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在诗的花海中徜徉

    在诗的花海中徜徉

      □倪伟李

      诗歌是情感的一种真实流露。这在沈丙龙的文本中,更是得到了一种淋漓尽致的铺陈与宣泄。之所以说“宣泄”,是因为他的诗歌有着一种与生俱来的爆破力和细腻的思维,而它们恰恰为他赢得了一种长久的生命力。他的诗歌或直白,或婉约,甚至只是用寥寥数语,就能叙述出一种生活本真的风情。细细研读他的诗,你会被他朴实的文风深深打动,他的诗歌随和、自然、亲切,像一件晶莹剔透的玻璃艺术品,会让人不自觉地深陷一种语言的深渊中。诗人敏锐的感知力,更像是一把锋利的刀子,它能切割出这个世界原本的样子,它会时而让你疼痛,时而让你沉思,时而让你清醒,它会让生活的甜蜜和痛苦相互交织,它会让你尽情地展开想象的翅膀。丙龙多视角的文字,如同一台摄像机,能随时捕捉到生活里的每一个场景,通过语言和思想的切换,完成一种细节的盛大绽放。

      回到生活,他又是一个细心且充满诗意的人。时间定格在1998年,春暖花开的某天,一次不经意的接触,他在《星星》诗刊、《诗刊》等纯文学杂志中,吮吸到了丰富的精神乳汁,这些可以让他的心灵产生震颤的文字,在他的身体与灵魂里生长出一种巨大的磁力,这股神秘的力量,像一片圣洁的光芒,牵着他缓缓地走向缪斯,靠近这片诗的花海。从此以后,他对它产生了感情和依恋,这种美好的情感,让他看到了一片明净的天空。汩汩的灵感,从他的身上像泉水一样流淌了出来,“情性所至,妙不自寻”,诗歌的奇妙之处,更在于它能和你的身体一次次产生“交流”与碰撞。他在诗歌的布局上,是十分到位的,总是能描绘出一条条清晰的脉络。他冲破着现实中的种种迷茫和桎梏,让精神世界呈现出一片澄明之境。

      这18年来,他固执地守护着内心的光明,守护着如钻石一般散发着光芒的诗歌,这些优美的文字,有着力透纸背的深刻,让他沉醉,使他“意乱情迷”。在早期的打工生涯中,诗歌就像是他的“生死之交”,他能感受到诗歌在他体内萌发的一片片春意,而诗歌总能一如既往地聆听着他的快乐与忧愁。他们是互通的,更像是连在一起的血肉,他们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个体,“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丙龙对诗歌的爱是热烈而真切的,里面没有虚假的杂质,他们和谐融洽,他们共同筑建着一座“爱之城堡”,里面有浪漫的风月,也有俞伯牙和钟子期的高山流水。我甚至更愿意把他们称为一对精神上的“神仙眷侣”。

      丙龙的诗歌是真诚的,这诚如他对生活的态度。他的语言朴实、大气,诗人的爱来自白昼和黑夜,也来自生活的灿烂和风暴。他热爱生养他的土地,他用心地经营着生活,即使现实曾让他四处碰壁,但是他从未气馁,从未放弃心中的种种信念与期望,而生活给予他的疼痛往往令他措手不及,这些疼痛是真实存在的,它们甚至长久地寄居在他的身体里,而正是它们让他具备了独立面对困难的勇气和力量。在这里面,诗歌已然化身成了他的一个知己,它默默地陪着他,穿过每一场风雨和阴霾。

      丙龙常说,他对诗歌始终保持着一种敬畏。而这种敬畏,如同清澈的泉水,会缓缓地浸漫他的全身,会让他的心性变得柔和。这种敬畏,甚至长成了隐蔽的内在力量,它支撑着诗人的风骨,在这个多变而繁杂的世界里,固守一片心灵的圣土。更多的时候,他对这个多元的社会,一再表达着理性的思考,他对生活有着“切肤之痛”,而经过风雨洗礼后的他,变得更加强大,在一番“峰回路转”后,生活则回馈于他亮丽的花色和绚烂的春天。

      一个人在外的日子里,诗歌让他看到了更多的“艳阳当空”。一个带着诗歌行走的人,内心是富足的;一个在诗的花海里思索的人,是幸福的。他游历着祖国的大好河山,用当地的风土人情,喂养着他诗歌的幼儿,它们跟着他在异乡,长成他喜欢的模样。甚至在每一个夜深人静的夜晚,诗歌也能为他挠去心底的寂寞,让他那颗思乡的种子,迅速长成一座花园。花园里有阳光、雨露,有秋千、繁花,他在里面休憩,同它们嘘寒问暖,它们俨然他的至亲。而通过诗歌,丙龙留住了自己的时光,这些记忆的碎片,通过组合和拼接,复原了他的每一幕过往……

      丙龙的诗歌,没有矫揉造作的成分,更没有刻意雕琢的痕迹,他顺从自己的内心,在一种简单而又充满哲思的叙述中,将生活的诗意娓娓道来。他常常“搭起帐篷”,“在大地四方听悠长的风声”,而“多雨的天空”,在“荷香平卧池中”时,“洗礼一缕身心”。他的意象缜密,随意铺开,就会化成一张纸上的鲜花无数。

      在诗歌混乱的年代,能用真心日复一日地坚守着这块“阵地”,必然是对诗歌有着一种根深蒂固的感情,这种感情是难能可贵的,甚至是“剪不断”的。在这个“快餐化”的时代,大多数人的内心是浮躁而纷繁的,他们没空搭理内心的诗意,而真正的诗人却能用它取暖,甚至“给一盆水”,就可以像铜钱草一样“绿得满盆”。

      如果没有《水色的光芒》和《四合院里的风雨》两本诗集的出版,也许至今还不会有人知晓丙龙原来还是个诗人,他一直走在“告别与归路的匝道上”,他把自己的一生都装进诗歌的海洋里,他用它们御寒,而“未来并不陌生”,“让人越看越心神怒放”。

      也许,丙龙的诗歌并不是特别出彩,但是他对诗歌的爱,超越了一切,甚至能让尘世无数的“虚情假意”汗颜。诗歌如“无声的轻风传来”,他甚至像一个孩子将它们“拥抱在腰间”。真正的诗人,是善良而可敬的,他能通过自己的本真与纯净,为世人展现美好的一面。而丙龙正是其中的一个,虽然写诗并不能“养家糊口”,而他却要让它们一直“貌美如花”下去,因为他已经有了一片为它们遮挡风雨的屋檐。在诗的花海中徜徉的人是温暖、幸福的,通过它们,他“仿佛与世界握手和解了”。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