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绣娘"难寻 莆田刺绣盼回春

    "绣娘"难寻 莆田刺绣盼回春

    点击查看原图

      一个简易木架子上,四根木头框将一块黄色绸布撑平,捻着绣花针的手在绸布上下飞针走线,不多会儿,一个龙形图案就已初具雏形……多次寻访“绣娘”而不得,昨日再次走入古街,却是一下子找到两位“绣娘”。古街的上午少有人来,53岁的“绣娘”阿琴和另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大姐正是需要这一份静谧。端坐在各自绣花店里的绣床前,两位“绣娘”不约而同地绣着神像衣服,她们的手上长满了茧子,针法却十分细致飞快,令人目不暇接。“现在没有以前绣得精细了,也很少人定制那样精细的手工绣品了。”不愿透露姓名的大姐以此为由拒绝接受采访。莆田的刺绣日渐没落,在大姐心里,如今她的绣工也早已不足代表自己的黄金时代。

      在苏、蜀、湘、粤四大名绣的盛名之下,莆田刺绣也曾声名在外并远销海外。旧时,出自莆田民间的精美刺绣衣物是大户人家青睐的奢侈品,寻常百姓家遇生子、婚嫁、寿宴时也会添置一些精美、喜庆的绣品。针线活出色的“绣娘”是大家争先的对象。古时姑娘们被要求精通“女红”,刺绣、手工个个都是信手拈来。饶是几十年前,同村同乡未出阁的姑娘们也是三五成群地结伴学习刺绣,自个儿婚嫁、生子时的喜庆绣品不少还是出自自己的一双巧手。在莆田,民间刺绣也曾蔚然成风。但如今,除了在戏剧舞台和祭祀仪式上能看到刺绣外,生活中已经基本看不到刺绣的影子,“绣娘”更是难寻。

      不愿透露姓名的大姐是她所工作的绣花店里的唯一一位“绣娘”。问起老板会不会刺绣,老板说:“机绣早就替代了手工绣,我已经好多年没再拿绣花针了。”店里有一台电动绣花机,一件神像服装,机绣两三天便能完成;纯手工绣的话,则需要花上小半个月。

      阿琴是婚后开始跟着丈夫学刺绣,如今和丈夫一起各自守着一家绣花店。阿琴说,婆家是一个刺绣世家,从祖父母辈就开始招纳“绣娘”,做刺绣生意。鼎盛时店里曾有30多位“绣娘”,而如今,只有10多位“绣娘”还帮着他们一起赶制手工绣订单。

      一件好的绣品需要多年的经验,一个好的“绣娘”做绣活不会很费眼,也不用盯着,只需瞥一下就知道位置。这是多年练就的拿针感觉,但对初学的人来说是最难的,对年轻人来说更难。阿琴的两个孩子从小耳濡目染,也都继承了这门祖传的刺绣手艺。不过,阿琴说,年轻人有自己更为喜欢的事业和生活,坐不住,也耐不住长时间的飞针走线,根本不愿意学精,更不愿意做“绣娘”,只说等老来再把刺绣当作打发时间的一门手艺。

      “莆田基本没人买纯手工精细绣品了,只有莆仙戏的戏服、神像服装和祭祀时用的桌裙、八仙彩等还用纯手工绣。”涵江保尾街也是绣品一条街,常常能接到一些来自台湾、东南亚和其他地方宫庙的绣品订单。不过,一些绣花店的老板说,这些绣品多是半机绣半手工的,“因为纯手工绣太贵了。机绣的价格和纯手工绣会差一半以上。”

      手工绣具有艺术价值,精美的纯手工绣品也价值不菲,在高端市场上,精美的纯手工绣品存在很大的需求空间。不过,不少绣花店的老板却认为,莆田手工绣的发展市场存在局限性,很多人比较熟悉的还是苏、蜀、湘、粤四大名绣。加之机械化的冲击,精细化已经越来越被忽视。同时,很多年轻人不愿意学或学了不愿意坚持。这些历史和现实问题,无不令他们担忧:“莆田刺绣日益没落了,走精细产业化道路很难,传承更难……”晚报记者 欧碧仙 实习生 郑妤婧 文/图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