展示莆田文化第一平台
您已经看过
[清空]
    当前位置:莆田文化网>莆田文史>一毫关节不通风------莆阳考官事迹

    一毫关节不通风------莆阳考官事迹

      创立于隋唐时期的科举,是中国古代的先进选官制度。科举制度实行公开考试、平等竞争、择优录取的原则,从制度上保证出仕官员的思想文化素质,为历代朝廷输送了大批的优秀治国人才,成为唐宋以降国家选官的主要模式,向来为列朝所重视。除不断改革和完善考试制度本身外,十分重视对各级考官的任用。

      唐代由礼部主管科举,以礼部侍郎专掌其事,称“知贡举”,并派中书舍人、六部侍郎等四品官掌贡举,称“权知贡举”。宋承唐制,设贡举一人主持省试,负责出题、问卷,决定去取,由皇帝特派翰林学士、知制诰、中书舍人及六部尚书等高级官员担任,并选派六部侍郎、台谏官等同知贡举。宋真宗多次赐诗与知贡举的翰林学士,表达器重和期望之情。天禧三年(1019),作《赐知贡举钱惟演》诗云:“心似权衡求实效,勿教蓬荜有遗才”、“春官任职当求善,宗伯抡材务得宜。侍从名儒当委任,艺文公道辩妍媸。伫伸衡鉴裁深念,允协菁莪乐育诗。”其后,又设置监试、点检试卷、复考等考务官员。南宋庆元二年(1196),宋宁宗因居丧不能亲自策试,鉴于事体至重,对科试特加戒饬,曰:“朕既举天下秀彦试于春官,期得气识伟厚、议论平正之士,副异时乡卿大夫之选,属婴哀疾,不能亲策于庭,惟赖卿辈协意悉心,精加衡鉴,纲罗人才,毋使浮夸轻躁者冒吾名器,则惟汝嘉,故兹诏示,想宜知悉。”自此袭以为例,虽当亲策,亦加戎饬,以示重望。明清提高会试考官品阶。明代会试设立考官二人,以殿阁学士充任,负责出题、阅卷,并设同考试官多名。清会试有正、副考官,又称总裁,以阁部大员充任。考官均用一二品大员,各省主考,亦须从翰林及有进士出身的部院高官中经过考试选派。州府一级的解试,则由各地委任考官,本州府通判为监试官。

      莆阳作为科举名郡,尝有一批德才兼备、素享威望的名臣,出任科试要职。据历史记载,北宋名臣仙游县人蔡襄于皇佑五年(1053)出任同知贡举,时任朝奉郎起居舍人、知制诰、权同判吏部内铨等职。绍兴四年(1097)莆田县人徐铎同知贡举,时任给事中值学士院。淳佑十年(1250),莆田县人叶大有同知贡举,时任殿中侍御史。

      有明一代,莆阳贤臣出任会试的考官更多,职位更重。莆田县人柯潜可谓其突出代表。柯潜于景泰二年(1451)以廷对第一授翰林编修,升春坊中允兼翰林修撰、司经局洗马。天顺元年改尚宝司少卿、充东宫讲官。明宪宗登极,以侍从恩升翰林学士,兼经筵官。成化初升詹事府少詹兼翰林学士。丁母忧时诏起复为国子祭酒,未拜而英年病故。柯潜于明代宗朝以翰林学士出任景泰丙子(1456)顺天府乡试主考官。英宗朝以尚宝司少卿相继出任天顺庚辰(1460)、癸未(1463)会试主考官。莆田县人林环,为永乐四年(1406)状元,授翰林修撰升侍讲,“两考礼闱会试,声名籍甚”。柯潜的门生吴希贤,天顺八年(1464)进士,选为翰林庶吉士,历官翰林检讨、修撰,升左春坊左谕德、南京翰林侍读学士。志载希贤“两考会试,所得多俊伟士”。莆田县人林文,为宣德五年(1430)探花,授翰林编修转修撰,升春坊谕德兼翰林侍讲,尚宝司卿,拜翰林学士,升太常寺少卿兼翰林侍读学士,历宣宗,英宗、代宗、宪宗四朝,缙绅推为“醇儒”。林文“两考会试,一读廷试卷”。莆田县人、永乐朝翰林检讨黄寿生,亦出任礼部会试,因得疾卒于任上。

      更多的莆阳官员,包括学政和教职人员,则例行参与地方科试考务。明代莆田县人宋端仪,于广东按察司佥事任上,奉敕提督学政。到任后,冲冒炎瘴巡历南诏诸邑,为即将到期的乡试预选应试之士,不幸染疾卒于官。莆田县人林圭,初举明经为莆田县学训导,升宁国(今属江西)教谕,居儒官三十余年,“六为考试官”,可谓忠于职守的职业考官。

      由于科场具有“一登龙门,身价百倍”的功效,为人生之重大转折,因而成为莘莘学子舍命冲刺的战场。更有一些权门贵盛之族,千方百计乃至不择手段,利用考举制度的一些漏洞,疏通关节,打开出仕的歪门邪道。掌握科场生死大权的考官,自然成为他们捕获的目标。科举史表明,历朝贿考事件从未断过,且有愈演愈烈之势。清朝省乡试主考贪贿渎职案,更是大面积发生,连年不断。面对科场腐败的世象,人们自然对一些清廉公正的考官肃然起敬。一些考官拒贿被学界视为崇德高行,广为传颂,史不绝书。莆郡史志载有多则莆阳考官正派公道、严于律己,坚决抵制贿考的事迹。

      明代莆田县人、安州(今四川安县)学政宋汝勤出任江西乡试考官时,恰逢某举子之父为莆田县令,该县令即攀附“乡情”,重金贿赂,求私其子。宋汝勤不为所动,严拒其贿考劣行。汝勤官至国子监助教。宋代莆田县人、国史馆校勘方应发,有次差遣主持别头试(唐宋科试,因举子与考官的亲故关系及其他原因,别设考试以避嫌),宰相丁大全派密客力嘱为其子应试谋私。方应发不畏权势,坚拒为其子谋私。这是需要胆气才能做到的。应发官除太学博士、国子监丞等职。明代柯潜出任应天府乡试主考官,舟泊淮阳时,有举子漏夜赶来求情,柯潜叱逐之,举子坚请不息,且将赂物置于柯潜面前。柯潜怒不可遏,命随从将其执送有关衙门法办。开考时,考场秩序肃然,考试发榜后,无不称道“得人(才)”。天顺四年(1457),柯潜偕翰林学士吕原出任会试主考官,揭晓后有落弟举人不服,向朝廷奏考官“校文颠倒”。明英宗问宰相李贤内情,对曰:“此乃私忿,考官实无弊。如臣弟李让亦不中举,可见其公。“英宗乃命九卿会同翰林院复考奏者,结果多不能答题意,因而疏其狂妄,命戴枷于部前示众,浇风顿息。

      在科场腐败的恶风浊浪中,考官洁身自爱,严拒贿考劣行,是要承担不少风险的。明代莆田县人严淦,以翰林庶吉士拜御史,受命督学南畿。严考校,绝请托,以至权门要路谤憾甚多。严淦不为所屈,坚持不迁就照顾。柯潜偕吕原主考应天府会试,落弟举子诬告“校文颠倒”,录取不公。幸而宰相李贤举证辩诬,明英宗亲自复试,得以解脱。宋代莆田县人、惠州(今属广东)教授郭子力,府试时校文程江监试,欲私其所亲,以贿嘱子力助考。子力正色却之。不意其人忿恨,置毒于酒欲以加害。恰巧子力夜梦神人为其洗涤肠毒,悟而弃酒,幸免于难。

      清代福建贡院有一联云:“场列东西,两道文光齐射斗;帘分内外,一毫关节不通风”。上联写考场举子之宏志,下联写考官清正之风。清代乡试包括考试、评卷录取,均在贡院进行考官。按其职责及其在贡院办事处所的不同,分为内帘官与外帘官。贡院中有至公堂,其后门用一帘隔之。主考、同考、内提调、内监试、内收掌等官员,主要职责为出题、阅卷,因在帘内办公,故称内帘官。负责管理各项考务的官员,包括监临、外提调、外监试、外收掌、受卷、弥封、卷录、对读等职官,在帘外办公,故称外帘官。并规定内帘官与外帘官不相往来,有公事则在内帘门问答授受。“帘分内外,一毫关节不通风”联句,既是官方对考官廉洁的规范,亦是考官对广大举子和全社会的廉政承诺。实际情况是,历代科场贿考的邪风浊浪从未止息过,甚至日益公开化。那些一身正气、峻却贿考的清正考官,越发显示其道德精神之可贵,垂范后人。

    莆田文化网 © All Rights Reserved.  

    投稿邮箱:fjptwhw@163.com   联系QQ:935877638