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南日岛:另一种解读

    南日岛:另一种解读

      □慕朓

      有个岛,进入你的梦丛,就如晨曦注入阳台上的花盆。这必然不是一个俗世意义上的岛屿。我更在意他的旧称:南匿山。他定然有过天马行空的幻想。他隐匿在茫茫大海之中,不为人所知,逍。自在,云游四方,犹如不系之舟……

      他深具诗人的气质,或许正像我们箱底珍藏的梦想。他向广阔无边的台湾海峡乃至太平洋,勇敢地迈出了一步。这个自西而东的脚步,犹如一个宣言、一个誓言,引发灵魂的波涛阵阵。岛上所有轻吻这只“大脚丫”的海浪都是膜拜者、追随者。南日岛眺望东方,眺望远方。你看,那十八列岛就是他的心灵的先头部队,多年前他们已经出发,在浩瀚的时空中寻找自由、光明和恒在!这个岛,在我,极具象征意义。如果它是太平洋岸边的巨舰,那么,请看那些在船上奔跑,练习飞翔的诗人们吧,他们就是这艘舰船的主人,我称之为“灵魂水手”。而这里,用热血和青春浇灌的人类不朽的心灵是永恒的船长!

      他行走江湖多年,血管里激荡着海盗的血液。那一年,天降陨石,海啸山崩。每一个陨石中蹦出无数个海盗,黑压压地从港南、浮叶、东岱沙滩上登陆,其势若诺曼底登陆时的无数飞机,嗡嗡嗡嗡嗡嗡,轰鸣声不绝于耳。一时间,登船、占领、摇橹、掌舵,在惊涛骇浪中横冲直撞、奔放不羁、破坏、重建……那天上岛,我在港南海堤看见如凯旋门一般的六孔闸门,看见在空气中忽而静止,忽而疾飞的蜻蜓,一只、两只、三只、一群……

      他有俗世的温暖与瓷实。有那么一段时间,我用疑惑和恼怒的目光注视着这座岛屿。正如我一样,虽多次进岛,一度不见大海,或许大海已成了生存背景,而非主角。身负公职的我终日忙于日常事务,说客套话、走大众路。或许,因为我们沉浸在烟火堆里太久,所以忘记了大海和远方?我们只能感叹庸常之手过于强大,翻手为云、为雨,任其肆意妄为。

      也许,我并没有读懂他,这只系在太平洋裤腰上的“哑铃”。我一度以为他已退缩、蜕变,因为他沉默在大海和陆地的中间。这是一种尴尬。这是出发,还是停滞?是犹豫不决,还是蓄势待发?

      或许,现在我理解了他的眷恋和牵挂。他不愿独自乘风归去,徒有清谈和玄想。他一定要在凡间有个结结实实的日子。现在,我似乎也老了,更爱他的世俗热闹。在南日岛,掀开客房窗户,让市井之声从楼下飘上来,竟有一种莫名的温暖。再凑到窗口瞧,下面人动如蚁,一位着睡衣的女子立在摊前瞧着,一位老汉蹲着翻捡新上市的海鲜。这一幕,吃喝拉撒柴米油盐生老病死聚散别离都裹在里面,犹如一颗青橄榄,苦涩、回甘之味,你得自己慢慢体会。

      我还要纠正一个做法,就是我原想和大家一样找个最佳的时间和角度看南日岛的晨晖和夕光,如去浮斗看日出,去西寨看夕照。而我现在却要在最日常、最深处的地方来看,不再需要诗意和浪漫。我随手拉开窗帘,在最嘈杂的南日早市上空聆听市井之声,并且瞧着那只火轮如何气喘吁吁地从岛上众多的石头房中挣扎上来。也许他和我们芸芸众生一样,逃不过责任义务、逃不过生存压力。

      南日岛的绝美、诗意,让别人去描绘。我乐意看见他尘满面、鬓如霜,早出海、晚归港,大筐小筐鱼满舱的情景。我乐意看见家长里短爱恨情仇这一部书在每个岛民手中翻卷。与其眺望远方和诗,不如握住眼前的磨合、隐忍、宽容和坚强。在这瓷实日子的海上,他又是唯一的诺亚方舟,带着我们曾经眺望而今平实的目光出发,再出发。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