮笑着,你捏了捏我的鼻子,有一群人刚好从小树林旁欢喜路过,满脸春天。可我们等待的那场倾城雨,迟迟未来,于是,我穿着新布鞋,索性坐在梅花下听香,看你按下快门的“咔嚓”声,看着你挺拔的背影,笑颜如梅。你说你拍的每一朵花,都是写给我的信。我轻捻一抹花香和你的多情,煮一阙三月的情诗,坐上花轿,和春天来一场约会。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