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听,莆仙戏的锣鼓声

    听,莆仙戏的锣鼓声

      “听,莆仙戏的锣鼓声响起来了!”

      小时候,逢年过节,或腊月农闲,村子里往往会在宫庙上演几天莆仙戏。这在穷乡僻壤,是宗大喜事,是个盛大节日。这时候,全村格外喜气洋洋。不管大人小孩都穿戴整齐,笑容满面,像办喜事似的。早几天,各家告请的十里八乡亲戚朋友,这时已汇聚来,挤满各户门庭,叽叽喳喳,谈笑风生,好不热闹。全家男女老少齐出动,早早地来我家扛凳子、搬椅子,去戏场占位子,还成了亲戚朋友大会师,亲情友情总交流。亲朋之间情谊更浓了,心贴得更紧了。

      戏场上,更是热烈沸腾,令人感动。场子左边,有几棵并排高大的柿子树,入冬时已落叶了,只剩下光秃秃的枝桠,像哨兵似的站立着。右边是斜高上去的土山坡。几亩大小的广场,前一天都已摆上各家的椅子凳子,这时候早已坐满了,黑压压一大片,大多是妇女、老人和不太会跑动的幼儿。他们当中,有上了年纪、拄着拐杖的,有刚坐完月子、怀里还抱着吸奶的婴儿的妇女,有终年足不出户的缠脚的大娘、媳妇,还有瞎子、聋哑的,他们谁也不愿意落下这个难得的机会。场子的周围及右边的斜山坡上,全是男人。他们高高站立着,像骄傲的公鸡守护着母鸡和小鸡似的,这里也挤得密密层层的,或高声谈笑,或喷云吐雾。平日里,他们一个个全是割山耕地的健将、建家创业的好手;这日子里难得清闲,放松身心,因此,显得格外兴奋和快乐。而我们孩子这几天最高兴,因为有好吃的,可以打打牙祭,润润长久干涩的肚肠。每逢村里演戏,家家户户都会来客人,就要做些好吃的招待,小孩子少不了沾光,能不高兴?而我们来到戏场,也醉翁之意不在酒,全在于看热闹、找解馋。抬眼环视戏场的周边和过道上,卖香蚕豆的,甜橄榄的,炸油饼的,摆着米花糕、香糖果、青柚柑的货郎担的,招摇着,吆喝着,多么诱人啊!

      这时节,大人高兴,舍得花小钱,让孩子开心。于是,我们一个个孩子大多能买到爱吃的零食,津津有味地品尝着,在戏场子的十字通道上奔着,跳着,好不高兴!还能在场外的小伙伴堆里攀比着,炫耀着,有面子,不掉价。小伙伴们会拿着小食品,爬上左边大柿子树跨坐着,或蹲坐在宫庙屋顶的石灰屋脊上;有的家在附近的,会扛来高脚桌子,站上去,或搬来木梯,靠在宫庙门前的屋檐边上,人站立在木梯上:一边慢条斯理地品尝着小食品,一边居高临下,全方位欣赏这难得一见的大戏场的热闹情景。

      “咚咚锵,咚锵咚锵,咚咚锵!”锣鼓一声声响起来了,好戏开场了。广场上立刻安静下来了。大家开始专注戏台上的唱演,倾听悦耳的唱腔,品评生旦优美的表情动作,更关注剧情的发展、人物的命运。剧情伤心悲惨处,台下会随之哀叹,妇女会啜泣流泪;剧情欢乐辉煌时,观众会跟着喜笑颜开,欢呼雀动……观众会为剧情的发展,人物的命运而预测,而争论,会吵得脸红脖子粗,谁也不让谁。乡民在听戏的整个过程都很关注,很投入,台上台下融成一片,形成一个群众性的大舞台。群众说:“演戏的傻,看戏的痴”。其实,傻逗引出痴,痴捧迎着傻,两者密不可分,谁也离不开谁。

      更妙的是一场戏看完之后,它的影响恰是余音绕梁,长久不绝。全村都会沉浸在某剧目的大谈论之中,还会有一些器乐爱好者会找来剧目里的经典乐曲,吹拉弹唱起来,让群众回味、入迷,不断沉浸在戏剧的气氛中。更有甚者,一些戏迷会在劳作间歇之时,绘声绘色地模仿剧目里的角色:“娘子这厢有礼了!”“官人呀,何时能再见面?”以此来逗乐,让大家捧腹一笑。

      莆仙戏剧舞台搬演的虽然大多是帝王将相、才子佳人,但是总在宣扬历史生活中的真善美,鞭挞人间怨恨的假丑恶,把中华民族传统的礼义廉耻孝悌忠信之类的道德规范,通过生动活泼的舞台艺术形式展现出来。在信息化网络化的当今世界,虽然影视等传媒占领百姓生活的很大空间,但是,戏剧艺术,特别是莆仙戏剧,仍以顽强的生命力,传遍闽山福水,传遍大江南北,唱响首都北京城,唱响五洲四海。

      耳边又响起莆仙戏的锣鼓声,那么激越奔放,那么震撼人心。我坚信,必定会像老舍满腔激情评颂的那样,“可爱莆仙戏,风流世代传。弦歌八百曲,珠玉五千篇。魂断团圆后,神移笑语前。春风芳草碧,莺转艳阳天”。□傅玉燕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