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此心安处是吾乡

    此心安处是吾乡

      □曾少敏

      近日,一群在城市里歪腻久了的人、一群不安分的码字工作者,在城厢区文联的牵线搭桥下,终于有了一次说走就走的出游机会——华亭镇走马亭等村采风。

      在人生的道路上,能结交上一群志同道合的朋友尤为可贵。采风团成员们亦师亦友,一路前行,一路成长,一路收获。不必轻信人言的好与不好,也无须纠结于位置的高与不高,更不要感叹人世虚妄与生命无常。最重要的是,珍惜所有,此心安处,步步美景,处处灵山。走马看走马亭,就是这样快乐出发!

      人总是这样,要去一个熟悉的地方,心中难免回忆翻腾。上世纪90年代,老家园头初中兼并邻村的几所学校,于是我才有好多走马亭同学。“走去清云山偷摘橄榄、杨桃、油柑……”学友常常“引贼入室”。我们便三五成群的,趁着午间大人不多,偷偷攀上树摘果子解馋。有的树高攀不上,我们就去寻几颗石头子儿往树上砸,总也能如愿以“尝”。但往往没嚼上两口,都纷纷吐掉,青果子无辜而尴尬地被遗弃在树下。走马亭还有一个耕我少年心的女生……我极力回忆着。

      “快看、快看,这里的壁画好漂亮!”同车文友的喊声打断我的思绪。我顺着车窗外,只见道路两边院墙深灰的勒脚、雪白的墙壁、五彩的画面、暖暖的文字……在路拐弯处,有几个绘画师傅正聚精会神描绘着还没完成的“文化长廊”,俨然这里正在进行美丽乡村建设。

      走马亭我熟,但不懂。在村部与走马亭乡老座谈后才得知。

      走马亭古时名为小罗境,至明朝方更名为走马亭,古时小罗境隶属福建省兴化府永嘉乡文赋里管辖。东与西湖村和柳园村毗邻,西与涧口村和油潭村接壤,南面兰溪,北靠青山。面积约2.6平方公里,全村632户,总人口2793人。据传,元朝时一御史葬于该村清云山麓,并建有三座亭守墓,一座在云岭口,一座在旧小学旁前,一座在下斜的下路店。每日,守墓人骑马闲游于三亭之间。明朝初年,有一知府上任路过小罗境时,问随从,今至何地界?随从看见有一人在亭边走马,就说今至走马亭地界。骑马人顿觉“走马亭”比“小罗境”好听,于是小罗境就改名为走马亭。现在青云山下仍留下(官墓里)和(龙宫)的旧址和名称。(注:在仙游县的仙溪有一村名走马,是因为骑马人经常到此地后返回,也没有亭,故名走马,这是走马亭村名的最好佐证。)

      在座谈会上,我还听到另一个版本:相传,明朝有个大帅曾在这里跑马练兵,休整部队,接应戚继光一同抗倭,古代“走”即是跑的意思,所以走马亭就是“跑马亭”的意思。

      关于走马亭名字的美丽传说,当地老人议论纷纷,一时半会也讲不完。此时,我不禁遥想村子的前世前生,猜测着村子很久很久以前的模样。真的有那哒哒的马蹄声响彻村庄么?与那博得美人嫣然一笑的“一骑红尘”可有关系?那骑马的人儿可曾掬起木兰溪水洗去疲惫与尘埃?又或者,那某个高中后的得意书生曾在村庄歇脚?而那马儿,该是白马还是枣红马?亭子呢?会是几个角的好呢?那亭子里的人儿和柳树下、涧口的人儿可曾彼此张望?总该有些或美丽或忧伤的故事吧?村子静默,时光却繁衍不息,一千年甚至更久远的时间过去了,马儿和马儿掀起的仆仆风尘都淡去了,只为村庄留下可爱的名字和不同版本的传说世代流传。

      在走马亭不得不提一下曾经引以为豪的橄榄。赵长威老人跟我们绘声绘色——

      该村的橄榄名压群芳,那是因为在明朝时正德皇帝游江南时,经过此处,在橄榄树下的大石头上休息,信手摘了一枚橄榄,吃后有感,随口说此果的肉若为乌肉更佳,此后这枝丛的橄榄肉就变成乌肉质了。整棵都是白肉质的橄榄,唯有皇帝尝过的这一枝丛的橄榄是乌肉质的,这一消息顿时传遍四面八方。更妙的是,这一枝丛的橄榄不只是肉质变黑,在味道和口感上都与众不同。但更奇的是,不管用什么方法都培植不出同样的品种。

      不单是乌肉橄榄,该村其他品种的橄榄也是很闻名的。据说,只要随便吃上一粒走马亭橄榄,同在一间屋里的人,都会闻到橄榄的香味。吃过该村橄榄的人几乎都会认为:口感特别好,气味特别芬香,食后回味无穷。

      但是,如今“龙颜大悦”的橄榄树早已消失,其他橄榄树也快要灭绝了!村里的橄榄不但产量逐年减少,而且果子品相也渐渐发生着变化,不似过去那样鲜绿干净,表面带斑的越来越多,最糟糕的是老树大多死去,而新树却几乎没有,赵长威老人的脸色越说越沉重。

    座谈会之后,我们一行参观了明代古建筑大厝里后来到了明英堂圣地。明英堂后面的状元帽岩颇吸引我们的眼球,它岿然耸峙于登清云山的路口,周围卧着石船、笔架、老虎、青蛙等形状的岩石。大自然的造化真是太神奇了,这些奇石会让你悟到什么叫鬼斧神工。
       接着,我们顺着状元帽岩旁的将军门爬向清云山。初冬早上的走马亭格外凉爽,空气格外清新。拾阶而上,似乎回到曾经“偷过的地方”,我的心情也格外舒畅,一口气爬到了半山腰。随行老村支书赵国兴突然叫我们停下来看,一会儿指着南面说,那个是龟蛇相会;一会儿指着北边说,那个是观音石;还有西边的五狮下陇……这儿堪称“石林”,个个栩栩如生,动人动感,气势磅礴。
       过了半小时左右,我们爬上海拔500多米的山巅,这时一座古色古香的殿宇扑面而来,名曰北极殿。这儿是我们此行的主要目的地,据说,到过这里的人,只要虔诚、执着,拜上一拜,就会得到神灵的庇佑。缺什么不能缺信仰,这就是走马亭人生生不息的信仰。
       北极殿所在的清云山,原名为清源山,盖因唐时隶属清源县管辖而得名(清源县即如今的仙游县),清云山与清源山是因莆仙方言略同,而逐渐演变成如今的清云山。北极殿始建于唐末890年左右,无了禅师建好龟山寺后,一日闲游,忽见一只龟往西南方向而去,遂命弟子跟踪,当龟爬到清云山与蛇相会后即停留在此,无了禅师恐今后龟蛇作乱,命弟子在清云山建一座北极殿,祀奉玄天上帝以镇住龟蛇。建寺后即有谭峭在此修道,后因谭峭游学不在北极殿等种种原因,使北极殿一度凄凉,遂把北极殿迁到东北半山处,至清朝乾隆三年(公元1738年)由功德主“十三君”迁回清云山原地重建,清朝嘉庆八年(公元1803年)进行扩建,1989年进行一次大规模的重修。
       有必要在此提下谭峭。他是宋时道士,曾在北极殿修道(谭峭字景升,华亭人,道号紫霄真人)。闽王赐谭峭为“正一先生”,南唐后主李煜赐他为“金门羽客”。谭峭著有《化书》一部,收录于《四库全书》之中。虽然谭峭后来游学终南山,于南岳炼丹入青城得道成仙,但清云山北极殿始终是谭峭学道、立言、布道的主要基地,真可谓“山不在高,有仙则名”。
       现在的北极殿庙宇属清朝风格的建筑物,建筑面积约450平方米,占地面积约1500平方米。据说,北极殿有求必应,祈求者皆能如愿而归,所以香客络绎不绝,香火旺盛。特别是正月初九、三月初三、五月十六和十二月廿五日,更是热闹非凡,来自四面八方的男女老少、善男信女,烧香祈愿,云烟缭绕,礼炮齐鸣,鼓乐喧天。
       因采风时间紧迫,“藏宝图、水牛卧涧、仙洞”等景点没能去看,只能等下一次。下到半山腰,我们碰上正赶来的村支部书记赵瑞琴,她贴心地带上糕点饮料。还没等气喘完就跟我们介绍起美丽乡村的规划发展……“开始是不大信任,可现在大不同,远远看到我都会迎上来,围着我说些高兴事、烦心事,讲讲村里的变化,村民的情绪理顺了,村里的各项工作都走上了正轨。”赵瑞琴说这句话倒轻松,其实村民都知道,这背后的付出是多少的汗水和努力。这份喜欢,是用脚走出来的,更是用真心换来的。
       我们不忍离去,几步一回首,总想让脚步慢下来。回到山脚,不忍回望身后的群峰,它们恰如一台台绿色琴架,那一行行密密匝匝的树好比琴弦;凝神静听,仿佛听到了一首动听的歌正从琴弦中悠悠流淌出来……清云山啊!虽然你不能变幻出一段视频,让我一睹你所有的风采,但是有信仰的赵瑞琴和她的村民,正在用双手把你打造得更加亮丽。
       走马亭,在那些岁月里,你“养育”了我,你是我的第二个故乡。是啊,此心安处是吾乡!不知为何,最后有来一首的冲动,权当是一首诗,权当本文的结束、追梦的开始:古人走马我走车,当年有亭今无亭。脑海甜蜜丝丝润,我偷橄榄她偷心。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