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画仙吴彬身世与壶山别墅探幽

    画仙吴彬身世与壶山别墅探幽

      □俞宗建

      吴彬(1550—1643?),福建莆田人。字文中、文仲,别字质先,别称文中父。自号壶谷山樵、遵道生、织履生、一枝栖、枝隐生、枝隐居士、枝隐庵主、枝庵发僧、枝隐头陀、枝隐庵头陀和“金粟如来”等。明代宫廷大画家,晚明“人物变形主义画风”和“中兴北宋经典山水画风”的主要倡导者和领导者之一。

      吴彬出生在福建莆田一个虔诚的佛教徒家庭。据明代莆籍学者姚旅(1572年出生)所著《露书》卷之十四《异篇下》载:“吾乡秀才吴金陵,初日者以为啬寿且艰子。金陵力行善事,且供白衣大士甚虔,年五十梦大士云:‘尔多善行,今且送泰山记事功曹为尔子。’是年生子彬,彬字文中,以绘事冠海内,见所生有自矣。”

      自乡贤姚旅(吴彬挚友)所著《露书》记载获悉吴彬父亲名叫吴金陵,是位秀才,力行善事,虔诚佛事。

    1.jpg

     

      查考吴彬另一位文友,晋江何乔远著《镜山全集》卷十五《吴氏一门孝行歌》载:“世尊割肉喂猛虎,何况亲生母与父。高皇论孝不责难,戒人刲股割心肝。当时淶水李得成,乃复用之列班行。莆口胄子吴望久,至性宏仁无不有。刲股疗父父不死,留与子孙作样子。家督君宇如父为,亦以起母脾病嬴。望久次子孙国宣,又复行之母病痊。君宇有子名文中(吴彬),夫妇孝母心怔忡。神人语母母子伤,起死赠之柳叶汤。文中之妇己母病,仍以割股完慈命。世间难得此一家,阴功又况恒河沙。文中巨筆赋子虚,人道天子之相如。宁知累世百行本,所愧余言非华衮。”

      自此获悉吴彬一家孝门:吴彬祖父名吴望久,亦品性宏仁,割股疗父父不死;吴彬父亲吴金陵(字君宇)、叔父孙国效行祖父吴望久所为,亦以起母脾病嬴,母病痊;夫妇(按:此证吴彬娶妻成家)孝母心怔忡,起死赠之柳叶汤;文中(吴彬)之妇己母病(即吴彬岳母),仍以割股完慈命。世间难得此一家,百行一代传一代,颇似涞水李得成。最后何氏亦盛赞吴彬巨笔似司马相如撰写《子虚赋》名作一样,将代代相传。吴彬的身世之迷正逐步得以解开。

      吴彬约于嘉靖庚戌(1550年)生于莆田,因少时聪明颖悟,表现出很高的艺术天赋,颇受晚明同乡举人、著名诗人佘翔(1535-1605年)的器重和栽培,从小学习诗文书画,嘉靖壬戌(1562年)倭寇入侵莆田,佘翔家也遭劫,幸好师生皆逃过一难。嘉靖乙丑(1565年),吴彬挟艺北上,游历浙江雁荡山、西湖后抵达南京,此据明代福建同乡叶向高《题吴文仲枝隐庵》诗句:“少时来作秣陵游”和“小卜幽栖寄此身”获证。

      万历乙酉(1585年)夏日,吴彬游历至河南洛阳,作《十八应真图》,款识:乙酉夏日写于白马寺,吴彬。该作清代时归周恩来外曾祖父、著名收藏家万承紫先生收藏,画作上有吴彬裔孙吴醉石题跋:“吴彬早期应真图极品,吴彬后裔吴醉石拜题”,吴醉石还有在董其昌画作《鹤林图》上题跋传世,是清代的一位书法家。

      笔者多次赴南京栖霞寺,探访查询吴彬与栖霞寺的文献史料,发现董其昌题吴彬《栖霞寺绘五百阿罗汉画记》书法拓片,此碑玄言精,自是董其昌盛年两绝之作。此原件后被明代官员姚士帧(字仲宾,其谪官南中)持为购之,并镌诸石。姚士帧猜测吴文仲(吴彬)身后其子伶仃几落俗世。

      崇祯元年(1628年),还发现吴彬参与余藻《石鼓斋印鼎》第九卷校订工作,本卷封面署上同邑吴彬校订。余藻,字釆芝,莆田黄石人,著名篆刻家。

      故综上所述,“吴彬后裔吴醉石”在吴彬《十八应真图》所题。自此判断吴彬有后代相承,真实可信。

      吴彬在南京居所名曰“枝隐庵”,笔者从吴彬在自己的画作《梅竹雪鸟图》上钤印“让王孙”“家在凤凰阜下”,以及明代与吴彬交往的文人诗文记载中探幽获悉,吴彬家在金陵(南京)凤凰台下,杏花村附近。其与明代著名学者、翰林院编修顾起元“遁园”相邻。明人叶向高、王元美、曹学佺等二十多位各界名流造访枝隐庵,并有歌赋或诗文相赠。此现象被吴彬挚友于若瀛(诗人、书法家)记录在其著作《弗告堂集》中“众口争传枝隐词,一时价贵长安纸”。

      那么,著名画家吴彬莆田家乡的居所在哪儿呢?

      1585年,吴彬游历河南白马寺作《十八应真图》,1588年游览四川岷江作《岷江揽胜图》,吴彬款识:万历戊子葛月壶谷山樵为栖霞外史一图,遵道生吴彬作。吴彬自号壶谷山樵,彰显吴彬是壶公山(莆田名山)下,谷城(现黄石镇)人。

      吴彬于万历戊戌(1598年)在南京画家胡宗仁画作《送张隆甫归武夷山》图上吟诗赠别:“两岸青山送去航,分携无语泪沾裳。未谙何时床头酒,更对君家醉故乡。唱罢新词怨夕晖,离情乡思两依依。凭君为语壶公道,好整云林待我归。”吴彬在此向乡亲挚友张隆甫(武夷山人)返闽道别时,嘱咐好友:“凭君为语壶公道,好整云林待我归。”诗句隐言及作者吴彬居所在莆田壶公山。

      那么吴彬家乡莆田的居所名称何以见得?

      笔者通过查阅吴彬老师、著名诗人佘翔,闽人学者何乔远、南京名儒顾起元、于若瀛著述及吴彬自己的诗文探幽发现,吴彬的莆田居所在莆田名山壶公山麓,名曰壶山别墅(壶山别业或壶山草堂)。

      明代著名学者,《闽书》作者何乔远(闽晋江人),其与吴彬友善,过从甚密。在其所著《镜山全集》收录多篇与吴彬往来诗文(按:长洲吴安国,字文仲,也是万历间入仕,有诗文《葆光轩》《今是草》传世,何乔远与其亦有诗文交往,希读者注意区别,勿误)。

      其中有篇《王元美先生复仿苏子瞻<辘轳歌>体为吴彬赋壶山别墅(完全记述吴彬的艺术人生,故全文附之),聊复次之,以博一笑》:

      辘轳歌长井绳系,古来作者有三士,苏轼、世贞、乔远氏。二子学苏作图记,園记歌成送与谁,吴彬又是一奇士。吴彬所隐園,乃傍壶山之仙子。蓬莱水深复清浅,壶山仙子千古死。我非吴子复谁与,司寇久失文苑愁,乃今我与吴子游。何生镜山久落魄,如今起废官不薄,官不薄兮酒盈尊,闲曹吟雪看流云。飞雪流云双总稡,敲门又有吴君辈。山林姿态凤池贵,片纸展作小便面,豆人寸马画中见。长披大筆五岳形,戴进吴伟不敢声。山无声兮水有色,华堂高挂人人悦。人人悦兮可奈何,心非所好请不阿。请不阿,画仍多,心中之人屡为作,片金一钱不须索。苟非其人欲呕悉,从他竿牍百遍削。

      吴君隐園在壶麓,四裔名驰乃无足。日落桑榆景翳翳,呼卢浮白复大戏。长安客邸绝烟萝,吴君不厌时我过。长安攻金善棜禁,工学彝巵方其姓。何生瓦鐺之外无可续,只馀满瓮貯酒堪引竹。吴君薄暮出凤池,黄芽赤根乱睥睨。睥睨若谓可同群,腰间方银出如云。如云之色白不昏,酒酣耳热数大举,遂令何生汗如雨。皇州春暖莺迁乔,春盤顾我称颂椒。东鄰腊酒今正熟,又比元载胡椒斛。斛斛饮尽朱颜酡,命我再作腰杯歌。腰杯之后忆腰杯,如此饮酒能几家?千古止酒有陶潜,我今去之已千年。难则饮酒俱宛然,谁得银杯出腰边?相对惟有灯花眼,花灯腰边宝剑光如流。腰边绶组长悠悠,不闻腰杯酒人游。陶公有腰尚折米,吴君双杯腰间留。留之千古以后为胜事,酒谱诗坛名始著。

      吴生胸中开八窗,腕中复有千株树。千株树色壶山长,如今移种宫未央。昔年落笔中书堂,貂璫观者如墙墙。匼匝屏風十丈上,飞白填金郁相向。神宗好书无不有,爱看君书开御牖。方朔金门大隐仙,君亦仍旧壶山禅,壶山有禅还有仙,双修饱吃金门烟,金门烟中米家船。元美西州君迴驾,又求何生一笔泻。长安春雪袁安寒,牛衣苦少日三竿。三竿起忆上林树,知君骑马来复去。来时骑马去时归,雪深不畏马蹄滑。上林如此春复夏,当阳圣主正英多,君当复献上林歌。上林作歌歌喜起,帝城云阙春树雨。春树回春转后胙,香气如闻馥殿椒。唾壶不撀暮年烈,但喜腰杯歌腊月。故乡壶山梦还涉,梦中壶山若可度,布衣还忆来时路。布衣如君太杰奇,能酒能画复能诗。诗成复尔携琴至,薰風習習兼明庶,一身数器真能事。

      君不见来时绿鬓头裹荷,金门今献明良歌。明良之歌歌宛然,君生莆口我生泉。君列仙班尚有年,我老要还镜山眠。镜山亦有峰立壁,业已请君作图记。乞图九云  我豚子,我持君图归山乐忘死。忘死兮分雲泥,云君巧兮我泥拙,此中之乐不可说。不可说兮须鉗口,欲鉗吾口兮,惟有腰间之杯入我手。君以腰杯壶墅托我传,请君为我画毕兼赋镜山篇。

      笔者在撰写《吴彬研究》有关吴彬诗词艺术内容篇章时,发现佘翔是明代著名宫廷大画家吴彬的良师益友,且其曾多次为吴彬画作题诗勉励。吴彬回闽时,佘翔陪吴彬畅游武夷山(有赋诗四首《别吴文中》)和家乡名胜仙游麦斜岩(佘翔赋诗《麦斜岩别吴文仲比部》),师生情深寄于诗。佘翔病逝后,吴彬于1605年冬,自南京陪翰林院编修顾起元返回家乡莆田,并拜谒自己的恩师佘翔的“壶庄草堂”(按:笔者考证佘翔晚年在壶公山山麓修“壶庄草堂”并有赋诗“壶庄八咏”收入在其著作《薜荔园诗集》。吴彬也在恩师佘翔“壶庄草堂”附近筑“壶中草堂”)。顾起元随吴彬探访莆田壶公山,并有诗题“吴文仲壶山别墅十八咏”。其中第一首即《壶中草堂》:“窈窅壶中天,构扎数椽屋。早来岭上云,飞入符牙宿”。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