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莆田味道:枇杷

    莆田味道:枇杷

      □谢顺航

      在莆仙,一提枇杷,大家都会想到常太枇杷。莆田属亚热带海洋性季风气候,颇适合枇杷生长,是枇杷的重要产地。目前莆田枇杷品种有100多种,知名的有“长红3号”“莆选1号”“早钟6号”“白梨”等,特别是“解放钟”枇杷,外形艳丽俊秀,个大肉多味美,驰名海内。而作为“解放钟”等佳品的主产区--常太枇杷被誉为“中国枇杷第一乡”也就实至名归了。

      不得不佩服诗人的想象力和描述力。关于枇杷,诗人们称其“金丸”“蜡丸”,颇为形象。明朝画家沈周对枇杷称赞有加:“谁铸黄金三百丸,弹胎微湿露渍渍。从今抵鹊何消玉,更有锡浆沁齿寒。”枇杷不仅外表呈现金黄色,果肉也如此。她犹如一个文静雅致的女子,静静地躺在果盘里。当你剥开一颗枇杷端详时,你会感觉到女子娴静典雅的味道。枇杷的绿叶“作以驴耳形,有毛”,也长得温和端庄,有很大的亲和力。莆仙地区家家户户在端午节来临时,都要出门捡拾“午时草”,用于烧“午时水”,除了菖蒲、艾叶、艳山姜等,其中枇杷叶也是重要的一味草。

      靠近山区的西天尾、梧塘一带,旧时每家每户都拥有一大片的枇杷树,且靠它增加家庭收入,后来枇杷果贱,而台湾鞋厂在旧福厦路沿线兴起,多数青壮年都进厂务工,或自己下海挣钱,不再管护不值钱的枇杷了。满山的枇杷树和不少留守的老幼病残一样,成了野果树。我一同事说,每到五六月份的周末,他都到山里去采没人管理的“野枇杷”,总是吃饱下山,有时候还带了一大袋回去,分给朋友。我有一次因事曾从山里出来,车行近两小时,沿路可见一些山村路口摆着几大篮枇杷,用红草纸盖着,只露出部分。看着等待顾客光顾的村民的眼神,有时候会闪过一丝难过:枇杷不再像以前那么值钱了,他们辛辛苦苦摘那么一篮子也值不了多少,哪怕是普通工人一天的工钱也够不到。另外,摆在道旁苦等疾驰而过的大巴、小车也不是营销的好办法。当天采摘的果子是否能售出,都悬在售者的眼神里。

      枇杷是个好东西。据说有不少功效,印象最深的是清肺止咳。过去小儿感冒,也不管是热咳还是冷咳,就用枇杷膏、止咳糖浆。20多年前,我们看见廉价的枇杷罐头,玻璃瓶里翻卷着数十个被掏出果核的枇杷,身体上火的时候一口气喝完,热气似乎很快消失了。枇杷可做果酒,我见过本地生产的某品牌枇杷酒,并曾和该公司一位销售层经理有过一面之缘,聊到本地品牌枇杷酒研发推广的历程。这个本地品牌一直在努力,虽然十年来一直“沉寂”,这几年突然间又“活了过来”。

      每年都会吃到枇杷,偶尔也会吃到个大汁多的,但极少吃到“解放钟”等佳品。剥枇杷颇有技巧,有人用汤匙手柄,或者竹筷先刮刮皮,使皮与肉汁分开。之后如剥香蕉一样,一瓣一瓣剥开,方便极了。

      每个小男孩都有过“偷窃”的经历么?我曾偶跟某同学,在整个村庄里四处扫荡,偷过桃子、地瓜,还有枇杷。当然,这种偷算是顺手摘一把解馋。与小学同学数十年之后聊起,其他事都遗忘殆尽,唯独共同在村中“作案”的细节还记得。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