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游柯姓:“济阳”学风代代传

时间:2017-01-05 栏目: 莆田文化 编辑: 莆田文化网 点击: 1365 次

点击查看原图

点击查看原图

  枫亭镇秀峰村柯氏古厝

点击查看原图

  印有“竹林学士”字样的灯笼

  2016年的最后一周,《百姓故事会》采访组完成了第39个姓氏——“柯姓”的采访。在仙游姓氏文化研究会会长柯麟彪的引导下,我们辗转于枫亭镇秀峰村、鲤城街道蜚山村、榜头镇溪尾村,在柯姓厝间徘徊,寻找仙游柯姓的历史以及发生在我们身边的百姓故事。

  “看见壶公山,会开聪明花”,这是莆仙人民耳熟能详的一句俗语,讲述的是明代书生柯潜见了壶公山的本形而心智顿开,之后高中状元的故事。本期的《百姓故事会》当从这位状元公讲起。尽管柯潜并非仙游人士,但是仙游柯姓一族却与他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在枫亭镇秀峰村,这里留有三座柯姓祖厝,当地人按照房屋分布位置分别称之为“上柯”、“中柯”和“下柯”。三座古厝坐北朝南依次排列,间隔百余米,均为方形结构,每座呈东西对称布局,多层次进深,中间布有天井。记者发现,每一处古厝里都有存在着“竹岩学士”字眼,有的刻在门庭上的匾额上,有的写在大门前的灯笼上,还有许多融合在多根柱子的楹联里。

  秀峰村党支部书记柯宗良告诉记者,柯姓世出“济阳郡”,众多柯姓宗亲以“济阳”为堂号,不过秀峰村柯姓却以“竹圃”为堂号,这与“竹岩学士”有着重要联系。然而,当问及“竹岩学士”是谁时,村里人都说不出答案。

  正当记者困惑不解时,随行的柯麟彪拿起手机告诉记者,他刚刚查到,状元公柯潜号竹岩,留有《竹岩文集》、《竹岩诗集》等著作,因此“竹岩学士”应当就是柯潜,秀峰柯姓一族很有可能是柯潜的后裔。

  记者查阅了有关资料,在《莆田姓氏志》上了解到柯潜为灵川镇柯朱村人,而仙游连江里后榄(今枫亭镇秀峰村、耕丰村)亦为柯朱柯氏所迁。加上下柯古厝留有“莆阳留桥状元裔、龙国奎章学士家”一对楹联,这些都为柯麟彪的说法提供一定的依据。

  柯麟彪表示,耕读传家是地方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这些写有“竹岩学士”的匾额、楹联,或许承载着先辈对子孙的期望,期望后代子孙向柯潜学习,努力成才。

  在大蜚山脚下的坑尾村,亦有一座柯姓古厝,在古厝前树立着8块一米多高的石碑。86岁的老人柯启山告诉记者,这8块石碑是清代中期留下来的,分别是他的曾祖父和叔公两人为官的见证。前面4块为其曾祖父柯渊源所立,后面4块为其叔公柯起岳所立,两人均中了科举,在朝为官,受百姓尊敬爱戴。柯启山告诉记者,他曾祖父和叔公是家中的模范,从前家中长辈就经常教育自己要勤勉学习,刻苦读书,如今他也是这样教育自己的子孙。

  家住古厝附近的村民柯铁青也非常认同读书的重要性。虽然从前家境不好,但是他从来没有放弃对孩子的教育培养。如今,柯铁青的三个儿子都学业有成,尤其是二儿子,从师范学校毕业后仍然没有终止学习的脚步,继续刻苦专研,考上了厦门大学的博士学位。附近村民还告诉记者,几年前,有位仙游学子柯金勇6度高考终于圆了北大梦想,其坚持不懈的学习故事成为美谈。

  采访中,柯麟彪还为我们讲述了柯潜的有关故事。传说中柯潜本无天资,其先生差点离他而去。先生欲将离去时,试了柯潜一对子:“女子独行随橄榄(谐音‘谁敢拦’)”,柯潜见先生的包袱上绣有石榴的花样,对道:先生欲去挂石榴(谐音‘我实留’)。为此,先生收回离去的决定,继续为柯潜授课。后柯潜发愤攻读,终于金榜题名。在柯潜之后,亦有许多柯氏子孙高中科举,有“七世联登九进士,八闽独占一状元”的说法。这些从古至今留下的佳话,当为当代柯姓子孙的榜样,勉励后代不断拼搏,争取“聪明花开”。

  柯氏图腾

点击查看原图

  【释义】柯的本义是斧子之柄。柯,握住斧子用来伐木。柯也是古人用的一种器皿,用来盛饭。

  【起源】源于姬姓。柯氏始祖仲雍(虞仲)是吴国的第二任君主,为周武王的叔父,与周氏、吴氏、蔡氏等为同一族系,皆出周族姬姓。周成王会诸侯于柯山,柯相仕周为大夫,同与其会,当时指山为姓。传至柯相之下第四世孙柯卢,为了纪念曾祖父柯相会诸侯柯山之盛典,确定本氏族后裔正式以先祖名字为姓氏,称柯氏,尊柯相为得姓始祖。柯卢(虏)世居济阳郡崇德乡节孝里(今河南兰考)。

  寻根问祖

  柯山会盟成宗亲

  柯姓,出自姬姓,始成于春秋,或以先祖名字为氏,或以邑为氏。远在黄帝时期,黄帝后裔仲雍的五代孙吴国国王名叫相,因与诸侯会盟柯山,故号柯相。吴国柯卢是柯相的曾孙,其后代遂以“柯”字承接作为自己的姓氏,遂成柯姓。

  柯氏南迁入闽始于唐初。据《漳州府志》载:陈元光开漳,入闽偏将有柯姓。《漳州姓氏》亦载:唐总章三年(670年)府兵队正柯敦颐,隋陈政之母魏妈从河南光州入闽。屡立战功,并定居漳州,繁衍子孙,被尊为柯姓入闽始祖。

  唐僖宗光启二年(886年),河南光州固始人柯亮,从王审知入闽,寓居福州金斗桥,后迁居泉州元妙观西水沟巷。历五世,至北宋柯庆文衍为泉州望族。其子孙传永春、南安、莆田、永泰等地。

  莆田柯氏系柯亮后裔。《柯氏族谱》称,柯亮传至四世柯宝。后晋天福元年(936年),由泉州晋水沟水徙居兴化府莆田武盛里西山古楼,为柯氏莆始祖。柯宝后裔逐渐迁到莆田各地。仙游连江里后榄(今枫亭镇秀峰、耕丰村)为灵川柯朱村所迁。鲤城街道富洋、蜚山、东门从兴化府乌石尾小柯山(今梅峰社区境)迁入。明代亦有柯亮后裔从晋江南塘迁入功建里西街(今鲤城洪桥街)。

  家风家训

  柯氏家训

  子系贤能由祖致,永代丰荣仿崇陶。

  礼仪文章日相勖,元魁齐美继联高。

  笃守家箴尚节俭,淑慎忠廉学略韬。

  后嗣克承先人愿,自立乾坤千百曹。

  孝悌传司师尊敬,伦纲奕起耀金波。

  麟趾休徵谦武备,盛才繁衍若江河。

  松茂文经容愈动,盘根固织蜀丝罗。

  可是祯祥恒献瑞,木枝交发万年柯。

  传家之宝

  百年榕树  每年“洗澡”

点击查看原图

  郁郁葱葱的榕树

  在榜头镇溪尾村柯厝里有这样一棵榕树,村民们都称它为村里的“风水树”。

  大榕树主干粗大,需要四五个人手牵手才能合围抱住,树高约20米,枝干不仅长得苍劲挺拔,而且长着许多须根,不计其数,像是慈祥的老爷爷的胡须,又像千万条青龙缠绕着。

  村里老人柯长坚告诉记者,大榕树已有数百年历史,但树龄究竟多大,谁也说不清楚。“革命时期,村里虽人少,但都有一颗爱国的心。那时候就经常有一些柯姓青年在这棵大榕树下一起商量参军事宜,最后商议平均每户都要有一人参军。大榕树也参与见证了村里好男儿的热血精神。”柯长坚说。

  村民说,大跃进、人民公社化时期,大榕树险些被砍掉当柴火,全靠全村人团结抵抗,才让大榕树逃过这一劫,从此村民们更加爱护大榕树。2009年,村里在大榕树后面建起了一座“青龙府”,一楼则成为村里的老人活动中心。

  “现在每年,村里都要组织一两次给大榕树‘洗澡’活动,上树打农药,施肥等等。”村支书告诉记者,如今村民们用大理石底座稳固树根,更多人在大榕树地下乘凉,享受快乐时光。

  采访手记

  不忘初心  继续前行

  在枫亭秀峰村,村民们特意向记者介绍了在上柯古厝的大门上一对“门当”。在门栏的上方,有一对圆形的装饰物,人们称之为“户”,在门槛两边,有一对方形的石头,人们称之为“当”,映照古人所说的“门当户对”。秀峰村党支部书记柯宗良告诉记者,这是老祖宗留下的东西,不能丢。尽管古厝多次修缮,许多建筑材料都换新了,但是人们还是尽力保存着这对门当。

  正如柯宗良所说,老祖宗留下的东西,不能丢。同理,老祖宗传承下来的许多非物质文化更是不能丢弃,应当被铭记与传播。2016年,《百姓故事会》以“立家规、习家训、传家风”为主旨开始广泛收集百姓故事,一路走来,我们拾获了许多老祖宗留下来的宝藏。这些时间,我们采访记录了仙游38个姓氏的有关故事,挖掘了许许多多的新闻,也学到了许多书籍里得不到的知识。正如一句老话,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

  本期是百家姓第40期,所谓四十而不惑,然而我们在采访的路上的疑惑却越来越多了。有的姓氏并没有系统的族谱或者其他书面材料,有的姓氏人口分布比较分散,有些溯源问题的答案却不一……随着姓氏人口分布数量的减少,我们获取信息的难度也更高了。采访路上,步履维艰,然而这些并不能成为我们退却的理由。2017年,新的征程开始了,我们相信,唯有不忘初心,继续前行,才能收获更多。

  凡人优品

  言传又身教  刻苦能成才

  在榜头镇溪尾村柯厝,面对采访,87岁的柯春霖老人侃侃而谈,对本村的柯姓历史信手拈来。在村民的介绍下,记者方知,原来柯春霖一家在本村是首屈一指的教育世家。

  柯春霖的三个儿子都是大学生毕业,如今,大儿子柯向星是县第二实验小学的教导主任,二儿子柯向东在县教育局工作,三儿子柯向前是榜头中学的校长。而柯春霖本人在上个世纪50年代曾在仙游四中当过副校长,还任过县教育局、文教局局长。

  在上个世纪那个贫困的年代,一个农村家庭能培养出三个大学生是很不可思议的。与那个年代动辄打骂的教育方式不同,柯春霖对儿子从来是言传身教,摆故事,讲道理。“刻苦方能成才”,这是柯春霖最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

  好的家风是面面相映的。在儿子上大学时期,便会将学校发的补助费拿给家里补贴家用。如今,三个儿子早已成家立业,两个老人舍不得村里的悠然生活,拒绝了儿子们要接他们出去享清福的好意。不过,每个周末,儿子们都会回老家,陪在老人身边,帮忙干些家务,享受天伦之乐。

  族人遇不幸   宗族齐出力

  在榜头镇溪尾村柯厝自然村的青龙府前,记者看到,墙上张贴着一张红底黄字的捐资名单,“国洪医疗费用捐资明细”,乍看之下以为是村里的爱心基金会,在村民的介绍下,记者得知,原来这是该村柯姓族人们为村民柯国洪热心捐资的善款。

  今年35岁的柯国洪原是本村的一名装修工人。2014年11月,他在为村里修建拱门的时候,不慎从5米多高的拱门上摔下,脑部着地,血流不止,当场昏迷过去。村民发现后连忙将其送到医院,进行开颅抢救手术,挽回一命。

  柯国洪一家五口人,父母都已经60多岁了,妻子打工收入低薄,两个孩子才在上学的年龄,身为一家顶梁柱的柯国洪突然倒下,这对整个家庭来说无疑是晴天霹雳。而后续数十万元的医疗费用对他们来说更是天文数字,筹措无门。

  村民们得知这一情况后,纷纷慷慨解囊、踊跃捐资,300元、500元、1000元、5000元、10000元……一笔笔善款汇聚起来,送到了柯国洪手中,缓解了他的燃眉之急。至如今,柯国洪一家人花在治病上的钱近33万元,其中大约有30万元来自村民们的爱心援助。同族间的血脉情谊在这里闪动着爱心的光芒。

  今报记者   卓良建    陈祖强  见习记者   朱彬颖

声明: 本文由(莆田文化网)编辑,转载请保留链接: 仙游柯姓:“济阳”学风代代传

品味莆田文化 领略港城魅力

    莆田,古称“兴化”“兴安”,雅称“莆阳”,又称“莆仙”,位于福建省沿海中部,有湄洲湾、兴化湾、平海湾三大海湾。历史文化悠久厚重,自古文教彰明,素有“文献名邦”“海滨邹鲁”之誉;古迹众多,有风景名胜和文物古迹250多处,留存了以妈祖、莆仙戏、南少林、三清殿为代表的文化遗产,是福建省“历史文化名城”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