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蔡京有没有写“崇宁重宝”隶书钱文?

    蔡京有没有写“崇宁重宝”隶书钱文?

      □林青松

    1.jpg

      图1

    2.jpg

      图2

    3.jpg

      图3

      宋代张端义著,成书于淳祐六年(1246年)的《贵耳集》记载:“崇宁钱上字,蔡京书,‘崇’字自山字作一笔下,‘宁’字去心,当时有云:‘有意破宗,无心宁国’。”

      据《贵耳集》的记载可得知:“有意破宗”是将崇字写作“  ”;“无心宁国”是将宁(寧)字去掉心,即无心的宁字。

      至此,有二个问题不得其知:(1)查《中华字海》无心的宁字共有6个异体字,不知道蔡京是写哪个无心的宁字。(2)“有意破宗,无心宁国”的钱文,蔡京是写在一枚“崇宁重宝”钱上,还是写在二枚“崇宁重宝”钱上亦没有人知道。

      1990年江苏古籍出版社出版高汉铭的《简明古钱辞典》“崇宁重宝”条解释:“宋徽宗崇宁年间(1102—1106年)铸。面文隶书,直读、光背,传为徽宗书。”

      可见,高汉铭认为:“崇宁重宝”四字隶书钱文据传是宋徽宗皇帝所御书的。

      民国古钱币专家丁福保《古钱大辞典》引《永乐大典》、《宋史》:“三年又铸崇宁重宝钱,有小平,有当三,其文隶书,皆蔡元长(按:蔡京字元长)所写,笔画从省,‘崇’字以一直上下相贯,‘宁’自(字)中不从‘心’,当时(宋时)识者谓其‘有意破宗,无心宁国’,后乃更之。”

      《古钱大辞典》录清代翁树培《古泉汇考》:“崇宁钱文,徽宗尝令蔡京书,笔画从省,崇字中以一笔上下相贯,寧(宁)字中不从心,当时识者谓京‘有意破宗,无心宁国’后乃更之。”《永乐大典》、《宋史》以及《古泉汇考》都记载说:“后乃更之”。

      “后乃更之”的意思就是:宋徽宗皇帝御令蔡京写“崇宁重宝”钱文,蔡京首次用隶书写“崇宁重宝”钱文,蔡京把崇字写作“  ”;宁(寧)字写作无心宁。当时就有人说:“蔡京有意破宗,无心宁国”后来斯说传到朝廷,宋徽宗知道之后御令蔡京把“  ”字改写作正规的“崇”字。把无心宁改写成正规的“寧”字。(图1)就是蔡京改写后的隶书钱文“崇宁重宝”钱。

      高汉铭说:(图1)隶书“有心宁”的崇宁重宝钱文传为宋徽宗皇帝所御书。此之说是完全错误的,其书写者是宰相蔡京。(按:此钱实物钱径3.5厘米,为笔者所收藏)。

      清代古钱币学家翁树培《古泉汇考》其中记载:“蔡京所书之(隶书“无心宁”崇宁重宝)钱,今无存者,当时(宋时)或未经鼓铸耳。”

      可见,翁树培认为:直至清朝时,还没有发现所谓蔡京写的隶书“有意破宗,无心宁国”钱,宋朝时根本就没有铸造蔡京所写的“有意破宗,无心宁国”的隶书钱。

      1989年上海教育出版社出版朱卓鹏等编著的《钱币漫话》,里面收有一篇徐蔚一的文章,题为《被遗弃的钱》其中说:“北宋徽宗时期,权臣蔡京于崇宁三年(1104年)撰写‘崇宁重宝’钱文并进行鼓铸,史料虽有记述,但迄今为止无实物传世,所以,称其为被遗弃灭绝的宋钱。”

      可见,徐蔚一认为:蔡京所写的“有意破宗,无心宁国”的隶书钱是不存在于世的。一句话:翁树培、徐蔚一对蔡京写有“有意破宗,无心宁国”的钱文,及铸造有此钱明显表示否定。

      明代著名学者莆田涵江孝义人姚旅著的《露书·核篇》记载:“<贵耳集>云:‘崇宁钱上字蔡京书,崇字自山字中一笔下,宁字去心,当时因语云:‘有意破宗,无心宁国’。顷余得此钱,为八分书,‘崇’字则山字中画透至示字上画而止,宁仍有心,张端义在宋所见必真,今何以异,岂钱书有两耶?”。

      姚旅最后的意思是:不久以前,姚旅得到隶书“崇宁重宝”,“崇”字无上下相贯,“宁(寧)”字有心。《贵耳集》的作者张端义在宋朝时所看到的“有意破宗,无心宁国”的崇宁重宝隶书钱必定是真实存在于世的,今为什么版别不同,崇宁重宝都不是“崇”字上下相贯,“宁(寧)”字都是有心的宁,“崇宁重宝”隶书钱难道有两种版别?

      2004年第7期《中国收藏》里发表梁学义的文章,标题是《划分古币版别拒绝漫天要价》文中出示隶书“崇宁重宝”钱不同版别10多种,其中有一枚版别是“崇”字一直上下相贯的“崇宁重宝”(图2);另一枚是非常珍贵的版别,具有重要历史价值的“无心宁国”的崇宁重宝。这是笔者所知的全国第一次发现蔡京首次写的隶书“无心宁国”的崇宁重宝钱实物(图3)。

      梁学义的文章发表后,文中出示了蔡京所写的二枚隶书“崇宁重宝”钱彩色照片,解决了几个900多年历史钱币文化问题:

      第1个问题是:(图1)有心的宁字“崇宁重宝”钱文是蔡京接受宋徽宗皇帝御令将无心宁改写为“有心宁”的崇宁重宝钱。

      第2个问题是:蔡京所写的隶书钱文有一枚崇宁重宝“崇”字是“自山字作一笔下(图2)。

      第3个问题是:(图3)隶书“崇宁重宝”是蔡京首次所写的“无心宁国”的崇宁重宝,“宁(寧)”字写为“  ”。

      至此,可强有力地证实:“有意破宗”的崇宁重宝是写在一枚钱币上;“无心宁国”是写在另一枚崇宁重宝钱币上,绝不是写在同一枚崇宁重宝钱上。

      “有意破宗,无心宁国”二枚隶书“崇宁重宝”实物(文物)的发现足证:翁树培、徐蔚一质疑蔡京没有写“有意破宗,无心宁国”的隶书钱文是完全错误的。

      最后一句话:从众多的史料、资料里看完全可以确定(图1、图2、图3)三枚隶书“崇宁重宝”的钱文都是宰相蔡京所写毫无疑问,无可置疑。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