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人物>明代忠臣黄后峰

    明代忠臣黄后峰

      □林祖泉

      黄巩(1480-1522年),字伯固,号后峰,兴化府莆田县黄巷(今属莆田市涵江区)人,其先祖为唐代桂州刺史、黄氏入莆始祖黄岸。

      明弘治十四年(1501),黄巩22岁时,参加乡试,中举人第七名。弘治十八年(1505),登进士第,授湖广德安府推官。在任上,他为官清廉,勤政爱民,对大小案件,不假吏手,总是每事亲躬,及时审理,从不拖延,做到案无积牍,故在当地有“黄片时”、“黄一刻”之赞誉。此后,他又代理湖北孝感知县,重视教育,修建学宫,为地方办了不少实事好事。政事之余,他还亲自为学子授课,一时政声大振,多次得到上司的举荐。

      正德四年(1509),黄巩以考绩优异被调入京师,开始其京官生涯。他先任刑部河南清吏司主事,闲余时间仍兼讲学,“堂官皆遣子就学,令掌一部奏牍”。连尚书、侍郎之类的官家子弟都要做他的学生。正德六年(1511),尚书何鉴又奏调黄巩到兵部,担任兵部武库司主事,“倚任尤专”。正德九年(1514),他又升任员外郎,充会试同考官,所选“马理等三十余人皆知名士”。同年,又提拔为兵部车驾、职方二司郎中。次年,因母亲去世,黄巩回家守丧。3年后服除,他回到京师报到复官,改任兵部武选司郎中。

      黄巩是一个勤于政事而又忧国忧民的忠臣,但他生不逢时。明武宗正德皇帝是个好大喜功、贪恋酒色、嬉游无度的昏君,即位之初就重用宦官刘瑾、谷大用等人,以致君子退而小人进。一时朝中蒙蔽,地方腐败,到处横征暴敛,老百姓度日维艰,苦不堪言。而一些藩王也勾结宦官,虎视耽耽,伺机篡位。

      因此,武宗登基才几年功夫,就先后爆发河北刘六、刘七领导的农民起义和安化王朱        的起兵谋反。嗣后,事件虽都被镇压下去,但武宗并未从中吸取教训,改过迁善,反而依然耽乐嬉游,昵近群小,继续重用佞臣钱宁、江彬等。他甚至化名“威武将军总兵朱寿”,出游山西太原、大同,陕西榆林、延绥等地,所到之处兴师动众,劳民伤财,一路怨声载道。

      更为可怕的是,正德十四年(1519)春,江淮一带正闹饥荒,明武宗仍受边将江彬等人的怂恿,欲借御驾亲征之名,南巡游玩。此时,江西宁王朱宸豪也有谋反之意,暗中与朝中宦官、奸臣相互勾结,谋划篡逆。眼看大明江山即将倾倒,朝臣们焦虑万分,纷纷上疏谏阻。

      兵部郎中黄巩首先具疏,言词激切,痛斥江彬。独自冒死向武宗上《六事疏》,疏中详尽条陈六事,劝谏武宗一要“崇正学”,不要盘游无度,流连忘返,必须凝神定虑,以涵养气质,薰陶德性,从而做到圣学惟新,圣政日举;二要“通言路”,让忠言日进,聪明日广,使乱臣贼子也有所畏惧而不敢放肆狂为;三要“正名号”,削去自署的“威武大将军”、“太师”、“镇国公”等不尊朝廷、不正体统、不分上下的诸名号,以正视听;四要“戒游幸”,下诏罪己,放弃南巡,发帑赈济饥民,撤宣府行宫,解散边军使归率伍,纠正以往的谬举,以收回失去的民心;五要“去小人”,尤其要把外挟边卒、内拥兵权、被天下人所切齿唾骂的江彬明正典刑,以谢天下;六要“建储贰”,于宗室中遴择亲贤一人,养在宫中,以示四海之望,他日诞生皇子,使继体有人,宗社有托。

      此疏内容正是当时许多朝臣想说又不敢说的话,一时“海内争传诵之”。车驾员外郎陆震本来也已草疏准备进谏,当他见到黄巩奏疏之稿后,深为黄巩激昂的文辞所折服,感叹不已,便毁弃已拟草稿,在黄巩的奏疏上署上自己的名字,然后呈送上去。

      据《明通鉴》卷四十八记载,翰林院修撰舒芬和庶吉士蒋应轸、江晖、王廷栋、马汝骥、曹嘉等也上疏谏阻。改日,吏部员外郎夏良胜,礼部主事万潮、太常博士陈九川又连疏奏谏,跟着吏部郎中张衍瑞等14人,刑部郎中陆俸等53人继之,礼部郎中姜龙等16人,兵部郎中孙凤等16人又继之。太医徐鏊也从养生角度具疏,说“养身之道犹置烛然,室闭之则坚,风之则泪”,劝武宗“就密室之安,违暴风之祸”。诸疏既上,武宗与江彬大怒,于3月20日下令将黄巩、陆震、夏良胜、万潮、陈九川、徐鏊等6人逮下诏狱,舒芬、张衍瑞等107人在午门外罚跪五日。

      其时,正直朝臣又连疏进谏,极言江彬怙权滋事、黄巩等无罪。武宗更怒,22日,又逮大理寺正周叙等10人;转天继逮行人司副余廷瓒等20人以及工部主事林大辂、何遵、蒋山卿等3人下诏狱。接着,又令周叙、余廷瓒、林大辂与黄巩等6人俱跪阙下五日,并加梏拳,到晚上仍系狱中。诸人晨出暮入,累累如重囚,道路行人观者,无不叹息泣下。25日,舒芬等107人五天跪完之后,武宗下令杖午门,人各三十。江彬怒诸臣斥其罪恶,打得特狠,呼号声响彻禁入掖。舒芬伤势最重,被抬回翰林院,掌院者畏得罪不敢收留。4月15日,又打下狱的黄巩等6人和周叙等3人,每人杖五十;其余联名具疏的30人,各杖四十。另外,姚继岩等22人也同时被杖。总共20余天中,先后两次廷杖,被打的共168人,当场打死的15人。幸而未死的,下场也很悲惨,或斥为民,或谪戍瘴方,或降级与降级外补。

      陆震受杖后,因伤势过重死去;黄巩身体虚弱,众人都以为他受刑必死,但却死里逃生。归乡途中,奸臣江彬仍不肯放过他,派人沿途行刺,幸亏有朋友保护才得以脱身,总算捡回一条性命。对于这次差点丧命的为民上疏行为,黄巩并没有后悔,因为他早已料到可能会有杀身之祸,故做好“不成功便成仁”的心里准备。他不仅“收拾遗文”,而且“为书别知友,托以后事”,其赤胆忠心,天地可鉴。

      黄巩还归故里消息传出后,黄巷的父老乡亲们都扶老携幼来到村口迎接,亲朋好友也络绎不绝登门拜访,有的还挑来食品为他洗尘(莆俗“脱草鞋”)。黄巩为官10余年,一身正气,两袖清风。在京城时是“京尘荏苒长为客,家具寻常半是书”;归乡时还是“旧游渐少还寻伴,家具无多只载书”。为此,他没有任何的礼物来回赠亲戚故交。尴尬之余,黄巩从木箱中取出血纸作为回赠品,而这些血纸是他被廷杖后用来擦干伤口的,因不忍丢弃而收拾放在箱子里带回。对于这种特殊馈赠,人们把它作为珍贵之物加以保存,并教育后人。

      罢官归乡后的黄巩,虽然疾病缠身,但他还是“手不释卷”,闭门著述。他把立身行道、清操忠节看得高于一切,尝言:“人生仕宦至公卿大都三四十年,惟立身行道可以千载。”始终保持着高风亮节。

      正德十六年(1521)3月,武宗病危,乃“遗诏召兴献王长子嗣位。罢威武团营,遣还各边军,革京城内外皇店,放豹房番僧及教坊司乐人。戊辰,颁遗诏于天下,释系囚,还四方所献妇女,停不急工役,收宣府行宫金宝还内库。庚午,执江彬等下狱”。这位年仅31岁的荒唐皇帝在临终之前总算有所醒悟,做了些悔过的事情。

      世宗即位,改元嘉靖。黄巩被新皇帝召入朝中任南京大理寺丞。他不改当年耿直秉性,又进千言奏疏,请圣上稽古正学,敬天勤民,取则尧舜,保全君子,辨别小人。他对新君抱有强烈希望。遗憾的是,正当黄巩想重新施展报国才能之时,却旧病复发,卒于任上,年四十三。

      黄巩去世后,“一时缙绅,罔弗悼痛”,“行人张岳讼其直节,赠大理寺少卿,赐祭葬”。在他墓道两旁立的石马、石羊和石虎等文物,至今还收藏在涵江黄氏宗祠中。“天启初,追谥忠裕”,故后人尊他为“黄少卿”、“黄忠裕公”。明末,福建巡按聂豹至莆田时,把涵江卓坡村上生寺旁的立诚书院改为黄巩祠(崇忠祠),春秋祀祭。

      关于黄巩的生平事迹,史书和地方志记载甚多。如明何乔远的《闽书》、郑岳的《莆阳文献》和清张廷玉的《明史》、毛奇龄《明武宗外记》、夏燮《明通鉴》、廖必琦《兴化府莆田县志》等。黄巩的一生,是坎坷而短暂的一生,又是令人敬佩的一生,史家赞其“诗文精粹,自成一家”。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