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仙游明代“耆乐会”的俗尚及其意义

    仙游明代“耆乐会”的俗尚及其意义

      □吴松江

      (一)

      《乾隆仙游县志·摭遗志下》载:“郑东园弘治乙丑归田倡耆乐会十一人。郑东园诗曰:仙谿诸故老,结社探龙穴。貌古操孤高,神清骨奇绝。野服襟朝簪,群然如玉立。宾梅八十四,一座尊无敌,薛老相追陪,后生两岁隔。倦飞少参岳,年已七十六。畏菴嘉庠师,春秋后两阅。东园老尚书,七十二辞禄,竹居养高人,少予十二月,澹軒亦如之,温严老泮愽,兰窝竹居俦,今年方七十,拙菴倦飞弟,兄年长其八,雲岫兰窝徒,六十六还续,抑菴华容归,前年周六甲。合十有一人,九百岁些缺。间月开社筵,杖屐远来集,相谓不呼官,序坐惟齿列。野簌襍前陈,鱼肉不踰约。酒戒晋荒狂,诗破唐律格。举止关倫彛,谈论归典则。人生年至耆,耆年又能乐。不是慕高名,聊以全晚节。仙谿与洛阳,千年同出色。”县志中清楚地记载了明代仙游籍致仕归田的原户部尚书郑纪于明弘治乙丑年(1505),倡办“耆乐会”之事。

      倡办“耆乐会”不是郑纪的一时心血来潮,而是千年来的一种俗尚在仙游境内沿袭推演的结果。俗尚,即是世俗的时尚。这种俗尚乃是来自唐代退休官员白居易两次组织70岁以上退职官员的集会而起的。从诗的最后两句“仙谿与洛阳,千年同出色”中可以清楚地看出,郑纪的举动,明显是仿慕白居易当年的集会做法而倡议的。

      唐武宗会昌五年(845),74岁的白居易先是在洛阳自己家中组织包括自己在内共七位70岁以上致仕官员集会(后人称“七老会”)。同年夏,又增李元爽和僧如满二人,在龙门香山寺再次举行集会,在《全唐诗话》卷三中载道:“乐天退居洛中,作尚齿九老之会。”

      白居易的“尚齿九老会”之举,对后世影响很大,后人纷纷效仿,一时成了世俗时尚,在宋代长盛不衰。如宋太宗 至道(995~997)年间,北宋名相李昉 罢相后,曾组“九老会 。宋神宗元丰三年(1080)九月,太尉兼西京留守文彦博,发起“洛阳五老会 ”。元丰五年(1082),文彦博又集洛中退休官员年高德劭者富弼、司马光等13人为“洛阳耆英会”。宋代以后的各个朝代,都有仿效白居易“九老会”形式的“尚齿会”“怡老会”等。[1]  此种俗尚传至明代,仍有以类似“尚齿会”的形式仿效流行,郑纪就是在这种大框架的俗尚氛围和气候之下,也在本籍仙邑仿慕倡办类似的老人集会,并取名“耆乐会”。他在该会会诗的结束语中,慷慨激昂地唱道出“仙谿与洛阳,千年同出色”的豪言壮语,其意是,此次在仙谿举办的“耆乐会”将与千年前白居易在洛阳举办的“尚齿会”同样出色,以流传后世。

      (二)

      明代的“耆乐会”俗尚沿袭延续至今,果然产生了“仙谿与洛阳,千年同出色”楷模后世的影响效果,即是这种延续性的俗尚,在仙游的文化史上产生了明显的影响意义,特别是民俗文化方面。当年郑纪之所以将集会取名为“耆乐会”三字,那是有其良苦的用心,其中的每一个字都蕴含着特定的含义,而且每种含义在现今都起到了相应的现实文化意义。

      “耆乐会”会名的第一种含义在于“耆”字之中,其相应的现实意义是首次在仙游境内创立“耆”的民间团体组织,在组团中进行了三项革故鼎新的措施,为现今建立老人民间团体树立楷模典范。

      “耆”在《礼记·曲礼》中的解释是:“六十曰耆”;在《说文》中的解释是:“耆,老也。”在“耆乐会”中乃是指耆老,即为德行高尚、受人尊敬的老人。当时“耆乐会”成员来自本邑境内不同的地方,共十一人,全是60岁以上的老人,与会成员名单如下:

      林宾梅 字昭时,诏寿官,林洋人,年八十四;

      薛 莹 字瑞昭,号默軒,诏寿官,枫亭人,年八十二;

      陈 迁 字汉崇,号倦飞,官江西参议,枫亭人,年七十六;

      陈  新  字德明,号畏菴,官博士,上巷人,七十四;

      郑 纪 字廷纲,号东园,官户部尚书,屏山人,七十三;

      顾 雍 字朝熙,号竹居,孝子,官愽士,东门人,七十二;

      张 宗 字永昭,号澹軒,官愽士,夏苑人,七十二;

      傅 鑑 字伯清,号蓝窝居士,东度人,七十;

      陈 娄 字汉明,号代檀居士,少参公弟,又号拙庵,年六十八;

      李 珎 字贵儒,号云岫居士,汾阳人,年六十六;

      郑 康 字恒泰,号抑菴,别号抚松,官华容司训,迁赣州教授,年六十一。

      从与会成员的组成中可以看出,“耆乐会”成员不仅比当年白居易所组的“七老”和“九老”组织的人数多,而且最低起限的年龄少了10岁。此外,不局限于退职官员,参加的还有布衣居士。这是郑纪沿袭“尚齿会”俗尚组建老人团体时,不因循守旧,分别在人数、年龄和身份等三方面进行了革故鼎新的措施,把分散在各地的不同出身老年人组织为一个团体,成为仙游有史以来的第一个老人团体组织,这在仙游民俗文化上是一个创举,为如今社会在组建老人团体组织方面起了楷模的典范作用。即是,现今的人们借鉴当年“耆乐会”楷模经验,在其组织的基础上,继续革故鼎新,打破了文人独专组团的局面,把社会上的老人全组织起来,衍化为“老年人协会”的新鲜团体组织。同时,还细致地按行业分别组建老人团体,如:“仙游县老年人体育协会”,教育界的“仙游县离退休教师协会” 以及各乡镇街道及工矿企业的“老年人协会”(简称“老协会”)。

      (三)

      “耆乐会”会名的第二种含义在于“乐”字之中,即为会诗中所指的“耆年又能乐”的意旨。其相应的现实意义是将历代传承的悦老俗尚沿袭推演到仙游境内,在民间中树立典范,为衍变成现今社会的尊老敬老风俗起了推演与衔接的作用。

      “乐”,乃是指喜悦,欢怡。“耆乐”,即悦老、怡老之意。《全唐诗话》卷三载:“其(白居易)序曰:‘胡、吉、刘、郑、卢、张等六贤,皆多年寿,余亦次焉。于东都弊居履道坊,为尚齿之会。七老相顾,既醉且欢。’”从中可以看出,尚齿之会的活动目的,就是要让七老“既醉且欢”,也即是后人所谓的“悦老、怡老”目的。

      白居易把饮宴醉酒之“欢”作为“尚齿会”的悦老活动内容,而郑纪则是把“结社探龙穴”的山水之“乐”作为“耆乐会”的悦老活动内容。其中的“龙穴”,为龙栖居之处,意指九鲤湖。(这与唐张濬《题九鲤湖》的“湖润老龙翻”、宋刘克庄《九鲤湖》的“凡是龙居处,皆难敌此泉”、明柯潜《九鲤湖湖光亭》的“声落寒潭起卧龙”等诗句为同一取意。)这在郑纪的“野趣谢千钟老景寻神仙作会”联句(镌刻在九鲤湖“第一蓬莱”石上)中也可以看出是指是来“寻神仙作会”的一次怡老活动。其中的“野趣”,指的是山野的乐趣。“千钟”为“晚景千钟”之说,指的是晚年拥有丰厚的俸禄。“老景”指的是老年的情景,犹晚年。“寻神仙作会”,就是与九仙一起集会同乐。

      白居易序中的“尚齿”一词,典出《庄子天道》:“宗庙尚亲,朝延尚尊,乡党尚齿,行事尚贤,大道之序也。”其中“乡党尚齿”为“在乡里中尊重年高者”之意。从白居易序中可知,他组织的“尚齿会”乃是一种以悦老的活动来展示其“尊重年高者“的行为。由于“悦老”行为与二十四孝中的“戏彩娱亲”行为相似,所以后人就把“悦老”延伸为“尊老敬老”涵义,即将悦老行为衍化为一种尊老敬老的悦老俗尚。

      自“耆乐会”将悦老俗尚推延到仙邑之后,经历代的沿袭与衍化,在仙游境内已衍变为一种尊老、敬老、爱老、助老的风俗,并在民间中倡传。在开展社会文明建设期间,政府也开始重视并竭力提倡民间的这种优良传统风俗,将每年的重阳节法定为老人集会娱乐的节日。在提供老年人休闲娱乐的同时,也在政治上保障其合法的权益,和经济上增进其社会福利水平,以促进这种文明风俗得到健康稳定的发展与延续。

      (四)

      “耆乐会”会名的第三种含义在于“会”字之中,其相应的现实意义就是开创民间文化团体诗社,为现今仙游诗社等多种形式的民间文化团体建立首开先例。

      因耆乐会有“结社探龙穴”的“结社”之说,故“会”字应为“会社”之所指。会社乃为古代文人的文化交流场所。古有“海滨邹鲁”之称的古仙邑,境内很早就有民间文学的交流。据《乾隆仙游县志》卷三十九“人物志七·文苑”记载:“郑良士,初名昌士,字君梦。景福二年献诗五百篇,国子四门博士,累迁康恩二州,兼御史中丞。后弃官归隐于白岩故墅,与名宿更相唱和。”此时的“更相唱和”就是文人相互酬唱的一种民间文学的交流,只不过是临时性的数人组合交流,虽然没有形成一定规模的团体组织,但这种“临时性组合”则是产生民间文化团体的一种萌芽。

      直至明代“耆乐会”的出现,才在仙游境内产生了民间文学交流的第一个团体,已故的仙游原作家协会主席郑清为把其称为“仙游历史上第一个诗社”[2]。耆乐会会诗中没有“诗社”的字眼,而且历史资料中也没有记载该会为诗社,郑老先生之所以能这样肯定,这是由于“耆老会源于唐白居易所结的香山九老会,至宋代已不少,因这类会社多为文人参与,交游又以饮酒赋诗为主要内容,因此多被人目之为诗社。”[3] 李玉栓对明代诗社的分类时指出:“诗社之中,还有一个大分别,那就是纯粹的诗社和养老怡老性质的诗社的分别,后者多由年老退休退隐的官吏组成,……凑几个同乡故友绅缙,吟唱于林下湖边,实不失为一种怡养晚年的好景。这类‘九老’、‘耆德’、‘高年’”、‘逸老’、‘怡老’等等名目诗社,……数量着实不少,占到整个诗社中相当大一个比例。”何宗美更详细地把属于纯粹诗社的明代文人结社组织条件阐述得很清楚:“明代文人结社作为一种自发性的群体文化或文学活动,它有一定的组织形式和活动方式,譬如创立时有首倡者,运作时有主持者,定期有举会,举会时遵守一定的社规会约,至于社事活动的场所、内容、程序、经费开支等,都有一定约定俗成的惯例。这些情况综合起来就构成了明代文人结社在组织与活动特点方面的基本内容。”[4]  依此看来,耆乐会既有首倡者和兼作运作时的主持者郑纪,也有“间月开社筵,杖屐远来集”的定期举会之约,和“相谓不呼官,序坐惟齿列。野簌襍前陈,鱼肉不踰约。酒戒晋荒狂,诗破唐律格。举止关倫彛,谈论归典则”的社规会约,同时也有“结社探龙穴”的场所和内容,这实质上就是一种既为怡老类的诗社,也基本符合纯粹诗社所具备的条件,完全可以称得起为“仙游历史上第一个诗社”。

      自“耆乐会”开创民间文化团体诗社之后,经五百多年的传承与衍化,现今仙游境内的民间文化,在改革开放大好形势之下蓬勃发展,随着民间文化交流的频繁,各种的民间文学团体如雨后春笋地相继建立。如,1983年成立的《砺山文学社》;1984年成立的《兴泰诗社》(于1988年改为《兴泰承璜诗社》);1992年成立的《仙溪诗社》;2003年成立的《枫亭文化研究会》;2004年成立的《九鲤湖梦文化研究会》;2010年成立的《孔子文化研究仙游分会》;2015年成立的《蜚山诗社》。

      总之,从民俗文化角度来看,仙游明代“耆乐会”在对历代悦老俗尚的沿袭和传承中,起了承上启下的作用,既在民间组织方面为现代老人团体组织和文化团体组织树立楷模典范,也在仙游境内由悦老俗尚衍变为尊老敬老风俗中起了推演与衔接的作用。

      【参考文献】

      [1]《百度百科·九老图》

      [2] 郑清为,仙游历史上第一个诗社,《湄洲日报(海外版)》2002年10月21日

      [3] 陈小辉(中山大学) 邓晓丹(江西工业贸易职业技术学院),宋代耆老会考--兼与财扬波商榷,乐山师范学院学报第25卷第6期2010年6月

      [4] 何宗美,明代文人结社综论,《中国文学研究》2002年第02期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