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人物>游定远家藏唐光化琴之史事

    游定远家藏唐光化琴之史事

      游定远(1878—1966),字介园,晚年自号碧藏楼主人。莆田城内衙后(今荔城区镇海街道长寿社区)人。光绪二十六年(1900)秀才,翌年补一等廪膳生,后历任城东(后称仓后小学)、普通(今长寿小学的前身)、砺青(今莆田四中的前身)等校的教员、校长,也任过涵江海关的副关长、莆仙财政督办和国民政府财政部江西谢埠统税局局长等职。新中国成立后,担任政协莆田县第一至四届委员会委员,1956年受聘任福建省文史研究馆馆员。其著有《碧藏楼印存》、《抗日印史》、《壶社诗草》、《碧藏楼茶话》,是一位莆阳知名的篆刻家、收藏家、诗人。

      收藏家游定远家藏古董甚多,其中珍藏有一唐光化琴。1933年9月,壶社诗人在碧藏楼举行社集,观定远家藏唐光化琴并赋诗后刊印行世。其唐光化琴及其他古董在“文革”初期被四度查抄,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期,街道办仅退还部分古董(残品),大部份古董被毁、盗。其中唐光化琴被定远家一近亲冒领走,而后于上世纪九零年左右被转卖台湾后有展出。现将与唐光化琴关联史事记录之,以资纪念。

      一、碧藏楼观定远家藏唐光化琴社集活动

      壶社(民国时期名诗社)创立于民国九年(1920)农历五月初四日,倡议创立者为前清举人林翰(西园)和进士关陈謩(佛心)。最早入社的计有10人,其中有游定远(介园)。壶社经过兴盛期(1920—1922)、衰弱期(1923—1932),到了1933年,莆人陈元璋回莆任税务局长(雅好吟咏),其于1933年农历二月十一日,倡议重振壶社,发起壶社重集,时年举行了12次雅集唱和。1933年9月举行了第8次社集,为介园《家藏唐光化琴》,唱和者为宋增矩(湖民)、郑渠(少白)、张琴(治如)、陈元璋(翼才)、林弼(蒲民)、郑玉森(栋臣)、陈玉麒(韵瑲)、林树远(远堂)、陈道中(明如)、萧濬颐(敦甫)。每人赋诗一首,并编为《壶社诗抄》(壶社第八集)刊印行世。现集录如下:

      游介园《家藏唐光化琴》诗:蓄琴不解音,古有陶靖节(注:指陶渊明)。我生爱丝桐,效颦真太拙。蛇蚹与梅花,断纹粗能别。有唐光化琴,鲲弦久未设。松风自合文,篆法如生铁。小喦隐姓名,风泉音哽咽。(原注:琴背有“松风自合”篆,刻“风泉”、“小岩”印两颗。)满月龙凤池,雅制当有说。龙腰半月形,创自鲁先哲。世无鉴古家,良材多磨折。挂壁三十年,抚弄自怡悦。高山流水间,知音或未绝。

      宋湖民《碧藏楼观唐光化琴》诗:

      吾闻雷氏琴,取材于蜀桐。驰名光化间,一代推良工。

      此物颇瑰异,遗制将毋同。何当临轩奏,一洗凡响空!

      惜哉弦未安,吾耳为不聪。悠扬作遐想,忽有神感通。

      微闻徽轸间,冷冷生松风。坐觉移我情,似游太始中。

      静观得深趣,妙理畴能穷。赏识弦外音,所愿师陶公。

      郑少白唱和诗:

      昔闻彭泽令,爱设无弦琴。独得琴外趣,寄此冲淡心。

      游君有古琴,其价重兼金。云是唐代物,流传直到今。

      有柱而无弦,块然古意深。问君胡不弹,应为无知音。

      此意君不言,且向琴外寻。

      张治如《碧藏楼观介园所藏唐光化琴》诗:

      婴硬贡梓柏皇斫,古代作者时纷更。

      成阳遗制长六尺[注:唐琴一般长约三尺六寸五,约120-125公分左右。《全后汉文》、《西京杂记》卷三:府,“高祖出入成阳宫,周行库……有琴长六尺,安十三弦,二十六徽,皆用七宝饰之,铭曰:‘瑶踽之乐’。”此汉琴特别。],七宝为饰璠玙铭。

      中郎焦尾杳莫考(注:蔡邕,东汉时期著名文学家、书法家、音乐家。因官至左中郎将,后人称他为“蔡中郎”。其亲制一张“焦尾”七弦琴,为中国四大名琴之一),蜀郡雷氏传冰清。(原注:唐雷威善造琴,其一名冰清)

      大历百年至光化[注:唐大历元年(766)一光化元年(898),计百多年],匠氏一一遵规程。

      神物至今尚照世[原注:余在北京杨宗谡(注:印错“谡”字,名为杨宗稷,民国著名琴家)处见所蓄雷琴],尘土那得埋精英。

      蛇蚹鳞皴略可辨,髹漆光泽断纹横。

      凤池隐约露款识,光化纪元初造成。

      凤肩削体势奇崛,螺壳入理光晶莹。

      松风自含太古意,涧泉欲去无尽情。

      小喦二字摹印篆,载籍不记真姓名。

      多年挂壁恣抚弄,宝此指下无弦声。

      碧藏楼上会嘉客,汉洗泗磬齐论评。

      有唐光化己未造(注:琴腹款志:光化元年(898),而光化己未是(899),此应是诗人一时记错而作,误差一年。),王网解纽祚将倾。

      是时王氏(注:指王审知,史称闽王)据闽地,盛开宾馆延公卿。

      中州文物争来集,道远常御担登轻。

      韩(偓)罗(隐)吴(融)赵(观文)皆雅士,时有吟咏鏖墨兵。

      此物得非从数子,不尔何以罗轩楹。

      所嗟知音世罕觏,俗眼赏鉴谁能精。

      我生嗜痂亦有癖,略识琴理惭神明。

      高山流水有遗调(原注:余蓄一琴,名:高山流水),阔解漏越和铿鍧。

      何当雪夜敲冰柱,一洗聒耳琶与筝。

      陈翼才唱和诗:

      此琴制自光化唐,何时流落来吾乡。游侯(注:指游介园)得之珍拱璧,虽有琴弦不敢张。闻音不若想音好,太羹玄酒味则长。悬之壁间生古韵,汉鼎泗磬同有光。古帝王物罗一室,碧藏楼上如明堂。客来恍与敦盘会,请歌鹿鸣诗一章。

      林蒲民唱和诗:

      高楼宴集娱嘉宾,图书磬鼎纵横陈。壁间一琴年最古,传自光化希世珍。峄阳孤桐质坚致(注:峄阳孤桐出自《书经·禹贡》,意为“峄山南面的特产桐木”,峄阳孤桐是以制作琴瑟而闻名,曾经作为贡品进贡大禹),文彩闪烁媲星辰。有唐天下称盛治,人萎物废知几春。孑然此琴犹无恙,金徽玉轸完如新。向来朽蛀何能免,此中呵护疑有神。今乐猖狂古乐废,爱憎随俗堪悲辛。愿张此琴谱雅乐,一奏如闻南风薰。

      郑栋臣唱和诗:

      碧藏楼上最精致,主人出琴来相示。道是有唐光化物,惜我未曾读唐志。张侯(注:指张琴)传观溯源流,学琴亦曾窥其閟。尔来目送未手挥,顿觉更张良不易。复有好古温参戎,手提琴谱便考异。翻来旧调寻知音,却惜改弦器未备。吁嗟时世多迁移,成亏不复参古意。不学古琴学今琴,洋洋变夷等儿戏。可以阜财财偏穷,可以解愠愠转至。可怜金徽不再闻,纵有玉轸亦可置。南风绿绮(注:绿绮是西汉辞赋家司马相如弹奏的一张琴,是中国四大名琴之一。后来成了古琴的别称)今谁传,我不识琴琴所弃。座中难得伯牙师,弹出高山流水志。

      陈韵瑲唱和诗:

      游君饶有嗜古癖,罗列图书兼金石。年来修筑碧藏楼,拂拭曾无闲昕夕。今夜壶社诸诗人,特假斯楼开筵席。酒阑纵观四壁间,忽露古琴长数尺。为问琴从何处来,流传渊源难考核。细观是唐光化时,琴背分明镌字迹。遥遥相隔千余年,不识何人遗手泽。古调于今久不弹,未闻其声空惋惜。座中恰有曾学琴,想理琴弦待闲隙。余谓在晋陶渊明,无弦之琴挂故宅。平生素不解声音,有酒抚琴心畅适。此琴虽云寂无声,静观亦足清胸膈。琴兮琴兮遇解人,朝夕抚摩如拱璧。苟使赏鉴无其人,早已朽蛀遭弃掷。如今世界苦战争,耳闻目见惊动魂。愿教人人乐鼓琴,到处弦歌销剑戟。

      林远堂唱和诗:

      碧藏楼上宜高吟,中有诗人自惬心。壁间悬一光化琴,无弦之弦情更深。古来至乐元无音,昭文不鼓陶则沈。即此有味堪追寻,何必指下奏愔忄咅,徒令高士笑耳淫。

      陈明如唱和诗:

      密树环楼锁绿阴,壁间闲挂两唐琴(注:此诗句中“两唐琴”为笔误,据定远孙介绍,定远家藏两古琴,实为一张唐光化琴,另一张为明代国师陈经邦收藏过的古琴,此张古琴也于“文革”初期被查抄,后下落不明)。无弦藉领渊明旨,有韵如闻梁父吟。阅世千年难论价,怀材此日遇知音。伤时未减高人志,一抱犹存治国心。

      萧敦甫唱和诗:

      碧藏楼上好珍藏,挂壁琴浮古色光。指点宫商推大雅,摩挲叹识认衰唐。徵歌少主嗟巢幕,执板枢臣忍侑觞。独有骚人饶韵事,定瓷泗磬助清狂。

      从游定远1933年9月(时年56岁)自作诗句:“挂壁三十年”得知其从26岁起就拥有一唐光化琴(家藏)。琴背篆刻琴名“松风自合”四字,刻有“风泉”、“小喦”两方篆文印。从宋湖民和张琴的唱和诗中得知此琴为唐代最为著名的斫琴家(四川雷氏)所制的“雷氏琴”。至于此琴流转渊源难考核。游定远对此琴珍爱有加,曾自刻“乐以琴”章以记其情。

      二、游家唐光化琴及其他古董在“文革”初期被查抄

      收藏家游定远先生家的“碧藏楼”匾额为其好友国民党元老、著名书法家于右任亲书。其碧藏楼藏品丰富,有图书(古籍善本),泗磬,汉鼎,唐、宋、元、明、清名家书画精品,宋、明、清名砚,明、清篆刻名家印章,古碑帖,古瓷精品,两只麻雀化石,一张唐光化雷氏琴等。其藏品数量多,游定远家于“文革”初期被抄家,当时被查抄运走的古董有好几板车之多,其中包括唐光化琴。

      三、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期退还部分古董,其中唐光化琴被冒领

      据游定远孙介绍,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期,政府退还游家部分古董(大部分古董于“文革”中被毁、盗),其中唐光化琴的配件岳山、冠角已损坏。游定远家一近亲以游定远孙子的名义,将唐光化琴冒领走。

      四、唐光化琴于上世纪九零年左右被转卖台湾后有展出

      那个冒领走唐光化琴的人于1990年左右,以人民币9万元左右的价格将唐光化琴转卖给一位台湾收藏家。此琴经修复后,参加了2000年台北古琴艺术节展出。主办单位(台北市立国乐团/鸿禧美术馆)于2000年4月出版《古琴纪事图录2000》,在此书隋唐篇中有配图及文字说明唐光化琴。现摘录如下:

      唐/松风自合·子期式

      年代:唐(唐昭宗光化元年898年)

      长宽厚:弦长113.5cm,通长125cm,肩宽18.8cm,项宽16cm,尾宽13.5cm,厚4.8cm

      漆色断纹:面底皆为栗壳色漆,且俱发流水及牛毛断纹;子期式。

      琴材配件:桐木面板,蚌徽、琴轸、雁足、岳山、承露、冠角(新的)、龙龈、龈托等皆紫檀木所制。

      琴腹款志:圆形龙池内刻“光化元年”。

      琴背铭文:(一)轸池下方以李阳冰小篆刻琴名“松风自合”四字。

      (二)龙池下方刻有两方篆文大印分别为“风泉”、“水岩”(注:印错“水”字,实为“小岩”)四字。

      备注:龙池、凤沼皆圆,岳山、冠角修补,收藏时破烂,修后完好如旧。

      五、结语

      长叹惜,游家琴往事;唐琴游离世故非,空留片字伴荔城。心哽咽……

      参考文献:莆田市政协学习宣传文史资料委员会编《莆田市文史资料》(25辑)2013年

      壶社刊印《壶社诗抄》(壶社第八集)1933年9月

      台北市立国乐团/鸿禧美术馆编《古琴纪事图录2000》2000年4月

      莆田市莆仙文化研究院编《莆田市名人志》福建人民出版社 2014年12月  □吴国柱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