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艺术>话说暑天

    话说暑天

      莆田人把整个夏天称为“六月暑天”,并且用一句俗语:“小暑大暑,热死老鼠”来形容热的程度,甚至还有更夸张的形容:“热到皮都拔掉一层”。古书云:“六月节……暑,热也,就热之中分为大小,月初为小,月中为大,今则热气犹小也。”也就是说小暑前后,气温升高,是雷暴最多的季节。还有诗云:“地煮天蒸盼雨风,偶得雷暴半圆虹。旱南涝北分天壤,却有荷塘色味同。”风雨季,降水明显增加,且雨量比较集中。当然也是伏旱露头的时节。伏旱对农业生产影响很大,及早蓄水防旱显得十分重要。

      俗语说:“热天的雨,锅里的米”,这时出现的雷雨、热带风暴或台风带来的降水对水稻等作物生长十分有利。如果伏旱控制住了,雨水适中,庄稼生长旺盛,就丰收在望。可是,阳光充足,雨量充沛,农作物生长快,田间的杂草也随之狂长,田间管理切不能松懈。眼看着稻谷等农作物需肥需水,放松了管理,一季可就荒了。“庄稼一枝花,全靠肥当家”。这时的肥水管理尤为重要,还得加紧防病治虫,气温高,湿度大,螟虫、纹枯病、稻飞虱等这些病虫正是漫延疯长的时候,一不小心就成了它们的天下,那可就误农事误农时了。

      每年农历六月至八月,是莆田农事最忙的时节,早稻收成后,马上转入晚稻插秧;花生拔起来后还要栽番薯;荔枝收成后,又将迎来龙眼登场,家乡的农民正忙着“锄树下”(给龙眼树除草松土),浇“粗水”(大粪),促使树上的果子长得更加丰硕;种黄麻的人家,正忙于拔麻、脱麻秆、刮麻皮……老百姓冒着暑热,汗流夹背地干了这活,还得再干那活,累了,就得休息,就得好好养一养。最常见的莫过于喝粥、绿豆汤、冬瓜汤等,按照科学道理,这些都是养生之道。可在那个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年月,谁还有心思谈养生之道哟,能吃饱就行。“大暑小暑,有米懒煮”,之所以“懒煮”,一是累;二是累了没有胃口。不过,再懒煮再不想煮,那也得吃上几顿安逸的,才有力气干活,有力气防暑呀。以前乡下有种说法:小暑,伏热,是时候休息了,也称作歇伏。初伏日,富家吃荔枝,吃羊肉,全家大吃一通。说是伏天吃好的,比平时容易吸收。反正有钱有粮,就找着理由吃喝。多数的乡下人家,正是青黄不接之时,就等着收秋,家里的米已经不多了,锅里能有地瓜干、大麦片、稀饭都不错了,这些,我都是亲身经历过的。生活的艰辛和劳作的辛苦,远比抵抗暑热要困难得多。

      “夜热依然午热同,开门小立月明中。竹深树密虫鸣处,时有微凉不是风。” 杨万里的一首《夏夜追凉》更是把暑天时节的心情写到了极致。白天热,晚上也热,东边热,西边还是热。劳碌了一个大热天,得找个地方躲躲热凉爽凉爽。夜晚,院子里是人,树下是人,水井边是人,小溪边还是人。“小暑大暑,上蒸下煮”。气候炎热,出汗多,消耗大,再加之劳累,人就烦躁。“散发乘夕凉,开轩卧闲敞。”像孟浩然老先生那样,披散头发乘凉或是开窗闲卧,是多么爽意的事情。不过,人生难得有诗人那样洒脱的时光,都得用心面对,这就是生存与生活。确实,苦热的暑天,总是让人心绪躁动不宁。

      “七月流火”坐着都流汗。不过暑热需要心静,世上的许多事情都需要淡然处之,惟有淡然,才会淡定。今已七月下旬,随着八月十五中秋节的到来了,暑热转眼也就过去了。□蔡柔远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

    广告热线:0594-2288370    130159601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