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仙游周姓:风雅“濂溪”书为家

    仙游周姓:风雅“濂溪”书为家

    点击查看原图点击查看原图 

     盖尾镇周氏宗祠

      周氏以国为姓,西周灭亡后,原周平王次子烈的后裔在河南省汝南郡一带发展而为名门望族,诗礼书香世家,时在东周军7年及周赧王7年正式受姓“周”,为汝南周姓之始。后有汝南周姓一支后裔于唐末入闽,成为福建周姓的氏族。至南宋时期,又有周敦颐后裔入闽,从漳浦到莆仙,成为周氏入仙源头之所在。

      仙游周氏以“濂溪”为堂号,此“濂溪”便是北宋哲学家、文学家、理学鼻祖周敦颐的名号。

      周敦颐字茂叔,湖南道州营道人,曾知南康军,即在今南昌九江做地方官,因爱庐山莲花洞的山水,筑室庐山莲花峰下的小溪上,取营道故居濂溪名之。并在此创办濂溪书院,自号濂溪先生,书院凿有一池,遍种莲花,其闻名于世的《爱莲说》便是在此地此景写就。周敦颐一生最大的成就在于创立理学,著《太极图》及《通书》四十篇。其理论以孔孟之道的儒学为主干,还吸收了其它学说的精华,成为中国封建社会后期占统治地位的哲学思想基础。

      周敦颐一生淡泊名利,为官刚正清廉,薄于邀福而厚德于民。据《仙游隔头周氏族谱》载,如今,华东、华南乃至东南亚各国的周姓氏族,大都认为自己是周敦颐的子孙后代。标榜“濂溪周”,无非是崇尚濂溪之高风亮节,展示本族代表人物的崇高,寄托族人的理想,希望能成为子孙后代的光辉样板,世代相传。

      枫亭镇山头村,是仙游周氏聚居人口最多的地方,记者一行来此寻访当代周氏族人的人文风采。

      “周家三兄弟”,可以说是这个村里上个世纪的大名人。三兄弟皆是四五十年代的大学生,这在那个贫苦的年代可是了不得的大事。这也是仙游周氏奋发图强、诗书传家的一个缩影。

      大哥周成哲,1944年考入暨南大学,在校期间参加学生运动,1947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担任中共地下党暨南大学党支部书记。1948年5月又调任上海某工委负责人,从事工人运动。后又历任福建、广东水利电力工程负责人。老二周成文,福建农学院农学系毕业,曾参加编写《中国甘蔗学》、《甘蔗栽培育种的生理基础》等书,发表有关甘蔗等作物的论文及译文各十多篇,1955年,其名收入《国际名人传记辞典》。老三周成勣,福建师范大学毕业,曾是仙游一中教师,先后主编过《作文指导举隅》、《语法、修辞、逻辑基本知识与训练》、《中学作文手册》等书,还发表过诗文专著《晚霞集》,先后兼任过中华诗词学会会员、福建省作家协会会员、福建省中学语文教学研究会理事、仙游县作家协会副主席等。

      如今,仙游周氏唯一流传成册的族谱《仙游隔头周氏族谱》便是周成勣历时十余载,追根溯流,数易其稿编纂而成,成了周氏族人们最珍贵的先贤印记。

      周成躍、周建国,这是两位山头村走出的著名企业家。上个世纪,两个人在时代的浪潮上打拼,白手起家,建立了自己的事业。致富的同时,也不忘家乡的公益事业。山头村地理位置较为偏僻,狭窄泥泞的黄土村道一直是梗在村民们心头的难题,2004年,二人带头捐资,号召村民,为村里修建了水泥村道,被莆田市人民政府授予“捐资修路特别贡献奖”。多年来,还先后为枫亭、古店、山头等学校添置教学设备,踊跃捐资文化教育事业。

      “诗书为家,风雅传承”。山头村的周氏族人们以“濂溪”标榜,濂溪也成为了他们最宝贵的精神财富。

      周氏图腾

    点击查看原图

      周姓图腾是“鸟”和“田粟”的合文,由四个部分组成:下为救护后稷的“金鸟”;中为匍匐的“孩童”即“人”;中上为“田粟”,亦称为“鼎”;上为西岐之“山”。其含意是:由大鹏鸟保护的周人,经田粟与城郭扛鼎登山,直上苍天拜谒圣祖,以此向各氏族部落宣告周姓是祭天之氏、天子之族。周,密也。古文周字从用、从口。其原义为环绕、沟通,字像水井和水渠,相互连流,形成流水的通道。

      寻根问祖

      周氏唐朝入闽

      帝喾之子后稷封于邰,其裔孙古公亶父(周太王)为狄所逼,率族人迁徙至陕西岐山下周原,称周族。古公的曾孙姬发攻灭商朝,建立周朝称西周。西周至周平王时,于公元前770年迁都洛阳称东周。周平王有个儿子叫姬烈,被封于汝南,传至第18世孙邕,以周为氏。平王后第24王周赧王时,于公元前256年被秦国所灭,以赧王为首的王族,迁至惮狐(今汝州),以周为氏。

      西汉元鼎五年(公元前112年),闽东越王余善反,越繇王丑杀余善而降汉。元封元年(公元前)汉武帝诏将其民迁于江淮间,又诏中原18姓入闽。秦伯二十六世孙周宫为虎贲校尉、中郎将、徐州伯,奉诏从河南光州入闽,时居福州南台,为周姓入闽始祖。

      《莆阳清浦上廊周氏族谱》载,唐光启三年(887年),河南光州固始人周焰,天祐四年(907年)梁朱温篡唐,辞官隐居仙游折桂里上廊村(今榜头镇新郑坑边塘),为周氏入莆始祖。其后裔衍传莆田清浦、漳州漳浦等地。

      家风家训

      周氏家训

      唯我周公后,濂溪百世孙。

      殷勤遵圣训,笃信守贤文。

      礼乐千秋仰,图书万古存。

      居身恭俭证,处世厚谦温。

      报国忠廉节,传家孝义纯。

      闺门宜整肃,礼法不容紊。

      男女非无别,尊卑自有伦。

      笑言休苟且,举念要平匀。

      戒慎其不赌,恐惊所费闻。

      存心思济众,立志望超群。

      无罪身为贵,成仁名亦尊。

      高明昭日月,大道遍乾坤。

      赫赫流芳远,巍巍树德敦。

      吾人能学武,福寿永长春。

      上可光先祖,下堪裕后昆。

      传家之宝

      祖先遗泽  圣火漳宫

      在郊尾镇郊尾社区郊尾周自然村内,有一座香火灵验的宫庙,隆漳宫。

      隆漳宫初建于清朝中期,原址在下街尾。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因征地兴建公社农械厂被拆除。1981年,周氏村民筹资择地重建。

      现在的隆漳宫,座落在郊尾周自然村内,坐西北向东南,占地面积864平方米,建筑面积480平方米。隆漳宫内恭奉着司马圣王、田公元帅、庄德夫人、龙霞将军、虎爷将军等诸神。每年的正月十四隆漳宫都会举行一年一度的元宵拜神祈福平安活动。

      “雎阳壮志称司马,唐代流芳尊圣王”,隆漳宫内有这样一副楹联,走进隆漳宫内的墙上随处可见有关西天取经、八仙取宝等壁画,每一幅壁画旁都有周氏族人的名字,代表着由此族人捐资所作。

      每年春节、元宵时期,周氏族人在此相聚欢庆,为这一座祖先留下的遗产聚集人气。平日里,隆漳宫香火也从未间断,看管隆漳宫里的香火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就算一整天没有人过来,自己也会按照周氏族人的要求,每过一段时间就来续香火,确保这里的香火一直循环。

      都说背靠树阴风水好,门前有花四季开。在隆漳宫背后有一排年岁已久的龙眼树,门前正对有一溪流,溪水潺潺流,就跟隆漳宫里的香火一样不间断。

      采访手记

      沧海为水  孝道不变

      在周氏采访中,枫亭镇山头村九旬老人陈金全的经历及其家风令人感慨。

      陈金全是中共地下工作者周庆平的遗孀,周庆平去世时,陈金全年仅28岁。她不仅要奉养丈夫的祖母、母亲,还要抚养2男1女及腹中4个月大的胎儿。在困难年代,陈金全像男人一样战斗,身边许多人劝她改嫁以减轻家庭负担,但是她岿然不动,单身至今。

      丧偶女性无需为丈夫守节,翻开生活新篇章成为时代旋律和潮流。在几十年后的今天,婚恋观念逐渐开放,时代不再为妇女的忠贞设立贞洁牌坊,反之,鼓励广大女性挣脱传统观念束缚,勇敢追求幸福。

      从陈金全的时代走来,时代变迁使得婚恋观念也发生了极大的转变。然而,作为中国民族优秀传统的孝道却从未有丝毫改变。这在陈金全子女们身上便得以体现。

      陈金全的三儿子周贻坤在上海做干果批发生意,如今身价不菲,产品销往海内外。不管走到哪里、生意做得多大,周贻坤都心系家中老母,总会利用出差机会回乡看望母亲,每次回家他都坚持和母亲睡在一起说话聊天。

      更为难得的是,周贻坤也这样要求自己的妻子、子女、儿媳妇,过年过节回家,大家也会自主自愿地轮流陪伴家中老寿星,让她不感到孤单。“我儿媳妇很漂亮、爱干净,回来也是跟我睡在一起。”采访中,老人乐呵呵地说着,眼神里洋溢着幸福和欣慰。

      生活富足了,如今的父母大多数不缺吃穿,也不图大富大贵,在经历了艰苦的岁月之后,他们只希望一家人平平安安,有儿女祝福的电话、温暖的问候、真诚的笑容而已。无论多忙,无论打拼的日子多苦,都不要忘了牵挂你的父母亲。

      凡人优品

      九旬老人  忠贞子孝

      在枫亭镇山头村,说起村里的“五好家庭”、“孝心家庭”、“光荣之家”,村干部都对陈金全家的三个儿子竖起大拇指。

      陈金全是周家媳妇、1924年出生,今年已90多岁了,虽年岁已高但耳聪目明,身体硬朗。村民们说,老人之所以能有这样好的身体,多亏了一大家子多年来尽心尽力的照顾,还有其乐融融的家庭氛围。

      11月25日,记者来到老人家里时,陈金全正和两个儿媳在吃水果、话家常。看到我们到来,老人十分热情的招呼起我们。家里墙上挂满了老人寿宴上全家人的留影纪念照片,照片中老人被儿孙们簇拥,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老人穿着整洁,衣服上的折痕利索清晰。二儿子周贻义告诉记者,老人的衣服从来不让人插手清洗,个人卫生也十分讲究,是出了名的爱干净。陈金全说,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可以让自己不无聊。

      如今老人子女孝顺、儿孙满堂,说起年轻时的母亲,周贻义用“坚强”两个字形容。他说自己的父亲周庆平,1932年参加地下革命工作,1951年因莫须有罪名,被无辜错杀,时年32岁。而那时母亲年仅28岁,不仅要照顾两个孩子和年迈的祖母,还有四个月的身孕在身。所有担子都落在这个单薄的肩旁上,为了养家,老人做了很多苦力,力气一点不亚于男人。

      现在老人年岁已高,怕老人半夜起床不方便,周贻义就让妻子陪老人“同床共枕”,而这一睡也有些年头了。老人家喜欢看莆仙戏,周贻义就和大哥下午时间在家里陪老人看戏,遇到老人不懂的地方两人还充当起了翻译官。

      老人告诉记者,她在上海做生意的小儿子,每次回来一家几口都轮流来跟她挤一张床,跟她聊聊工作上的事情、话话家常。

      今报记者   陈祖强   陈慧贞  卓良建        见习记者   朱彬颖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