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智泉更名之谜 ——玉涧历史文化考证之五

    智泉更名之谜 ——玉涧历史文化考证之五

      □阮其山 文/图

    点击查看原图

      智泉摩崖石刻

      在玉涧流域,智泉瀑布不但是自然景观的一大亮点,其历史文化亦颇为深厚。

      考史志,智泉在唐、宋时载籍无名。明代黄仲昭《八闽通志》,周瑛《兴化府志》对莆田众多山川的记载,仅有西淙瀑布泉的条目,而无智泉瀑布,表明当时智泉的名气尚不如西淙瀑布。从福建范围看,智泉瀑布泉更是缺少知名度的。

      只是到了明万历间,智泉才始见于诸闽莆载籍。万历四十四年(1616)成书的《闽书·方域志》,在“石室山”条目中,对智泉记述颇详,曰:“(石室)山后有弥陀岩,智泉之水出焉。智泉水,旧名梅花漈。相传鸡峰道人陈清牧此,有白衣老人叱之曰:‘此仙人圃也,勿牛饮污水。’皇朝邑人提学陈伯献,筑室是山,因  名之曰智泉,伯献自为记。”①并引录了陈伯献的《智泉题记》。

      邑人林登名《莆舆纪胜》,亦专设智泉条目,记述其源流景观,与县令何南金构建“来苏亭”并作记,以及陈伯献隐居并易名之事。②

      两则史料的记载一致认为:“智泉”旧名“梅花漈”,换言之“智泉”是直接由“梅花漈”改名而来的。陈伯献的《智泉题记》,对“智泉”的含意做了比较充分的阐述,详后。

    点击查看原图点击查看原图

      柳宗元像

      多年来,莆田文史界谈论莆田二十四景的智泉瀑布时,流传所谓唐代著名文学家柳宗元尝“到此一遊”,又命名之“愚溪”;明提学陈伯献隐居时,反其意而改名“智泉”云云。③报刊有文,史籍见载,言之凿凿,令人将信而将疑。

      众所周知,历史上柳宗元是以文章名世的。在中国文学史上,与韩愈、苏东坡等被推为“唐宋八大家”。若不远千里来莆游智泉,并为之命名,不能不是吾莆文化史上的一大盛事,必将极大地提高智泉景区的历史人文品位。

      为了搞清历史真相,笔者查阅《唐书·柳宗元传》和柳宗元故友韩愈撰《柳子厚墓志铭》;查阅了古今多家柳宗元年谱,以及柳宗元本人的传世文集,包括诗文、游记、书信等等。同时查阅了闽莆诸家史志的相关记载,做了综合研究。确认:

      其一,所谓柳宗元到莆游观智泉并命名“愚溪”之说,不但于史无据,亦与柳宗元的仕宦人生经历不能吻合。柳宗元当时所处的政治环境、经济条件,及其仕途失意、生活拮据、病痛缠身的处境,均不足以支持柳宗元来莆远游智泉的事件。因此,历史上柳宗元不但未尝到智泉一游,实际上亦是不可能有的事。

      其二,柳宗元于当年谪居永州时,尝将所居之溪命名为愚溪,借以抒怀言志。此外没有再为其他地方的某溪改名为愚溪,更不可能有对未尝游观过的莆田智泉(旧名梅花漈)改名为愚溪的事。

      其三,考闽莆史志,未有柳宗元尝到莆游观智泉及命名“愚溪”的记载;明正德间陈伯献的《智泉题记》,与万历间何南金的《来苏亭记》,是现存最早的两篇专题记载智泉的文献,亦无此记载。反而明确“智泉”旧名“梅花漈”。这就极其鲜明地否定了所谓“智泉”系由“愚溪”改名而来之说, 实际上亦否定了柳宗元来游智泉并名之“愚溪”的说法。

      总而言之,不论是柳宗元史传、年谱、墓志、书信和诗文,还是闽莆史志,均未见有柳宗元尝到莆游观智泉的记载。换言之,所谓柳宗元到莆游观智泉之说,是完全缺乏历史依据的子虚乌有之事,与其本人的仕途实情亦不能吻合,故判定纯属子虚乌有之事。笔者的专题考证,将另文发表。

      ---------------------------

      ①〔明〕何乔远《闽书》卷二十三《方域志》。

      ②〔明〕林登名《莆舆纪胜》卷八《近郭纪胜》。

      ③林启贤《莆田地名荟萃·智泉》,陈文麟《莆田二十四景·智泉珠瀑》、《壶兰小叙》,许志挺《智泉珠瀑》,黄秀峰、陈金瑞《莆阳风情录 智泉珠瀑》,及新编《莆田市志》、《莆田县志》、《城厢区志》的《旅游篇》均用此说。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