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旅游>天生一个菜溪

    天生一个菜溪

      菜溪岩原本是藏在深闺人不识的小家碧玉,自从遇上了陈聘君和蔡中郎之后才开始显山露水,成为举世瞩目的世外桃源。极目远眺,菜溪的每一座山、每一道水仿佛都是明信片,这是我三上菜溪后得出的大致映像。

      翻开乾隆版《仙游县志》“地舆”篇“兴泰里”条目对菜溪的描述只有短短的11个字:“菜溪为聘君旧隐蹟斯爱哉”,简明扼要,一目了然,仿佛那菜溪天生就是聘君的私家领地。菜溪亦即 “菜溪岩”,位于旧兴化县福兴里(今仙游县菜溪乡,原名象溪乡)境内,以山清水秀、高岩峭壁、峪深洞幽而著称,名列仙溪四大景榜首。菜溪岩因智广禅师结庐而得名,因蔡中郎挚爱而易名,因陈聘君隐迹而闻名。《游洋志》载:唐,僧智广憩此,以野菜为粮,乡人不知也,因见菜自溪流出,因名菜溪。及,蔡中郎枢从陈易游,后人遂系以姓,曰“蔡溪”。但乡人感念初始,仍将智广禅师结庵弘法的地方称为“菜溪”。

      陈易(一作兴化人,又作永春人),字聘君,一字体常,好学工诗,曾任北宋监察使。《仙游县志》卷四十二《人物篇》未注明其籍贯,“熙宁中游京师,王安石邀至相府,一见即不辞归,后隐菜溪岩,不荤不娶,野服角巾,日一饭或经旬不食,崇宁中诏举隐逸,八行不就,其谢表有云,早粗修于八行,晚但了于一心,心既本无,行复何有。后转运判官陈觉民以行能尤异荐,终不屈,岩居五十年如一日,宣和中跏趺而逝,有《石门蝉脱集》。”

      传说陈易弃官返乡后一度隐居麦斜岩,常与董公偃(字安义,兴化县人)以诗词唱和,有《题静和轩》诗一首:“酒吸阳春入肺腑,茶罢清风生肘腋;安知石所洞中人,不是武陵溪上客。”并为麦斜岩撰联:“片石悬今古,万山拜圣贤”。有一次,陈易与蔡襄的曾孙西京提学司蔡枢慕名同游菜溪岩,当晚梦见观音菩萨大放异彩,从此隐居于此,构静室于象王峰之右,榜其庐曰“巽堂”,其室曰“艮轩”,并自撰联语:“避奸邪弃官归隐,好清静与佛同心”,聊表当时心迹。

      明朝名士陈谟《陈聘君海桑先生集》曾收录了聘君的《蒲菴歌》:

      吾结草庵菜溪侧,

      四顾峰峦皆削壁,

      石门千仞锁天津,

      来者欲登那惜足?

      住此庵中是何缘,

      不诗不颂亦不禅。

      饥来苦菜和根煮,

      叠石为床困即眠。

      日照诸峰烟蓦蓦,

      闲来瘦筇六七尺,

      负喧孤坐情何适,

      山行野步行危力。

      训伏珍禽趁不飞,

      披云入草不辞劳,

      狷猱扪我衣中虱,

      逢人打破修行窟,

      杂羽流商谁辨得,

      五音六律徒敲击,

      有时秉兴上高峰,

      大笑狂歌天地窄。

      或停松筠或坐石,

      静听溪泉漱鸣玉,

      源深洞邃来不休,

      声声奏尽无生曲。

      “地瘦栽松柏,家贫子读书”,这是流传莆仙大地百世不易的家训。宋代状元郎郑侨(1144—1215)少年时埋首菜溪岩苦读得中状元,感慨万千,一挥巨笔,为菜溪岩题下了万古不朽的壮丽诗篇:

      古树凌云兢插天,

      奇峰叠秀各争妍。

      飞瀑穴从天际落,

      石屏巍然屹眼前。

      天门有径天梯登,

      宝伞重阴古刹顶。

      百景千姿观不尽,

      八闽胜地菜溪先。”

      宋淳祐八年(1248年),大文豪刘克庄任福建提刑时亦慕名登菜溪岩,留下《题菜溪岩陈聘君隐处》诗一首:

      爱瀑恋苔矶,

      难招出翠微。

      死因岩作墓,

      生以石为扉。

      已叹逃名是,

      犹嫌学佛非。

      后来无此士,

      不但鹤书稀。

      此外,邑人、明监察御史李梁亦赋诗赞美《菜溪岩》:

      风吹溪涧水流沙,

      高阁虚栏半紫霞;

      未会聘君修炼法,

      空教童子采松花。

      菜溪岩幽径迂回,林木蔽空,置身其中,亦梦亦幻。民间传说菜溪岩百二十景,景景相连,步步生辉,俯仰皆景,触目生情,情景交融,意境万千。《游洋志》称:“何氏兄弟,徉徜其间,田叟樵童,时仿佛见之”。一年四季,春秋交替,前来菜溪岩祈梦的游人络绎不绝,“问梦便知仙梦灵,菜溪九鲤是同仙”。岩侧有藏真坞、德云轩、澄心堂、望赏台、眠云石等胜迹。

      贡生戴景祚《幻云洞》诗:

      信宿白云去复留,

      好陪山客共棲幽;

      闲来煮茗分三峡,

      醉里乘槎访十洲。

      花气冲岚香漫漫,

      松楸匝月影悠悠,

      仲郎谋隐知何代,

      指点梅边一小楼。

      明中丞林大辂诗:

      险绝千盘岭,

      喧豗百折谿;

      风霆石齿齿,

      天汉草萋萋。

      谈虎听畲客,

      弹猱任黠奚。

      巢林双倦鸟,

      安隐足卑栖。

      明监察御史李梁(字廷正,号钝轩,盖尾琼峰人,明正统十年进士)《菜溪岩》诗云:

      风吹溪涧水流沙,

      高阁虚栏半紫霞;

      未会聘君修炼法,

      空教童子采松花。

      清雍正兴化府学应贡严光汉(字丹斯,号怡斋)亦赋诗一阕:

      瀑尽云飞石室开,

      万山供奉雨花台;

      游人莫讶溪名菜,

      自昔茎根逐水来。

      邑人、诸生张荣用《重游菜溪步壁閒韵》:

      山自高兮水自清,

      聘君千载有同声,

      名花遍插佛应笑,

      怪石劈开天亦惊,

      众壑频邀康乐步,

      一溪舊擬武夷名,

      我来欲选诸岩胜,

      不管曇林月已生。

      当然如果您真想读懂菜溪岩,不妨花点时间读一读清人陈玉书撰写的《菜溪岩记》,全文如下:

      菜溪岩旧属兴化县,志载九座智广尝憩此,居人见菜自溪流出,因名菜溪。至宋为聘君陈易隐处,蔡中郎枢尝从聘君游,改名“蔡溪”,今郡邑志俱名蔡溪,而里人仍称菜溪,因旧也。岩在狮子峰之下,背倚双阙,石门高数丈,階石门而上,有巽堂,有艮軒,岩之东北有石壁,高百余仞,方如屏,峭如削,其上灌木迭鳞,岩石间出,土人呼为“层城”,壁之肩有飞瀑数十丈,从悬崖直下,乍大乍细,乍鸣乍静,风吹之沫散如雾霏霏。过数百武,日射之则光彩闪烁,似饮涧长虹,乃若当春,大水一直倾泻,又恍若从天而降,拟之鲤湖珠帘似为过之。瀑尽处为龙潭,旁有龛,祀龙神,岁旱祈雨必于此,潭之下水流数曲至飞来石出,一从左石倾泻下,一从右石洞穿过,皆激石而流,声辄如雷,所谓飞来石者,石高广皆数仞,上锐如峰,明万历甲寅岁从山崩下,水横冲,岩折是也。旁石之下平处旧勒“眠云石”三字,稍前又有石可坐十数人,下瞰岩前瀑布,远观天外青峰,余时移茶灶于此,赏心经日焉。缘崖而东不数武,有“梦赏台”刻石,上林木蓊郁,石壁嶙峋不可陟而前也,岩之前水奔泻处潴为潭,从旁观之似鲤湖小珠帘,是为幻游洞。自洞而南岭道屈曲处“藏真坞”,循岭而行,修竹茂林,风日不到,至岭半有亭覆路,中额曰“半岭亭”,山之东有石钟一,西有石鼓一,皆可于亭中望之,再下至溪有巨石挺立,松篁环绕,目为护界石,而溪流随层放而去,观至此止矣。余谓来游者观自此始焉,蓋由南溪而来至护界石,而半岭亭而藏真坞而幻游洞,岭道险竣,数折而至岩之三门,又阶而至岩之前门,望四峰皆在天半,瑰奇突兀,不可名状。入岩中少坐啜茶,已不知置身之在宵汉也,于是履危石循幽径以遍览飞来、龙渊、石壁诸名胜,飫于山復饜于水,而好事者方将作数十日观,留连难去,然后叹名山水之传于古今良不虚矣。虽然时異事更,山川固自不改,栋宇有时废兴。考旧志聘君隐处,左有狮子、普陀二岩,右有罗汉洞、德云轩、澄心堂,今皆湮没莫寻,吾又乌知后之变迁也哉。要之达人明理至人知天,聘君当宋神宗时一见王安石,不辞而归,遂隐于此,至今祀之,彼安石者亦何为也耶!是为记。康熙三十五年。

      如今,菜溪岩已全面启动争创国家级4A景区申报工作,景区内主要游览道路及相关旅游配套设施建设作为重点攻坚任务,争取尽快建成高标准、具有地域特征、凸显菜溪岩风景特色的基础设施。

      聘君应无恙,当惊菜溪殊。□游心华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