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宁海桥传奇

    宁海桥传奇

      在黄石和涵江之间横亘着一片大海,横腰拦截二者的通行。这片海洋曾经被称为“宁海渡”,这里正好是木兰溪与兴化湾、乃至东海的交汇处,洪涛巨澜常年奔腾不息。明代陈经邦《重修宁海桥碑铭》开篇生动地形容宁海,“郡东二十余里有桥曰宁海,长百丈有奇,跨溪海之吭喉,束潮汐之吞吐,吾郡要津也”,可见宁海桥地理位置原本就显得十分惊险与重要。

      兴化湾畔的莆田,自古是一片蒲草泽国,频发水患。莆田人民与天斗,与地斗,与水海作斗争,造陂、围堤、拦海、修桥,在水利史上彪炳千秋。水利,就像一个人的身体,陂是咽喉,河就是肠胃,宁海就是木兰溪的尾闾。尾闾不泄,何以医治水病?因此,最初,莆田人民就是在与大自然的搏斗中,在宁海桥多次的损毁和重修中,用劳动智慧实现人定胜天的朴实梦想。宁海渡不远处的村庄,一定也曾饱受河海的肆虐,筚路蓝缕的先民,拦海开沟,造田耕作,才逐渐形成如今宁海桥的海晏河清,还有风调雨顺的水乡家园、万顷良田。宁海桥的建造工程让人叹为观止。同时,因为海面上旭日东升、波澜壮阔之万千气象,宁海桥在莆田二十四景中名列前茅,也成为文人雅士赏心悦目的莆阳胜景之一。

      当然,宁海桥远远不止是莆田景观上的“花瓶”摆设。宁海桥坐落在涵黄公路上,涵黄公路是黄石与涵江南来北往的交通大动脉,可以说,宁海桥是这条交通大动脉上的重要穴位。这座历史古桥,曾经是兵家必争的战略要地,也是商贸业、海运业的交通要道,因了这两大历史价值,宁海桥这座堡垒,抬升了兴化湾畔整片地域的格局。

      据同治省志《明·外纪》记载,戚家军一路所向披靡,倭寇节节败退,福清的倭寇残余数千人,退守到林墩附近筑巢。倭寇举兵进犯林墩、桥兜等地,便是相中了宁海桥的地理战略价值,宁海桥附近的地势可谓是“四面阻水,通接海港,中唯石桥可度”。倭寇据守林墩,背靠宁海,身后可从海上撤退,宁海桥可谓是让倭寇没有了“后顾之忧”。而我方则讲究布局谋略,一方面,张谏率兵一千六百多人堵住宁海桥,另一方面,吴惟忠潜入兴化府绕道阳城、清浦、西洪等村,从陆地上逼近林墩。我方部队等待月落天黑,悄然逼近倭寇,等到第二天天刚亮,戚家军把倭寇杀得措手不及,经过一整个上午的鏖战,大获全胜。戚家军,一方面,从宁海桥堵住倭寇的退路,另一方面,从陆地上围攻倭寇,斩断倭寇的去路,前后形成围合之势。等到倭寇惊觉到被暗袭时,已经腹背受敌,犹如瓮中之鳖,因此被打得仓皇落败。老百姓得知林墩大捷,像招待大宾贵客似的蜂拥出城争迎官军。兴化子民才开始免于遭受倭患,世道暂得太平。

      宁海桥还是促进商贸业、海运业繁荣的交通要道。

      历史上,特别是在宋、元两个朝代,泉州跻身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商港之一,并成为海上丝绸之路的核心。北面的宁波跟泉州南北呼应,两个港口一样的繁荣,大量的商品货物在港口聚散,两个港口甚至还可以制造大型的远洋舶船,方便对外经济贸易往来以及文化交流。满载货物的船只通过在附近的三江口港起航,向北到达江浙以及北方沿海诸港口,向南可达广东沿海各港口。至于海外,则可航行至朝鲜、日本及东南亚,甚至更远的国家和地区。而宁波与泉州之间的商品货物互通、物流也十分频繁。而在二者之间,莆田的木兰溪下游正是在宁海桥处,溪涧入海,流经江东村、东甲村等黄石村庄,最后注入兴化湾。莆田沿海的兴化湾、平海湾、湄洲湾相互通联,成为海上交通要道,北达宁波,南通泉州。当然,涵黄公路以及宁海桥的交通位置如此显要,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古代福州、泉州来往不经华亭而经宁海、黄石,也就是说,旧福厦公路在当时还尚未开辟,或者还不是主要的交通路线。而黄石又临近泉州,所以,黄石、涵江成为省道必经之路。在泉州的辐射带动下,涵江、黄石等腹地的商贸业、航船业也风生水起。不仅涵江、黄石发展成为商贸业发达的中心地域,附近的三江口港等,也成为古代莆仙的重要商港。涵江的商业历史颇为悠久,因此有“小上海”的美誉。黄石旧时称为“水南”,水南的昔日繁华较之涵江绝不逊色,特别是黄石出口的“水南”牌桂圆干,久负盛名,可见黄石自古以来便是商贸活跃的集镇。

      而宁海桥的功劳,就是连接了泉州港到宁波港,沟通涵江和黄石两个繁华的商贸集镇的陆上交通,形成兴化湾畔乃至福建东南沿海的一条海上生命线,成为天朝通往世界各地的窗口,促进商贸业、航运业的兴旺。因为宁海桥,莆田多了一个可以说道的海上丝绸之路的商贸业故事,莆田人的禀赋上增添了一份海洋、商贸、开放、包容的地域基因。这条交通要道,时至今日,仍然南通涵江、江口,北达黄石,连接秀屿整个区域,串联了整个莆田沿海。如今,最常见的班车路线,主要是涵江通到笏石、平海、忠门等地,每天交通繁忙,输送货物、人流,也搭建起涵江与黄石、秀屿等地的商业贸易。

      宁海桥畔涛声依旧!走在今天的宁海桥上,可以看到海水的盐碱侵蚀着无人问津的废弃古渡口,不断地繁衍着的牡蛎壳附着在桥墩上,桥下的潮汐兀自地此起彼伏,挟裹着历史的风尘黄沙,拍打着沉浸在海水中许多年的堤石,千百年来,反反复复如斯。出入平安,是莆田人祈福时最大的心愿之一,宁海桥的两端因此站立着四尊身披盔甲、手执宝剑的“护桥将军”,他们静静伫立,忠于职守,守护着一方安宁。

      每当夜幕降临,宁海桥附近的公路依然一派车水马龙,附近的村庄一片熙熙攘攘,显示着浓郁的生活气息、市井繁华。远远望去,福厦动车的铁轨匍匐在海面上,一列列动车组呼啸而过。而不远处的海面上,一座崭新的宁海大桥,以更加现代化的姿势,更加年轻的活力,腾飞在宽阔的海面上,与老迈、蹒跚而略显沉默的宁海桥相互毗邻,相互守望。□郁文

    <>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