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南溪的历史痕迹

    南溪的历史痕迹

      □吴国柱

    点击查看原图

      崖刻“浣花”,位于南溪别墅遗址对面五米。

    点击查看原图

      南溪别墅遗址局部面积,“母鸡带儿”风水穴处

    点击查看原图

      南溪别墅遗址左前方几十米“昔有亭”崖刻旁的古建遗址

      一、南溪之名三种意思

      问时下的莆田人:“南山在哪里”?很多人不约而同地说:“在广化寺后山”。再问“南溪在哪里”?很多人不清楚,除了一些南溪周边的村民和熟悉地方文史的人士。

      其实南溪离广化寺不远,早在明代,邑人林登名于万历四十二年(1614)八月著《莆舆纪胜》[长基最顶]一文有载:“凤凰山之南,有岭高危。近三四里间,则南溪之胜可寻也。”

      明代何乔远(1558-1631)(字稚孝,福建晋江人,万历十四年<1586>进士,官至工部右侍郎,卒赠工部尚书)《闽书·方域志》[凤凰山]条目曰:“(南山广化寺)去寺三里,有大迂坑。乱山中,有泉喷涌,汇为澄潭,两岸如削。邑人宗伯林尧俞辟治之,曰:‘南溪’。山负乎楼背,水周乎堂下。”〔注:邑人林尧俞(字咨伯)于万历三十六年(1608),转南京国子祭酒任上乞退,居家杜门达十四年之久。其间于万历四十一年(1613)十月卜筑完工郊墅“南溪”[其和友诗、书及历史文献记载另有六种别称,分别是:南溪小庄(林尧俞报书云)、南溪别业(张燮诗云)、南溪山房(张燮诗云)、南溪草堂(何乔远序文云)、南溪亭(清·林麟焻文献云)、南溪别墅(民国·张琴文献云)],其挚友何乔远于万历四十六年(1618)过莆阳;在南溪一宿,又于南山寺留连数日。留有《林咨伯祭酒南溪山房》等十多首诗。此条目初稿应在这一年(1618)所写,可以想到当时称谓林尧俞:“邑人祭酒林尧俞”。林尧俞自天启元年(1621)起任礼部左侍郎,不久拜礼部尚书。天启五年告假返乡,天启六年(1626)谢世,赠少保,谥文简。何乔远于崇祯元年(1628)至崇祯二年(1629)订补《闽书》内容(万历四十四年(1616)至四十八年(1620)的资料,此时称谓林尧俞为“邑人宗伯(礼部尚书)林尧俞”〕。

      民国张琴《南山广化寺记》[山川]条目曰:南溪,从广化(寺)山后发源,至寺前,与佛肠坑合流,入于永丰塘(注:即筱塘)。

      由以上文献记载得知南溪有三种意思,一为地理山名,一为别墅名,一为溪流名。

      二、古诗文赞南溪风光美

      地理上的南溪之胜景,“鵁鶄溪上间相傍”,“地迥谁留莺不去,人闲兼喜鹤能调”,“筇竹寻僧度野桥”,“龟山此路不曾遥”(明·林尧俞)。“耳乱鸣泉语不应,穿林过磴聒相仍。流云匝地知何限,飞雪自天凡几层。”(明·何乔远)。“南溪深处南山阴”,“面面周迴见云水,万壑千岩清且美。”,“泉飞石注濑重重”,“湍急疑将霹雳斗,剩沫萧萧风振松。”,“虎闱人到猿鹤边”、“溪云微茫远山涨”,“悬崖雪霁,玉山之霏溜几重;空谷雷轰,银汉之倒流千丈。”“涧曲峦危一草堂”,“寒流溅瀑微闻籁,晚菊环英漫散香。”,“涧绕亭垂,水周牀下。拄筇云际,瀑布几重,激素飞清,真非人间地界。”,“寒流作瀑频侵座,幽岫含云欲上杯。”“径转云堆槛,山深石作扉。”,“丰草饶堪采,长林隐夕晖。”,“南溪卜口泉如雾,”(明·张燮)。“一泓新水添春涨,几点飞禽拂晚霞。”(明·林廷润)。“古松流水闻棋响,绝磴悬崖见鹿过。”“流泉泱泱触溪鸣,峰顶遥听急雨声。”“野坐桥西日夕频,飞泉远远溅乌巾。”“时向云间看鹤纵,”(明·林元霖)。由林尧俞及其友人诸诗句可知南溪自然景观之美,这里有涧曲峦危,绝磴悬崖,寒流溅瀑,古松流水,溪云微茫,野桥、长林隐夕晖、泉飞石注、鵁鶄溪上,莺鹿猿鹤、几点飞禽拂晚霞,晚菊环英漫散香等等美景。

      三、今发现南溪别墅遗址及崖刻等

      余自2016年6月间为了寻找林尧俞南溪别墅遗址[注:现代邑人文史名家宋湖民(1886-1967)《莆田掌故见知录·南溪》载:“去凤凰山三里为南溪,明尚书谥文简林尧俞建亭于此。中有:浣花坞、雪窦(一为雪涧)、小天门诸胜。今遗址就湮,仅崖石间刻有文震孟[明代著名书画家文征明曾孙,天启二年(1622)状元,官到东阁大学士(相当于副宰相)篆书‘南溪’二大字,岿然独存耳。”]旁的崖刻“南溪”二字,在友人帮助下,一个月内到南溪寻访十几次,虽未寻得“南溪”崖刻,但有大收获,余与几位同好发现了以前历史文献未载的与南溪草堂相关崖刻四块,分别是晚明书法大家张瑞图行书题刻:“昔有亭”〔这是林尧俞南溪别墅建成后请同为闽人且早擅书名的张瑞图(晋江人)亲题〕,无款署篆书“浣花”崖刻(与历史文献记载林尧俞别墅中有“浣花坞”一景相吻合,是重要的史料实物。),无款署楷书“瀹云”崖刻,无款署楷书“迂溪”崖刻[邑人翰林张琴《民国莆田县志·古迹》曰:“南溪草堂”,在南山后南溪岭,明尚书林尧俞别墅。清初知县俞荔重葺之,艺松种竹,顿复旧观。今已片瓦不存矣。《县志》本传载:“大吏知其(俞荔)廉,调饶平,又委署连平州,兴利除弊,甚有政声。归田行李萧然,奉母至孝,赁屋城南柳桥,锄田种菜以佐菽水。又结茅南溪授徒。臬司雅尔哈善歌其品,聘入西斋,以病辞归。筑迂溪精舍,匾以遗人。自题云:“柳桥归棹无他事,笑看迂溪树树花。”此崖刻应是清初知县俞荔在原林尧俞别墅遗址上筑迂溪精舍时请人题刻的。此崖刻上的“迂”字写法构思巧妙,把“于”部首的中间竖钩笔画写成弯曲状,与“大迂坑”自然景观弯复弯相契合,此乃妙悟自然之杰作。此崖刻虽然没有署名,不过能明显看出应是高手所书。]

      此外还发现了565平方米面积(总长36.5米,总宽15.5米)的古建遗址,现据《林尧俞致张燮报书》(二)中句:“弟(林尧俞)南溪小庄,去人渐远,所谓‘有兴常临水,无时不看山’亲述,及其挚友何乔远《闽书·方域志》(凤凰山)条目中句:“邑人宗伯林尧俞辟治之,曰:‘南溪’,山负乎楼背,水周乎堂下。”之文献记载,结合实地已发现的其中二块“浣花”、“迂溪”崖刻距古建遗址仅5米和9米,且二块崖刻石底部水(大迂坑水)流绕古建遗址(古建遗址地面比大迂坑(溪)高1.5米以上),另一块“瀹云”崖刻距古建遗址仅1.2米。古建遗址背靠山。左、右两边皆为山峦。且这片地形平坦,景观石众多(有“母鸡带儿”成片景观石,当地群众说是风水穴),有溪水近流,是建别墅理想之选。此处应是“有兴常临水,无时不看山”的南溪别墅。

      同时距古建遗址几十米的左前下方,还发现“昔有亭”遗址,在张瑞图手书“昔有亭”崖石左旁地面现仍存有墙基,遗址面积151平方米。附近还存有古条石。余还在离该崖刻约10米的地上捡到一块底足有“大明嘉靖年制”(1522-1566)款的青花瓷片。此处有可能在嘉靖年间或更早时期就建有亭(屋状,可供来此观景人及渔樵夫休憩、避雨用),后来林尧俞于1613年10月建成南溪别墅后请张瑞图手书“昔有亭”并请人镌刻于崖石上以作纪念。

      另外,距古建遗址几十米的上方还发现了观景台和观景道,以及观景道东边的一片观赏竹。

    点击查看原图

      南溪岭道上一崖刻“天马南麓”

    点击查看原图

      南溪古岭道一段

    点击查看原图

      大迂坑(迂溪)中一棵根抱石大榕树

    点击查看原图

      大迂坑(迂溪)瀑布

    点击查看原图

      大迂坑(迂溪)三 瀑和三潭处

      四、现在的南溪山景

      那现在南溪的景观怎样呢?余自六、七月间和友人到南溪实地考察一番,其实地理上的南溪包括南溪岭及南溪岭上古道,及古道上“大夫坑”、“天马南麓”崖刻,大迂坑(溪),“大夫坑”崖石右侧的一条涧溪,及两溪流域的大片山谷。有崖刻“南溪山界”为证。

      (1)南溪古岭道

      现在广化寺后有一条直通朱坑村的环山水泥路,余骑自行车往上行进约20分钟看见右路边散放一些石块处,下车沿路左走一条小土石台阶,下去几十米见一区山神庙,名曰“南溪亭”,为1984年民间重建。山神庙周围皆为果园,此神庙“南溪亭”与林尧俞郊墅“南溪亭”不同。在此南溪亭神庙大埕前有一株百年大榕树,高约30米,枝繁叶茂。当地村民介绍以前古道在大树旁,此路段古道于上世纪八十年代毁。

      回到水泥路继续往前方骑约5分钟再下车,沿路左下几十级台阶(台阶处在梯田式的果园中)下去,看到一条涧溪,蹚石过涧(涧宽约2米),走几米,看到一块独立的崖石上“大夫坑”三个大字遒劲有力,左侧款署:“翠渠”。为明代成化名臣、书法家、莆田黄石清江人周瑛(1430-1518,号翠渠)的题字。大约比林尧俞卜筑南溪(别墅)早了一百四五十年。在此崖刻左下角有楷书“南溪山界”四个字,为目前莆田文献所未见。周瑛祖困翁公卜葬于梅坑[梅坑原是朱坑村的一个生产队,1953年修建枫林(又名枫坑)水库时,因地划为库区,全生产队集体迁移到城里]。是处有一长坑,溪流所经,相传中多鬼怪,日未暝,鬼声啾啾四起,且攫人以食,以此过午无敢过者,周瑛刻“大夫坑”三字于上,鬼怪遂绝。此克鬼怪传说只是作为人们茶余饭后闲聊的谈资罢了。“大夫坑”崖石右侧有古道通往南溪岭上“天马南麓”。时值初夏,古道被长满二、三米高的芦苇所挡,友人告诉要等冬季芦苇枯萎后才能通过。

      回到公路,继续往前约十分钟,见路弯处有一电线杆,在此停车,沿路左一条土路往下走约30米的南溪岭古道,从古道上“天马南麓”处(岭道右有一崖刻“天马南麓”四字,笔力古峭。无款署,张琴《莆田南山广化寺志》有载为周瑛手书。清代嘉庆名臣、书法名家邑人郭尚先父捷南公墓在瑞井,往来必经此岭。因此留有绝句云:“大书深刻出林端,藓驳还疑墨未干;我似西台思景度,一回过岭一回看。”)西行一段路,到三径相联处曰“接待岭”,则龟山沈、陈二禅师相接候于此,因以名地。原在“接待岭”处立有一块南宋著名的抗金英雄、慈善家、殿前制干李富(1085-1162)墓道碑[李富父思泮公,宋赠承信郎殿前制干,妣黄氏,重封太安人,合葬于南厢南寺后满党山(位于大岚里,今属城厢区凤凰山街道大兰里自然村),墓迩满月院(注:满月院为宋代时广化寺十院之一)。李富病逝先葬于满党山,过二十年,宋淳熙九年(1182),李富墓迁葬常太里长基山(今城厢区常太镇岭下村坪田自然村)],此墓道碑于2000年后被李富后人运走保管。由“接待岭”北陟,举趾益高,历枫坑岭、珠坑岭、水井岭,十余里为长基岭顶。由“接待岭”西行一段路,有桥(双石板桥)跨之,连林中古石道通达龟山寺。在现存之南溪古岭道,岭道靠山一侧有高大的松柏等树林立,道旁一侧可见山谷满目清翠;在“天马南麓”往西走几十米,见一段长约30米的古石道上方有不知名的树枝带叶弯成拱式顶篷状,离石道约3.5米高,余在此段自然遮阳的古石道上漫步,凉风习习,心旷神怡。比绶溪公园内从荔涵大道桥下通往靠近泗华陂方向的一段有人工园艺顶篷的步行道上散步更得悠然味。

      此岭道,古为通衢大道,民国张琴《莆田县志稿·舆地》载:“凤凰山后南溪岭,地砖甚多,古名‘南市’,迤西十里郑葬山,曰‘后市’,皆南北洋未辟之前之市街也。”民国以前,在“接待岭”附近有商铺多间,来往的商贾、官人、隐士、布衣、樵客、田夫、轿夫、僧人、游客等,男女老少,有探亲访友的、有烧香拜佛的、有贩卖商品的、有游玩的等等不一而足,有慢行的、有快走的、有歇脚的。走远程的如往返于广化寺经南溪岭至龟山寺的僧人、香客、游客,如常太山里的莒溪人可经过长基岭下到南溪岭走过广化寺入城。如有画家将此场景描绘成图,定是一幅充满浓郁生活气息的山水画《南溪山行图》。

      (2)大迂坑(迂溪)和“大夫坑”旁涧溪

      大迂坑(涧溪)位于距南山广化寺三里的山中,自朱坑上游发源,解放后朱坑村建一座枫林水库,现在大迂坑水流比以前小了。流经南溪岭那座双石板桥下(桥长4.6米,桥宽0.8米,桥石板厚0.2米,桥高3.25米),桥下溪水顺着天然的凸凹不平、大小不一、形状各异的涧石往下流大几十米就直泻成瀑,瀑布有2米多宽,高约3米,往下有一块长26.8米,宽14.1米的略有斜度的大石,此大石近乎垂直下6.8米,这块大石留有汛水期时瀑布流痕宽度7.3米。冬季时,在南溪“接待岭”往西行一段石道后往左侧可望见地势低的此处大石。瀑下为缓流,涧溪在山谷中蜿蜒曲流,涧溪宽度时大时小,溪中散布各种形状的石头。有一段涧溪宽5米,在溪右侧有峭壁直立,有二十多米长,高8米,颇为壮观。此处峭壁上有一棵大榕树高约12米,五粗干,枝繁叶茂,主根须宽3米,两侧小根须各宽2米,高8米紧抱在壁石上,形成根抱石的自然景观,叹大自然植物的顽强生命力,为一景也。

      大迂坑(涧溪)从瀑布下流至观景道段有二处小潭,小潭两边石壁峻峭,怪石甚是美观。有一处较大潭面积约30平方,深约2米。余于7月1日上午独自一人探秘此坑(涧溪),印象最深刻的是冒险过此潭的经历,当时是从观景道段往上游一直走,走到此碧潭见左边峭壁临水有杂草、杂树,水深不能从此边过;此潭右边是峭壁,长约5米,从水面算起高度约6米,其中峭壁上部4米是近乎垂直的,峭壁下部2米呈近30度斜面,在此峭壁中段缝中有一段长约30厘米长的树根,因余当日没带砍刀,想从左边峭壁上走被芦苇、丛生杂草和杂树挡住去路,想从右边峭壁上走被一片密布的刺藤挡住去路,为了能全程看到溪流的全貌,也为了赶路,只好冒险先双手紧抓峭壁石有突出部位,双脚紧蹬壁石往前移,过中段时峭壁无突出部位,只能抓那条长约30厘米长的树根作支撑点,把身体胸部、腹部、腿部紧贴峭壁石,双脚迅速移动,到上段时峭壁石稍平一些,略好经过。

      大迂坑(涧溪)溪水流到离观景道段约二百米处,另有一涧溪出口在此,原来是“大夫坑”崖石右侧的那条涧溪,在山谷中弯曲流经这里与大迂坑(涧溪)合流。合流之水平缓向下流经观景道段,此段涧溪两岸多为峭壁,溪中有各种形状,大小不一的石头可踏着走。溪水自观景道段下流几十米就向左直转21米(此溪段右岸有一“迂溪”崖刻),再折直流24米(此溪段右岸有一“浣花”崖刻,南溪别墅遗址在溪左岸)再拐弯约30米流经“浣花”崖石背面再顺流而下百多米,溪水从石路上流过直泻下涧,瀑布宽3米,高5米。此石路路段(长12米,宽3.7米)原为大迂坑的一处瀑布(原瀑布比现在的更壮观),上世纪九十年代莆田一鞋模厂老板修建一条通道要经过此涧瀑,就用条石堆砌起来形成石路通车。瀑布直泻下涧急流而下约20米(此涧溪段怪石危立)再汇一小潭,而后下流约百米入东圳干渠下林(今称霞林)段。东圳干渠从输水涵洞出水口高程38.033米处开始,经东圳水库大坝右侧天马山蜿蜒南行,绕过南山广化寺、霞林、山牌渡槽、木兰倒虹吸管跨过木兰溪,经过壶山山麓,直奔沿海。东圳渠系工程有干渠1条,全长89公里,支渠11条,总长87公里,自流灌溉面积22.5万亩。

      11月19日星期六上午,余和阿明友于上午9点一齐到南溪大迂坑(溪)丈量瀑布、大石、溪流、大榕树尺寸,南溪岭道石板桥尺寸,南溪古建遗址尺寸等,这次余从大瀑布石沿溪道往下走到那棵根抱石的大榕树用时15分钟。回来从一私人老板开通的土路(大迂坑溪水从石道上流泻瀑布处)走到朱坑村直达广化寺的环山水泥路下到广化路用时20分钟。这次行程回到家已是下午1点了。

      大迂坑(涧溪)天然景色,用文字难以述其美,余对此景观的直观感受是不虚此行,间有瀑布三重,潭三处,以曲闻名,以峭壁、怪石为胜,感兴趣的游人可亲临领略一番。

      余非常清楚地记得7月1日上午那次大迂坑之行,艳阳高照,余自观景道段开始沿坑底往上游探秘。时而踏石过,时而蹚水行,还爬过一处峭壁,最为烦人的是芦苇丛生,挡路难行。约过八十分钟,到上游的一处大瀑布石。身上大汗湿透衣服,中午回来后洗澡发现上午因用左手去拔开丛生的芦苇前行,芦苇粉散落到身左侧及后背、右侧脖子局部(芦苇粉随着衣服湿透渗附到的部位),因过敏产生皮肤炎症,购买皮炎平膏抹,过15天后皮肤才恢复如初。

      由此经历,余想到那些从事地质勘探、野外考古、野外探险等人员所经历的一定比余更艰险困难多了。想起了写下《游九鲤湖日记》的明代旅行家徐霞客于泰昌元年(1620)六月来到莆田,从常太莒溪翻越观音山,到九鲤湖考察并记录了九漈的独特风景的一路艰辛(其《日记》云:“初八日,……时山深日酷,路绝人行,迷不知所往。余意鲤湖之水,历九漈之下,上路必有奇景,遂趋石蹬道。……既而愈上愈高,杳无所极,烈日铄铄,余亦自苦倦矣。……”)。

      --------------------------

      参考文献:

      阮其山《南溪草堂论集》2016年4月白云出版社、

      张琴《莆田南山广化寺志》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